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本职画画,lofter只堆文。
主刷国产圈的土鳖一只,二次元半淡圈,近期«琅琊榜»«伪装者»«青丘狐传说»入坑。一个大写的装逼。
王凯和李玉刚中心。对没错他俩都是我老公。

苏蔺!!!!好极了我吃!!!

杜康九:

忘忧清明。


  相传有一种药叫忘忧,吃了后会忘记苦闷忧心之事。然而只是相传,药性如何没人知道,有什么副作用也没人知道。

  直到有人服用。

  而蔺晨不知怎么就,吃错药了。

  然后他就变小了,然后他就好像忘了什么事了。

——————————————

  难受睡不着,随便画画,

好像要到清明节了,就画个跟清明有关的吧,

虽然意思都不一样…………


喔对了,之后我会让小蔺晨穿 这套衣服 ...

"是啊,那年你离开的时候,只留下了毁坏的胜利之剑。"该隐平静地说着,苍白的睫毛下暗红的眼眸深沉得像是血珀,"他们都说你背叛了师门,可是我不敢相信。我不顾同门劝阻,疯了一样下山去找你,可最终找到的,不过是你屠戮过后留下的尸体。"
"很失望吧?"弗雷轻声问着,面对该隐字里行间的血腥味他却仍如三月春风般温和地笑道,"你最憧憬的我......不过如此而已。"
该隐沉默着,逆着身后刺眼的日光缓缓起身。弗雷看着他,嘴角的那一抹笑意像是春风里的酥雨,若有若无,时隐时现。
"不,不失望。只有恨。"
该隐还是平静地说着,...

衔着金发的燕隼(恺楚)

清明?!!!这刀啊!!!

子见南子:

- 14年清明节写的,没发过,补个档


- 不打tag了,黑历史简直羞耻



      春末未尽,初夏未至。 


      波托菲诺阳光热烈的沙滩上,海风从恺撒的面颊与指缝间拂过。 


      “在小雨中祭奠祖先吗?听起来真像是东方人会做的事。” ...



【诚台】关于挑食的事

啊啊啊啊啊甜!!!好棒啊啊啊啊!!!

温溯溯溯溯:

给自家小姑娘 @木以千肖 写的小甜饼


依旧是小小只的诚台


我也就这点发糖的本事了orz



  明小少爷小时候有很多不好的习惯,其中之一就是,挑食。


  蒸鱼上放多了葱丝,不吃。番茄炒蛋里加了生姜,不吃。汤里放了香菜,不喝。


  除了最后一条明楼和明台站在统一战线外,其他时候明楼都会强制要求小少爷把不喜欢的菜吃下去,美其名曰小孩子长身体什么东西都得吃。


  可明台是谁...

≪Desire≫第二章
------身处如同风暴中心的权力场中,如果不懂得应变的法则,就会被撕裂成碎片。
------什么“法则”?
------所谓的“法则”......它还有个名字,叫作“欲望”。
「第二章」
该隐睁开眼睛。
映入该隐眼中的是一层剔透的玻璃罩,就像一道淡蓝色的薄冰将他安静地封印在无声的睡眠茧舱中。
该隐属于睡眠很浅的那种人,哪怕外界有微乎其微的异动都会使他惊醒。虽然军舰上的睡眠茧能够很大程度上地隔绝外界干扰,但他还是很容易从浅眠状态中自然醒来。
按理说这样异于常人的敏锐应该会给该隐的精神状态带来一定的负担,但这似乎更是该隐的优势。毕竟对于先天优势更集中在体能...

≪Break≫
原作:≪浪漫传说≫
CP:隐弗
背景设定:现代架空向,普通时代背景。
阅读前须知:
*这是一篇没头没尾的画面感练习,主题大概就是该隐怎么向弗雷求婚了而已。
*已经相恋的设定。
*大概是平淡的日常风。
*坚持到最后的人有肉吃。
*以上。

Dream what you want to dream; go where you want to go; be what  you want to be, because you have only one life and one chance to do all the things you want to do.

Ⅰ...

≪速度与爱情≫
原作:≪浪漫传说≫
CP:隐弗
背景设定:架空向,现代赛车手设定。无剧情伪意识流一发(大概)完结。
阅读前须知:
*不要在意这个似曾相识的标题。本来想写≪速度与基情≫的然而总觉得哪里不对……so还是用回这个名字了嗯。
*没见过面的朋友们你们好,眼熟我或者认识我的仍旧是说一声你们好。看到我开这个坑的时候不用太爱(愤)我(怒),毕竟我就是个脑洞多如狗完结都没有的渣渣。
*好了不扯淡了关于设定。这个梗我想了很久,最终设定是隐弗赛车手but不是正式比赛的设定……毕竟赛车我不熟悉,专业的技艺我也不懂。当初想写这个梗只是因为特别喜欢他们两个边吵嘴边追逐对方的画面。特别喜感233
*好像剧透...

≪万圣狂欢≫

存稿。

≪≪≪≪≪≪≪≪≪≪≪≪

≪万圣狂欢≫

原作:≪浪漫传说≫

CP:隐弗

背景设定:架空向,吸血鬼隐X僵尸弗设定。前文见≪晨曦微雪≫,沿用同一故事剧情。

阅读前须知:

*应着黑桑要吃糖(肉)的要求我就名(很)正(不)言(怕)顺(死)地继续开坑了。虽然知道你们不会信我然而我还是要说一句我一定会填坑的[真不要脸。

*前文即≪晨曦微雪≫,大概是今年春节前后放上来的一个短篇,当时用的设定是吸血鬼隐X血猎弗。本来这个梗是想写长篇的但是我放弃了,现在想想刚好可以借用万圣节的机会继续原来那个结局并不完美的故事。希望这一次的糖你们会喜欢。

*不过这篇...

Well……就这样吧,渣渣我就不打tag了【。

当你在教堂沉默,思索着要不要牵起那个红发女孩的手的时候,你可知道那个被你遗忘在世界之外的死小孩却在怀恋与你共度的时光?

《背对十年,执手余生》

《背对十年,执手余生》

【伍】

众人在休息室里说笑了近半个小时。叶修耐不住烟瘾,想去门外抽根烟。手刚搭上门柄,门就朝着自己这边开了。 

……叶修觉得这门设计得太反人类了。

看清来访者后叶修挑了挑眉,退后一步给来人让路。那人淡然地瞥了叶修一眼,跨步走了进来。

“……老张啊,是不是来找你的?”叶修笑着向张新杰说道。  

整个休息室的注意力被叶修这么懒洋洋的一句话全给引了过去,众人近乎惊悚地看着叶修和韩文清面对面……张新杰立马起身推了推眼镜,点头示意,“队长。”

“嗯。”韩文清朝着自己的队友点点头,又看了看休息室里的所有人,向来严肃的脸上也展露了一丝真...

《背对十年,执手余生》

《背对十年,执手余生》


【肆】


叶修关上门后轻轻地靠在身后的门上,一向稳健的双手此刻却微微发颤。

“你说这算什么事儿啊……”

一边自言自语着,叶修嘴角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觉得鼻腔里涌着酸意,狠狠吸了一口气却又刺激着泪腺直分泌液体。

真丢脸。

叶修搞不懂自己怎么也这样情绪化了,有那么点想和韩文清较真的意思。但是一想到韩文清也是为自己好,叶修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从来没有人像韩文清这样强硬地要求过叶修戒烟,即使是以前在兴欣,老板娘陈果也只是劝叶修少抽烟,不会真的限制他。所以叶修也不会拂了老板娘的意思,因为她给了叶修余地,也尊重了叶修的意愿。

这倒不是说韩文清没有尊重叶修。在这次生病前韩文清并不会阻...

堆个脑洞

第二天清早,长河落日照常起早准备晨练。可是推开大门的一瞬间,长河落日愣住了。

有一个人站在他的面前,撑着一把古怪的银伞。风雪交加下那人的背影早已被白雪模糊,唯独那银灰色的长发与随意扎起的红色发带一起飘扬,放纵得很。

这人不简单。

长河落日立刻做出判断,下意识地就警惕。掩在宽厚袍袖下的手缓缓握拳,长河落日还算客气地问了一句:“敢问阁下何人?”

那人似是听见,身子微微顿了一下便回过身来。长河落日的精神顿时绷紧到极点,随时提防着对方的举动。

不料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带着温和笑意的年轻的脸。

“哟,这不是长河吗?”

男子轻笑着开口,弯弯的眉眼间暗红的眼眸如血珀般晶莹。长河落日因为对方的回话而略微惊讶,可还是紧皱眉头...

私设

风雪中那个身影如同逐渐显出轮廓的雕像般变得清晰。积雪在伞上堆了厚厚的一层,连带着把衣物也给刷得模糊。谈不上华贵,却绝不狼狈,只是一身混搭的长袍,那人修长的身形便已勾勒出来。

唯独那银灰色的长发如柳条潇潇随风而起,与若隐若现的红色发带交相辉映。伞下,那个暗红色眸子的年轻人抬起头温和地笑了笑,面孔却是病态地苍白。

君莫笑。

《背对十年,执手余生》

《背对十年,执手余生》


【叁】


当韩文清推开叶修房门的时候,房间里一片寂静。借着身后透来的些许微光,韩文清能大致分辨出叶修的床上躺着一团蚕蛹似的东西……是叶修裹着被子睡着了。

都多大的人了还是这个样。

韩文清在心里有些无奈,只得把心头的情绪压一压,把熟睡的叶修从被子里剥离出来让他好好地躺在床上睡着,再把被子给他盖上,压好。

“叶修……”

低声道出对方的名字,韩文清却又说不出些什么。他只好伸手碰了碰叶修微热的脸颊,又像怕是惊醒叶修一样收回,然后起身离开房间,轻轻带上房门。

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两人没碰上面。叶修头一次睡了那么久,醒来时脑子有些晕乎乎的。他跟没长骨头似的慢悠悠地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

《背对十年,执手余生》

《背对十年,执手余生》


 


【贰】


 


怎么回到家里的,叶修已经记不清了。回想起来那时候他只是和韩文清一路无话,那包烟不知何时遗弃在了路上。


咳得厉害,烟自然也是没办法抽的。那段时间韩文清在战队和医院之间来回忙碌,每每赶回家中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叶修。叶修刚开始还嘲讽他两句,到后来就不吱声了,只是静静地看着韩文清给他配好温水剥出药丸,凝视着韩文清的眉眼间罕见的柔和。


“老韩啊……”


“……嗯?”


叶修咳着从沙发上起来,摆了摆手,“霸图那边的事你放手干吧,不用管我。”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紧皱的眉头已经表达出了他的放心不下。...

背对十年,执手余生【全职/韩叶】

《背对十年,执手余生》


原作:《全职高手》

CP:韩叶

背景设定:原作向,韩叶退役设定。

阅读前须知:

*这是一篇我也不知道在话痨些什么的糟糕产物,只是想发泄一下。

*因为还没看完原著所以有些地方可能会和原著冲突,请包涵。

*全程走意识流。

*其实我只是想写写他们的日常相处......大概?

*以上。

•••被大漠孤烟杀灭的蠢逼po主•••


【壹】

叶修是在睡梦里醒来的。梦境与现实的切换向来匪夷所思却又无比自然,叶修睁大着眼睛愣愣地望了天花板半天,早晨醒来还干涩的喉咙竟然怀恋起烟草的气息。

无声地清了清嗓子,叶修小心翼翼地翻身起床,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晨光下意识地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小剧场•月第一人称视角:
------我从来就没这么多次地喊过他“哥哥”。
------这不是什么敞开心扉的交流。
------我在干什么?
刚才开完会以后整个人的心情都很烦躁。有些时候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那个讨厌的家伙会是我的孪生哥哥,为什么我们能够感受彼此的情绪。
这边不是他的辖区,所以这次回来他暂住在我这里,无声无息像个幽灵。很多时候我们一整天碰不上面也说不上话,哪怕我们住在一起。
出乎意料不是吗?他可以对所有人笑颜以对,唯独对我像对待敌人般冷酷。而我,是他的弟弟,有血缘关系的亲弟弟。
我们是最不像兄弟的兄弟。我讨厌这句话,也讨厌这个兄弟。
“回去你先休息吧。”我听见自己这...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原作:≪浪漫传说≫
CP:隐弗/明毗
背景设定:现代架空向,微调教。为避免与原作未公开剧情发生冲突,本文中八荣耀设定暂不确定。

你既是解药,也是毒药。我究竟是想摆脱你的罪恶,还是甘愿被你侵蚀?
Chapter 2
天色暗得很快,温度随着灰蓝的天幕一同降了下来。弗雷紧了紧衣领,才发觉自己在外面走了这么久。
从小他就是这样。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出来走一走就好了。
金色的银杏叶开始镀上夜晚的霓虹灯光,像舞台上洒落的彩片。弗雷看了看时间也该回公寓了,微微叹了口气。
回家的路还有段距离。弗雷低着头,整理着脑子里关于学院事务的思绪。不管怎么样,他能做好的,他一定会尽全力。
“怎么...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Chapter 1
≪≪≪≪≪≪≪≪≪≪≪
弗雷一脸阴沉地坐在书桌前。学生会的事情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会蹦出个实弹军演……
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压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弗雷深吸一口气,起身披上外衣。
出去走走吧。
街上繁华熙攘,恋人们手挽手笑容羞涩而甜蜜,到处都是秋日到来时独有的气氛。金黄的银杏叶飘落,树下是不少小孩子在捡。
弗雷看着这一幕,似曾相识。
-------“赵公明你看!好漂亮的叶子!”
-------“爱卿你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啊?”
-------“不是突然!我一直都挺喜欢这些……”
然后……说了些什么?
弗雷皱了皱眉。童年的事情都记不清了...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Chapter 1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是两个星期。
弗雷睁开眼睛,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寂白的视野内安静像白玫瑰一样盛放,令人迷茫。
弗雷呆了一会儿,动了动手指,然后攥紧床单双手使力,慢慢支撑坐起身来。托该隐的福,他身上的伤痊愈得很快……当然,对于弗雷而言,他一点都不想托该隐的福。
弗雷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呼出一口气。大概真的是太放松了,他头一次睡到九点才醒。这样可不好,生物钟一乱就难调整了。
这些天下来该隐一直打着照顾弗雷的名义赖在他家不走,从衣食住行到心理辅导(当然这个弗雷不会需要),该隐都给弗雷列了一套套的方案以备不时之需,以至于弗雷感觉自己像一条...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Chapter 1
≪≪≪≪≪≪≪≪≪≪≪
是夜,三霄府邸。
从浴室里出来后赵公明拿着一条特大号毛巾随便擦着他的及腰长发……琼霄表示画面太美看不下去了,碧霄又要准备考试,于是只剩下云霄实在看不过眼,一把夺过毛巾把赵公明按进沙发里头,给赵公明擦拭起来。
……论妹妹是强迫症的好处有哪些,擦头发就是福利。
“整天算钱有意思吗?”云霄有些不满地用力擦着赵公明的头顶,强迫症发作试图压下那几根羁傲不驯的呆毛,结果未遂。
赵公明被云霄擦得摇头晃脑,脸上依旧是闭眼波澜不惊的表情,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不是算钱。”
“那是干吗?”云霄还在和呆毛较劲儿。
“算命。”
云霄的动作突然停下来,一滴冷汗...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Chapter 1
≪≪≪≪≪≪≪≪≪≪≪
“我今晚住你家。”该隐冷冷地说道。
“……滚。”弗雷有气无力道。
该隐看着身下颤抖不已的男人,手上不由得更加用力。弗雷被疼得像脱水的鱼一样身体一颤,怒火中烧一把推开该隐,“有你这样换绷带的吗?!!”
室内一片尴尬的寂静。在一旁装作分析x光片的医师表示压力山大啊……
该隐扫了弗雷一眼,默默地起身让开。在一旁战战兢兢的小护士接过该隐手中的绷带,小心翼翼地帮弗雷绑好。
该隐走到医师身旁,“怎么样了?”
“啊!哦…您的朋友啊……”医师推了推他那厚实的眼镜,心想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开放了跟不上时代了,“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及骨骼,您放心。”...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Chapter 1
≪≪≪≪≪≪≪≪≪≪≪
弗雷坐在书桌前,瞥了一眼被他嫌弃在一旁的手机。半个多小时前该隐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不停地给他打电话,而他心情糟糕得很,全都是拜该隐所赐。所以,理所当然的,他没有接该隐的电话。
他现在赋闲在家,但脑子是停不下来的。学生会要处理的事情还很多,他有些疲惫地伸了个懒腰,却牵扯到了伤口。
“咝……”弗雷倒吸一口凉气,捂住胸前的伤口处。
所以这几天还真是诸事不顺啊。学生会一堆麻烦,原本关系一直不善的该隐突然强迫他发生性关系,朝夕相处的赵公明一秒变黑道,今天还救下了一名自称是赵公明的敌人也杀过很多人的女子结果自己也挂彩了……弗雷揉了揉太阳穴,呼出一口气。...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Chapter 1
≪≪≪≪≪≪≪≪≪≪≪
当天下午该隐被赵公明一通电话十二万火急地叫回了东神酒吧……看着眼前的一片废墟,该隐面不改色。
“用了军火。”赵公明站在他身旁,手里抛着个绿色的玩意儿。该隐侧眸一看,“就是这个?C4?算军火吗?”
“当然不止。摄像有备份,我估计是老行家了。”
“也许是老仇家。连军火都用上了,可见对你是相当看重。”该隐意味深长。
赵公明抛起手中的炸药,悬在空中时一把收回。他拍了拍该隐的肩膀,什么都没说。
“报酬三倍。”该隐淡淡地补充道。
“……你缺钱?”
“我不缺,但是------”该隐瞥了他一眼,“学生会缺钱。”
赵公明顿时只剩下满心的卧槽。他还准...

SE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Chapter 1
≪≪≪≪≪≪≪≪≪≪≪
远离了赵公明的府邸,弗雷走过一段偏僻的矮房区。这里没有人住,破旧的房屋岌岌可危。
“看你长得还不错,陪爷几个玩玩?”
弗雷闻言一愣,站在路口拐角,停下脚步。
不远处,几个混混甩着弹簧刀,嘻笑着勾起一名跪在地上的女子的下巴。不可否认那女子的确是国色天香,面容精致,巧克力色的皮肤一看就保养得很好,垂地的长发泛着漂亮的酒红色。
女子轻蔑地啐了一口,什么都没说。
“看起来是只小野猫,不知道脱光了她会不会更好看啊?”
此话一出,混混皆是不怀好意地淫笑,看着女子的目光更加火热。女子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开口道:“落在你们手上算我倒霉,要杀要剐给个痛...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Chapter 1
≪≪≪≪≪≪≪≪≪≪≪
次日,道道尔学院。
“所以说,弗雷请假了?”赫菲斯托斯抬眸看了该隐一眼,“可信度不高啊,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关系好到帮对方请假了?”
“这是事实。”该隐冷冷地回答道。
“我不怀疑弗雷会身体不适,但我怀疑他会让你帮他请假。”赫菲摊了摊手,“别人或许不知道你干些什么,不过我是那个死老头的儿子,我知道得一清二楚。老实说吧,弗雷这次是不是和你有关?”
该隐虚眯起眼,危险地盯着赫菲斯托斯。他讨厌被准确地怀疑,这感觉糟糕透顶。
“那就是喽。”赫菲看了看该隐的表情,盖棺定论。“行了我知道了,弗雷请三天病假。不过该隐,你要明白如果你玩过头的话,你会被追究法...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Chapter 1
≪≪≪≪≪≪≪≪≪≪≪
“唔……”
昏睡中的弗雷侧过头去,脸颊无意轻蹭过一个冰凉的物体。
意识混沌着,如漂浮在水中的丝状物发散,无法聚拢。弗雷的眼皮生理性地抬了抬,一片黑暗映入眼帘。
黑暗?
大概在睡觉吧。
潜意识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弗雷呼吸缓慢,像是蜷缩在母亲怀中的婴儿。
一个微凉的东西轻柔地贴紧他的嘴唇,试探了一下就毫不客气地钻了进去,与舌头交缠在一起,发出粘稠的水声。意识撕裂逃逸出奇怪的错觉,弗雷无意识地回应着口中的东西,彼此柔软的摩挲间热度缓缓攀升。
感觉好……奇怪。
下一瞬间交缠的触感脱离,来不及咽下的唾液被带出唇外。下巴被方才触碰的冰凉物体制住...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原作:≪浪漫传说≫
CP:隐弗/明毗
背景设定:现代架空向,微调教。由于剧情需要,吉祥天和花羽皆为女性。

还记得他吗?那个男人,你的白色噩梦。
CHAPTER 1 
弗雷习惯性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他是两年前才开始有戴眼镜这个习惯,不过其实完全没有必要。
眼前的计划书完美无缺,即使精明如弗雷也找不出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如果没问题的话就签约吧。弗雷这么想着,将计划书收入公文包中,拎起搭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准备下班。
办公大楼内井然有序。弗雷打开手机,不出所料屏幕上挤满了吉祥天的短信和未接来电。
“亲爱的你下班了吗?”
“亲爱的晚上想吃什么?”
“亲爱的要不要我去...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