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主刷国产圈。近期梦间集屠龙刀和王者荣耀庞统中心。欢迎同好。
无严重cp洁癖随时拆逆,日常爬满各种墙头,杂食乱产随机掉落,坑品很差,慎关。

不、想、画、了_(:з」∠)_

“你还是这么顽皮!”
【让我死在大护法把圣使给宠上天的笑声里吧你们怎么还不结婚教里的兄弟们可还等着喝喜酒呢。】

草稿

玄铁从未想过会和神雕有分别的一天。事实上自他从剑冢中成灵聚形开始,这位自视甚高的大爷就已经守了剑冢不知多少悠悠岁月。论辈分也许此境无人比得上神雕,可他偏偏又看着年轻,眉眼如镌不曾朽衰,那双焠了金的眼眸一看过来,就像是在人心里投了把铁水,烫而惊叹。

他们二人曾并肩同走过无数条道路,见过无数次日出日落。时光足以把玄铁的厚钝凝炼成无锋重剑,也足以把他这个毛头小子磨炼成熟,甚至跻身天下五剑之列。他或许是五剑之中最悠闲的那个,除了旅行,这江湖之中再无令他眷恋之处。

习惯了彼此为伴,甚至忘了对方是何时开始陪伴在自己身边。玄铁时常笑称他是雕兄,心里却清楚记得这人的辈分远不仅于此。他带神雕深入西域时,那烈...

在我没注意的时候竟然破千了……
多,多谢各位吃粮的老爷们,小的受宠若惊……|・ω・`)

屠倚《惊梦》

翻存稿诈尸系列。填坑随缘。
《惊梦》

屠倚车。

*私设多如狗,全靠灵性领会。我流意识剧情对话切换,人物性格ooc。
*带原著梗玩。打算飙车但是随缘随缘。
*时间是游戏中寻梦人无剑身份揭晓和屠龙个人剧情第四部分。无剑是女体,不喜慎。
*以上。

【壹】

屠龙与那寻梦之人究竟在谈些什么,众人自然好奇万分,却又奈何偷听他人私下言语实乃不齿之行,只好围坐一圈绕着篝火,低声讨论着彼此的想法。

倚天并没有加入众人的探讨之中,只是坐在一旁的枯树根上闭目养神。突然间林中深处传来兵刃相接之声,来源正是屠龙与寻梦之人的去处,这可引得方才还议论不绝的灵兵们顿时噤声警惕张望,而倚天此时也睁开眼睛看了过去,脸上神情波澜...

两天前的进度,之后就一直卡着没细化了。
……画到心肌梗塞。请问我可以弃坑开溜么……。

咳,那什么,晚上修仙就来这里躲朋友了……。
人物完成,明天肝背景和各种细节……
日常死于细化_(:з」∠)_

给我栗儿的生日贺图!本来应该昨天发的可是忘了呜呜呜_(:з」∠)_

“该怎么称呼您呢,召唤师阁下?……唔,奶栗是么?听起来很甜美的名字,也许会是阿亮喜欢的味道……
哦,失礼了,真抱歉……总是忍不住就想到阿亮,你也见过他吧?嗯,对!就是绝代智谋!……哈,你叫他小天才是吗?欸,虽然是第一次听说,不过的确很可爱!
可是夸阿亮可爱什么的……会被他揍一顿吧?哈哈,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多谢你陪着他。虽然我什么时候能够追随到阿亮身边,我也说不准……但果然,还是想更多地靠近他一些。
扯远了咳咳……嗯,听说今天对你来说是个很特别的日子?真抱歉没提前准备礼物。折了一只纸鹤,愿意收下么?
生日快乐。希望我能早点来到你身边...

一个统亮脑洞废稿,因为各自老婆【?】而差点打起来的二位,那只手是周瑜的。
“牵扯进来?恕庞某直言,都督,这是你的问题吧?”
【庞统的紧身衣导致周都督完全没办法耍帅扯他衣领……就很想笑xxx】

他已醒来,如月中白羽,潭面落花。
期待你驰骋战场的那一刻,亲爱的傀儡师。

我分明看见那个英雄如白鸟般从高处落下,手中牵出命运的丝线握住全局。可我不明白他为何难过,为何欢笑,为何在死亡前回头看着他的敌人,脸上沾满鲜血,微翘唇角告诉他们:
“得偿所愿。”

统亮。

爹!!!!爹!!!!!!!爹啊!!!!!!!!!

烨然成川。:

-几百年前小坑的后续


-钢琴特长统x竹笛学者亮


-选曲《克罗地亚狂想曲》相关知识是临时恶补的


 


还是一点小tips:本身不是音乐生,对相关内容只是喜好的程度,如果有词不达意或者描绘有误的地方烦请指出,同时还望谅解,都是为爱打键盘的人。以及,小天才眼光高是个人为了后续的私设,没有看不起任何努力者的意思。


 


 


你要让诸葛亮主动跑到小音乐厅里来听涉世未深的小毛孩子弹琴,他是半点不愿意的。虽然自己的年龄也半径八两,架不住天赋...

“阿亮和我下过一盘棋,可惜是死局,我们谁也解不开。他取笑我说,和我下棋比解读天书还耗心思。天书若是解不开,他还能守住钻研,可和我下棋,他永远抓不准我的想法。”
白发的傀儡师笑笑,两指点点案上的棋局,眼神似孩童般得意。
“可其实我根本就没什么想法呀……那盘棋我是乱下的。我只是想,让阿亮留下来陪我,一会儿,再多一会儿,我不是要和阿亮比什么,我只是想和他一起。”
案上黑白两色厮杀一片,比普通棋盘延展了数倍不止的巨大晶蓝投影上是宛如棋盘划分的战场。他背对着投影充耳不闻金戈交错之声,唯独坐在案前,单手托腮,一缕银白的卷发挡在他眼前。
“阿亮说,天下如棋,一步三算。”
“可我却让他算不透彻……我比起天下,在他心里又...

还是回来了,隐弗。
双王设定,大概是年下。大纲已定,具体情节草设中,正在参考资料完善。
希望能写出和一两年前不一样的感觉。
果然,我还是爱着他们,也希望他们深爱彼此啊。

骄傲的王子从冰簇中拔起长剑,冰屑纷飞中他回头转身,面对已然加冕的王者,笑容锋利如剑锋上的寒光。
“终有一日,我将夺走你的一切,包括这个国家。”
王者看着这个桀骜不驯的年轻人,金眸中深沉凝着琥珀般的时光。他叹口气,双手交叠握紧幽黑的剑柄,插在身前的地上,如骑士般屹立。
“那便等你,以骑士的名义。”

想起当年烨川爹地的统亮投喂。钢琴家统和吹笛小天才,草个人设。
爹地答应给我补完小甜统了!!!很开心!!!

王者,统亮。草完分镜随手摸鱼的产物。
“那么阿亮……你希望我怎么做呢?”

诈尸复健。
每天咸鱼两小时,吸统快活似神仙。

想喝酒。我这种一杯倒很容易的,只要一杯酒不到就能继续睡下去。

爱上你是我心甘情愿的痛苦。
愿你在我所能见到的未来微笑。

今日份的粮,还烨川爹地的护肝之恩。
大晚上的快去睡觉啦!

勾线上色前的一点留念。

粉居然过200,受宠若惊。
别想点文了,最近本咸鱼负债累累肝肠寸断就差卖身抵债了……等我肝完手头上的/统亮/屠倚/屠圣/玉毒/曦孤/再来逼我割腿肉也不迟……
拒绝催更。咸鱼的眼神。

不画人体的感觉真爽……。

庞统不出的话王者就退了。
不是什么怄气的话,只是让我唯一坚持下来的动力就是庞统。没有他我就算玩也玩不了多久。
就当他是一个只能活在自己笔下的人物了。

混更。准备开始上色复健。

大晚上的别瞎乱撩。睡觉。

1 / 3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