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主刷国产圈。近期梦间集屠龙刀和王者荣耀庞统中心。欢迎同好。
无严重cp洁癖随时拆逆,日常爬满各种墙头,杂食乱产随机掉落,坑品很差,慎关。

"是啊,那年你离开的时候,只留下了毁坏的胜利之剑。"该隐平静地说着,苍白的睫毛下暗红的眼眸深沉得像是血珀,"他们都说你背叛了师门,可是我不敢相信。我不顾同门劝阻,疯了一样下山去找你,可最终找到的,不过是你屠戮过后留下的尸体。"
"很失望吧?"弗雷轻声问着,面对该隐字里行间的血腥味他却仍如三月春风般温和地笑道,"你最憧憬的我......不过如此而已。"
该隐沉默着,逆着身后刺眼的日光缓缓起身。弗雷看着他,嘴角的那一抹笑意像是春风里的酥雨,若有若无,时隐时现。
"不,不失望。只有恨。"
该隐还是平静地说着,却低头注视弗雷的眼睛。他天生见不得光,一头白发不说,眸子也是异于常人的血色。在背光的灰暗影中他更显得妖异,那双暗红的眸子里沉淀了他太多年的隐忍哀怒和痛苦的心血。他冷漠地望着弗雷,眼神像是看着行夜里无声穿梭的魑魅魍魉。
"你不是他。"该隐说着,嘴角竟微微上扬,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我花了这么多年才明白......弗雷他死了,早在他抛下胜利之剑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死了。
"而你,亲手杀了他。"
弗雷没有说话,只是无声一笑,眼角弯起的弧度仍是那么柔和。他拿起案上的青瓷茶杯微抿一口,才发觉他和该隐说了太久,茶水都凉透了。
"是啊,我杀了弗雷。"弗雷说着,放下茶杯,低头望着自己苍白的手指,露出些许回忆的神情。
"这双手上染过太多人的血,我都记不清了。"弗雷轻声说着,似是无奈地笑了笑。该隐沉默地望着他,神情里无怒无悲。
////////
一个装逼的古风脑洞,前同门师兄弟后死敌设定。该隐有白化病,所以体力较差但心思惊人。弗雷黑化,有人格分裂设定。
别想了没有然后了,我这人一向爽完没然后的。

评论
热度(15)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