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三大中心:王者荣耀庞统,梦间集屠龙刀,楚留香萧疏寒。

博爱杂食任何CP都会随机掉落,谢绝ky,洁癖慎fo。

不混圈,庞统圈已退清lof。QQ圈地自萌,门牌号1550478537。欢迎扩我看老咸鱼的抽风摸鱼日常。

最近很火的那个捏脸,我就捏了个屠倚现代私设。

是流行歌手屠龙和古典钢琴家倚天的设定。

阿泠总觉得自己不应该是个武当道长。虽说能认识楚留香这等江湖人物是几辈子都难得修来的缘分,但他脑子里似乎并不装这点江湖风云。

他应着楚香帅那声唤他小友的情谊,甘愿为他跑了一遍又一遍的江湖。期间他没少被他师兄指点,但天赋异禀又刻苦的叶川道长摸透了他懒得修炼的性子,教又教不会,只能秉承有什么是钱不能解决的原则,给傻师弟疯狂寄装备。

阿泠没几分功力修为,只能说人缘好得出奇。拜了个云梦的小姑奶奶为师,天天被她摁着搓掉层皮又拎着耳朵奶回来,回回传功苦口婆心恨不能把自己摁进云梦的汤池里灌上两口洗澡水清醒清醒,真是可惜了她陆溪这个温婉可人的名字。少林的大师性子很佛,又一向由着小姑奶奶,每回看着小姑奶奶搓傻...

泠泉初入

初识少侠的时候么?

莫泠也记不太清他是怎么和少侠第一次见面的了,也许是小姑奶奶拎着他跟着楚香帅的足迹到处跑江湖下本的时候突然就见到了他。原先少侠也是和小姑奶奶认识的,不知小姑奶奶用什么法子让这么冷淡一人拜她为师,还二话不说很是信服的模样,让饱受蹂躏的莫泠心中凄凄惨惨戚戚。

刚开始莫泠还试图用师兄的身份逗一逗这个华山少侠,被人双手抱怀侧目地冷清一瞥,醒得骨头都在打颤,再看人使一手华山剑法狂放不羁肆意妄为,明明入江湖的时间都差不多修为却甩了自己一大截,立刻就明白只在自己身上看走了眼的云梦姑娘这回是真带了只雏鹰回来,人日后磨炼出坚实羽翼自然志在四方。华山少侠的剑跟他的性子一样,又内敛又锋锐,平时...

陌上花开,归人不再。

说暗香的每个人都是兰花先生手里的一把刀,前赴后继地化作江湖里的刀光血影,只为了完成那个男人手中仔细算计的局。

暗香的小辈们都叫她虞师姐,却不亲近她。她眼角的红太过锋利,硬生生将那双杏眼的圆软给勾抹成鹰隼的逼迫,抬眸垂眼皆是冷傲不屑。即使是一人重伤狼狈不堪地回来,她也是扬着下巴一步一步地去找长老问药,鲜血在她的指间水一样漏出来,从谷口一滴一滴延续到药房门前,如步步生莲。

可她并不是眉间的红莲,而是生长在死亡上的彼岸花。

听闻暗香的长者说,她是少时被兰花先生从死人堆里捡出来的,来时浑身都是血,跟那时正怒放的虞美人一样颜色。兰花先生亲手给她选了兵刃,亲手教她握进手里,问她愿不愿意拜入暗香门下。...

“我想带你去看看江南的桃花。”

印象里这个傻子不知多少次对自己说过这句话。武当的傻道长是半点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都没有,一天到晚游山玩水,只差把这四海八荒给跑个遍,才不枉他今生来人间走这一遭。

秦孚江不清楚莫泠为什么喜欢桃花,却知道这傻子对桃花有多么痴狂。平常桃花花期的时候院里每个人花瓶里都有一枝春桃也就算了,过了花期,蜜桃桃胶就被他一股脑儿地端上了桌,饶是偏好鲜果和保养的小姑奶奶也被他腻得不行,只能对这个傻徒弟异于常人的热情感到无可奈何。

可无论自己怎样无动于衷,这傻子到底还是软磨硬泡将自己拽到了江南。在龙渊里淬过的极寒之剑熬得住三尺积雪,却对和煦的春光毫无招架之数。于是秦孚江只好默默坐...

瞎摸。

武当的傻道长唯一一点省心就是酒品好。

好歹相处久了这点习惯也摸得透彻,众人终于在花朝节的时候发现了莫泠酒量奇差的事实。彼时被人起哄接了杯玉团春的傻子憋红了脸咕咚一口咽了下去,跌坐回椅子上半天闭着眼没了反应,等到小姑奶奶察觉人不对劲推一把,这才迷迷糊糊睁开眼,涨红了满脸,眸子里透着翠色的水光茫然凝视,只盯着眼前的人,一句话也不说。

云梦的姑娘熬不住傻徒弟这两眼汪汪地盯,在人眼前晃了晃手也没见莫泠有什么清醒的回应,只能起身回房去拿点醒酒的药。岂料这一动作像是惊扰了傻子那点迷糊,莫泠摇摇晃晃地从椅子上起身东倒西歪地就追了出去,幸亏陆溪步子不大还没迈出门坎儿就被身后的人给叫了回头,不然明...

天蒙蒙亮的时候莫泠便醒了。倒不是什么早起练功的勤奋习惯,只是少时家境清贫窗纸薄白,曦光透进眼皮底后的鸡鸣声已是他挥之不去的记忆。睡到日上三竿也不是没试过,但对他来说到底不是常事。

这一次似乎不太一样。窗外透进的光苍白而薄凉,不像是旭日东升的暖意。他迷迷糊糊从被窝里支起身朝外看去,屋内一切尚且昏暗勉强勾着霜一样的白影,仿佛有雾气从自己嘴边呵出,模糊朦胧间带着不知名的寒意。

一双手从他身后探来,将刚起身的武当道长隔着层薄薄衣物拉回被褥里,掌心粗糙而热烫。莫泠一头砸回枕头上,方想回头,身后那人便凑上来卡在他颈窝处,微干裂的唇吻着他后颈裸露出的那块皮肤,蹭得发痒。

“华山下雪了。”秦孚江低声说着

她额心的那朵红莲,底下埋葬着冷透了十年的血。

他至今记得自己随手在死人堆里翻捡时的情形。被死去的长兄紧紧护在身下的幼妹并无大碍,只是饱圆的前额被竖直砸下的碎木刮伤,交错的划痕里溢出粘稠的鲜血,将乌黑发丝结成坚硬的一缕一缕硌在柔软的脸蛋上。

浑身血垢的女孩被他单手拎起来放平在另一边的地上,轻得像只瘦弱的猫,骨架子都没几分重量。彼时斗篷面具下的那张脸也没什么波动,只是捏了捏她的手脚,把她横抱起来带走。

他说这孩子还算有些根骨,可以收入暗香门中。等那双杏圆的眸子在昏睡一天后睁开时,他看着慌乱恐惧瑟缩在墙角的女孩,低声问她叫什么名字。

小小的孩子盯着他苍白的面具,浑身颤抖而近乎崩溃。可她终于牙...

嘴唇的那点事

莫泠有咬嘴唇的习惯。

起初只是少时练功不刻苦被师父斥责时紧张而下意识的小动作,久而久之便不改不过来了。自从数月前阴差阳错卷入了凤尾帮灭门的惨案后拜入武当,他这习惯就越发猖狂起来,平时看着大大咧咧的一个人,偏偏会在读不懂武籍的时候将下唇咬得死紧发白,甚至被小姑奶奶问起来才会稍微收敛一点。

但是被秦孚江拿住后莫泠这习惯彻底破罐子破摔。人被华山少侠堵在门口的时候讪讪避开视线咬着点唇,被人摁在床上操的时候咬得就更狠,哭湿了脸狼狈不堪也没敢完全松开,犬齿尖利咬破了软肉,舌尖上都弥着一股血味儿。

他脸皮子在这种事情上薄得狠,经不起逗也受不得逼。有时陆溪眼尖看见他唇上结痂总是好不了,免不了一脸嫌弃地说...

莫泠

再回来的时候他总喜欢去琼台观待着。武当其他的弟子问他时,他只摇头笑笑,说那里清净,有利寻道。

他多在小园外的那株桃树底下打坐,那块青石正好,坐久了会暖和。武当的桃花向来开得明媚,却不怎么艳烂,不会有嘈杂的游人对枝头上的花朵指指点点,也不会在花期正盛时惹来许多蜂蝶嗡鸣。更多的时候,武当的弟子们觉得花开了也就开了,谢了也就谢了,一切循而往之,冥冥中自有大道常在。

他喜欢这里清净,和那片江湖中的血雨腥风相比实在太过平和,是禅院钟声后僧人手中端平的一碗水,回荡着木鱼轻敲的波纹。

回武当前他曾问过少林的大师,道和禅究竟为何。比他年长几岁的聂冠澜摇头,说自己也未悟透。他便笑自己又傻了,总是问这些没什...

一些摸鱼。很久没画了。

暂退庞统圈。也许回来也许不回,感谢因为庞统而关注我的各位,谢谢你们这么多天来对我的推荐喜爱和评论的鼓励。

我依然很爱庞统……我只是很难过,难过到没办法撑下去了。

我仍然会在沉默之外的世界关注他,我也想留到最后一刻。

再一次,感谢你们,曾经相识就是最好的缘分。

各有所好,不相为谋。

这就是我对圈内部分人的看法了。

瞎聊。

又想随便唠嗑了……稍微啰嗦一下吧,我流王者同人原则和对待同人创作的一些看法。

在王者的同人创作方面,我忠于游戏设定和世界观,历史仅为参考,顶多借梗,但是不会真的当做官方设定。不做人物性格方面的过多私设调整,尊重游戏人物关系。

所以有时候别拿个正史向资料出来怼我。我大写的文科生,历史不敢说学贯古今但还是有基本常识。历史对我来说就是客观事实,我尊重它的存在,也不会想从历史已知或者未知的部分去发展创作,算是个人精神洁癖。仅此而已。

对于同人创作。毕竟是二次创作,不可避免会带有创作者个人观念。然而真正值得叫好的作品,肯定不仅是表现人物贴切,更应该是令人感觉到人物的美好。能够把自己的观念表达出来并...

大头凑数系列。本咸鱼还在坑底甚至想继续挖新坑……

屠龙画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倚天还没开始细化,难过。

不、想、画、了_(:з」∠)_

“你还是这么顽皮!”
【让我死在大护法把圣使给宠上天的笑声里吧你们怎么还不结婚教里的兄弟们可还等着喝喜酒呢。】

草稿

玄铁从未想过会和神雕有分别的一天。事实上自他从剑冢中成灵聚形开始,这位自视甚高的大爷就已经守了剑冢不知多少悠悠岁月。论辈分也许此境无人比得上神雕,可他偏偏又看着年轻,眉眼如镌不曾朽衰,那双焠了金的眼眸一看过来,就像是在人心里投了把铁水,烫而惊叹。

他们二人曾并肩同走过无数条道路,见过无数次日出日落。时光足以把玄铁的厚钝凝炼成无锋重剑,也足以把他这个毛头小子磨炼成熟,甚至跻身天下五剑之列。他或许是五剑之中最悠闲的那个,除了旅行,这江湖之中再无令他眷恋之处。

习惯了彼此为伴,甚至忘了对方是何时开始陪伴在自己身边。玄铁时常笑称他是雕兄,心里却清楚记得这人的辈分远不仅于此。他带神雕深入西域时,那烈...

在我没注意的时候竟然破千了……
多,多谢各位吃粮的老爷们,小的受宠若惊……|・ω・`)

屠倚《惊梦》

翻存稿诈尸系列。填坑随缘。
《惊梦》

屠倚车。

*私设多如狗,全靠灵性领会。我流意识剧情对话切换,人物性格ooc。
*带原著梗玩。打算飙车但是随缘随缘。
*时间是游戏中寻梦人无剑身份揭晓和屠龙个人剧情第四部分。无剑是女体,不喜慎。
*以上。

【壹】

屠龙与那寻梦之人究竟在谈些什么,众人自然好奇万分,却又奈何偷听他人私下言语实乃不齿之行,只好围坐一圈绕着篝火,低声讨论着彼此的想法。

倚天并没有加入众人的探讨之中,只是坐在一旁的枯树根上闭目养神。突然间林中深处传来兵刃相接之声,来源正是屠龙与寻梦之人的去处,这可引得方才还议论不绝的灵兵们顿时噤声警惕张望,而倚天此时也睁开眼睛看了过去,脸上神情波澜...

还是回来了,隐弗。
双王设定,大概是年下。大纲已定,具体情节草设中,正在参考资料完善。
希望能写出和一两年前不一样的感觉。
果然,我还是爱着他们,也希望他们深爱彼此啊。

骄傲的王子从冰簇中拔起长剑,冰屑纷飞中他回头转身,面对已然加冕的王者,笑容锋利如剑锋上的寒光。
“终有一日,我将夺走你的一切,包括这个国家。”
王者看着这个桀骜不驯的年轻人,金眸中深沉凝着琥珀般的时光。他叹口气,双手交叠握紧幽黑的剑柄,插在身前的地上,如骑士般屹立。
“那便等你,以骑士的名义。”

想喝酒。我这种一杯倒很容易的,只要一杯酒不到就能继续睡下去。

今日份的粮,还烨川爹地的护肝之恩。
大晚上的快去睡觉啦!

大晚上的别瞎乱撩。睡觉。

1 / 3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