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主刷国产圈。近期梦间集屠龙刀和王者荣耀庞统中心。欢迎同好。
无严重cp洁癖随时拆逆,日常爬满各种墙头,杂食乱产随机掉落,坑品很差,慎关。

统亮。

深夜打call!!!烨川太太是我亲爹!!!!

烨然成川。:

今日统亮(1/1)。


请假装我没有过零点,谢谢。


和昨天的部分是联动,游戏主播亮的后续。


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对话没有加双引号,意识交流也没有用符号框起,请自行揣度感受。


 


 


 


 


说起来,阿亮你今天主动找我诶,是要我干什么?


 


没什么,叫你帮忙赚点外快,工资平分。


 


好的阿亮。


 


你敢不敢好赖仔细问一下我叫你干啥???踩着庞统鞋子吧嗒吧嗒回房间检查视频压制进度的诸葛亮差点一口水喷到自己刚镀了膜的电脑显示屏上。他把拖鞋甩在门口,光着两只脚爬到椅子上,庞统探头仔细看了两眼。


 


子龙——


 


原本在卧室里锻炼的三好室友一秒放下了东西从房间里蹿了出来,听见动静的小天才本人也给这老妈子专业户吓得有那么点不敢动弹,两只脚跪在椅子上平稳地翘着,细小工具碾出的皴红印子还混着一点儿泥粘在脚丫子底下,活像只刚吃饱还没擦干净嘴就从外头溜回来的猫。


 


明白了情况的赵云看上去有点小小的失望,浅棕色的眸子覆上一层灰,向来在他面前肆意跳脱的诸葛亮瞅着人神色一秒没了脾气,老老实实翻过身来伸直了腿把自己两只被视作敌人的脚底板伸出去。对方把挂在卫生间门口的那块湿抹布拎了起来,反手一甩直接包住诸葛亮的两只脚,蹲下来仔细地擦干净小野猫脚趾间的泥污。


 


好痒……士元救我。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在被按着洗澡的小天才绷着双腿,手臂撑在自己的椅子上不敢动弹,抬起头对简单抹了一遍地板上印子,回来把两只干净拖鞋拿在手里笑眯眯看着他的庞统比了比口型,而向来对他百依百顺的后者破天荒地选择了不。


 


你们这群猫奴是要造反吗!嗷!给擦了好半天终于能把脚爪拿回来的诸葛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蜷回了椅子上,并且用目光示意——拖鞋放门口就行了!他向庞统伸出手,那只王者象征有点儿可怜巴巴又气急败坏的意味——手机呢?


 


于是庞统二话不说地把自己的手机从口袋里翻出来,交到小天才的手里。


 


诸葛亮的右手拇指在识别上随意一摁,啪嗒就开了。庞统之前也不知道到底有多闲是不是傀儡制作碰到瓶颈开始思考人生,买了新手机以后拽过小天才的一只爪子过来吧嗒吧嗒好半响,诸葛亮心想咱俩礼尚往来,把自己的手机也丢了过去给人倒腾,同时忽略了庞统那一脸仿佛要见家长的娇羞——你他喵的这都什么事儿?!


 


致力于相关科学的小天才轻车熟路在庞统的应用列表里扒拉出系统自带的软件商店,趁着下载的功夫戳进相册,一水儿的蓝色图片几乎要刺瞎他的眼,喉咙里发出难抑的低吼——庞士元你丫什么时候偷拍的这么多?!是我诸葛孔明老了拿不动刀还是丫的你实在太飘?


 


最后他花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从庞统的相册里翻出一张表情包代替了自己的照片,天啊,无论是什么都要好过用自己的脸做壁纸好吗?小天才看着他弄出来的发梢分叉表情包感到一丝父辈的心酸与不易,然后趁着东西还在下,打开了○者荣耀助手。他开始翻数据库里的段位高出场率英雄,然后稍稍一点心中有个数,才把手机还给人说:反正这个段位常见的就那么几个,你先瞅瞅,临时碰到不走寻常路的我再告诉你咋整。


 


庞统说好呀好呀,顿了顿又凑过来,脚还踩在门口的边上,相当乖巧地维持在最后一线不踩进来。他问:阿亮你喜欢玩哪个?


 


小天才听他这么一问,颇有一副既然你诚心诚意我就大发慈悲的反派势头,笑得眉眼微微,指尖连点给他调出那个水蓝色的展示界面,看着圆形展示台上捏着把同色电子扇优哉游哉的男性法师反问回去。


 


绝代智谋一打九,听说过没有?


 


听说过,庞统想,我还给你直播间刷了不少东西来着,阿亮需要的话,我把房间号倒着背出来也可以。


 


然后诸葛亮手一招说你进来坐着吧,庞统看了两圈,发现小天才的房间只有一张电脑椅,而椅面和电脑桌的高度差并不足以再塞一个人进去,窝在椅子上的那个头也不回了说:你坐我床上吧,过去一点,我准备开直播了,有摄像头的。


 


于是庞统一屁股坐到诸葛亮的床上,两只腿自然而然地盘起来,正好离画面的边沿还有最后的一点距离——打开摄像头做调适的诸葛亮狐疑地回头看了一眼拿着自己小号熟络操作的家伙,他蜷曲的脚尖与摄像头的视野不过毫厘之差——可不就那么刚刚好嘛?


 


也不是什么怕人不愿意露脸,诸葛亮单纯得嫌麻烦,就像他懒得和那群眼里发光的无脑小姐姐们解释他和庞统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情况——好吧他根本也解释不清楚,刚打开直播间的小天才一下子有点儿自暴自弃地蜷起来,熟门熟路地看了一眼人数随意问了句有没有人在,就开着单子号勤勤恳恳去了。他特意拿了个只有黄金的单,径直拉了庞统开着的那一个进了双排,组队邀请界面的时候他直接拉断了画面,保护了一下自己室友兼队友的隐私。


 


即便如此,头一遭破天荒组排的小天才还是被弹幕上的粉丝拎起来盘问,一片白花花刷拉拉往上头蹭,以至于诸葛亮不得不定了神好好去看两眼才知道这群手速瞬间两百多的家伙到底说了什么——儿啊就一天不见怎么就给妈找了个儿媳妇回来男的女的好不好看啊为人咋…


 


我室友,赛季末太忙临时拉过来赶工的。诸葛亮往庞统坐着的方向努了努嘴,对方十分配合地钻进了画面里约莫几秒钟,然后又退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靠小天才你这是金屋藏娇!!!!!!!


夭寿啦室友是妖精啊怎么办在线等不是很急啊!!!!!!!!!!


 


……我靠,你们废话好多。诸葛亮默默把会被屏蔽的词汇吞到肚子底下,指间连点两个信号出来,那个黄金的小刺客立马从千里之外一路疾驰到他所圈着的区域,三两下收掉草丛里那个残血的人头。诸葛亮的主视野在这个时候十分配合地切了过去,正好看到刺客最后一枪横扫之后转身就走的行云身姿,直播间里自然又是一水儿的666大军配合。不知道哪儿来的小小得意盘踞了小天才的心头,他自己认为也许是终于见到死线前交工的希望曙光的感动,并且向观众们小小地秀了一波自己的高素质室友。


 


被秀的室友本人还毫无自知地把残血的buff带进草丛,一个劲儿地发集合。


 


妈耶,喜欢的主播一直以来和隔壁的大手们互动少得可怜今天突然自带对象默契度疑似竹马还各种意义上的非常能秀,怎么办在线等不是很急因为直播狗粮有点看不过来了!


 


当然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诸葛亮给出来的时间根本不够庞统把所有的英雄技能特性一个个都仔仔细细看过去,更不要说整体的游戏节奏其实相对而言还是比较陌生的。为此小天才刻意调整了一下自己手机的游戏音效,并且开始将大量的操作放在队内交流上,那双指引着水色法师到处神出鬼没的手一下变成最考究的指挥家,几乎是CD一到就不住往小地图上戳点儿——要不说他怎么为了自己的耳朵关小了游戏音效呢?


 


阿亮,庞统十分果断地打断瞎操心的小天才,我没聋,你可以直接讲的。


 


妈耶这什么称呼啊,阿亮什么的也太宠了吧!!!!!!!!!!!!


狗粮三连!!!录屏组今天没偷懒吧!!!


报告各位请一定放心完全没有!!!!!!!!!


 


我不,诸葛亮撇撇嘴,懒得喝水。


 


路过房门口的赵云:谁要水?


 


庞统:阿亮!


 


赵云:哦好的稍等一下…


 


你们真的是够了???面对自己好室友的奇怪热情完全没有办法找到怪罪借口的小天才,手一抖就是个元气弹锁在…满血的坦克身上。诸葛亮难得的失误在直播间里径直掀起一股血雨腥风,无数粉丝怒号室友小哥哥简直就是突然降临的天使,为每天只有技术和技术和无效调戏的直播间开启了崭新的世界大门。


 


等等???录像我倒了回去!!!室友怎么长的这么好看啊???


说起来……室友是长发吧?!!


emmmmmmmmmm……只说了室友……会不会……


 


会你个头啊这是男人!!!!诸葛亮差点把赵云端来的水就着面掀了出去,而常年出现在直播间观众们面前的老妈子神色从容,相当眼疾手快地摁住那双骨节分明的手,间接捂着杯壁,一巴掌稳在桌面上。


 


赵子龙,你给我放手。他狠狠地盯。


?向来接收器短路的优质榆木赵云一如既往地没有get到点。


水是烫的!我要熟了!小天才几乎要哭出来。


哦、哦!赵云即刻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放开诸葛亮的手,并且蹿去冰箱前头弄冰块来抢救了。


阿亮我给你吹吹?


你别过来!今天怎么破事儿这么多!真炸了毛的小天才反手把自己通过数据线共享屏幕到电脑的手机丢到庞统脚边,威胁似的呛声。我冷处理一会儿,输了你看着办!


两架诶,阿亮你难不成要我用脚玩?


你可以试试。诸葛亮抱过赵云小心装在保鲜袋里,又裹了一层毛巾的碎冰。我给你做军师啊——他半玩笑地说着,晶蓝色的眼瞳映着电脑上共享的画面,水色的法师忽左忽右地打着转儿似乎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于是他的嘴里便絮絮叨叨地说起来。


 


说起来明明也是室友还相当经常露面的赵云完全没有被观众小姐姐刷过CP……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母爱气场吧。


 


诶、你赶紧先去下路了。(看着自己的角色往下试图绕后)别管那么点兵,等到了应该都被塔吃干净了你只能闻到尘土的味儿,是捡不到小钱钱的。(瞥了一眼直播间被刷上天的小钱钱仨字儿笑了一声)别告诉我下面那俩那么残的你都拿不到。啊、主要是我们射手在下面,按他之前的表现应该是想把这条拆穿了。推塔游戏,我一个法师当然是负责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等人点塔了。没事你掩护一下我这个经济…(看一眼庞统打开的经济装备面板)…啊够了、不、不不、这个英雄你注意一下他敲棒子的时候位移能避伤害,失误掉的血扣的都是你的工钱!


 


越发苛刻起来的小天才用空着的手支住下巴,笑吟吟地看着对方在屏幕上忙得不可开交。直播间观众看来实在是好脾气的室友小哥,在镜头之外一边用自己的尾指操纵着刺客在泉水里打转避免进入挂机状态被扣分,一边在诸葛亮不要说滴水不漏简直都是汗都渗不出来的指挥下一路掩护着拆塔的核心英雄,最后硬生生拿着个法师,A爆了水晶。


 


手上已经褪去炽热痛感的小天才玩心未褪,正打算再开一盘声控游戏过过瘾,屏幕上的英雄列表界面却不再动了。


 


阿亮,我想预支一点儿薪水——他任劳任怨的室友抓着手机,怨灵一样爬到他的椅子边儿上——这回直播间的人算看清楚了,托小天才从来不在设备上节约的福,清晰度支撑着勾勒出那张生疏的脸,大片的阴影打在分明的温柔轮廓上,谁都能看见那双眼眨了眨,好像在询问清楚他们之间向来模糊不清的界线。


 


你要到哪儿?


还是——你想保留到哪儿?


 


无休无止的试探,真与假、情与意、你与我——


到哪儿为止?


 


到不会被直播间观众举报色情为止。他的小天才敞开怀抱,把满是翻翘的浅色脑袋埋进室友小哥哥的颈窝里,假意地从那些卷曲的发丝里找出庞统藏起来的耳朵,上面挂着只深蓝色的耳环——以诸葛亮在装饰品上面如直男一般贫瘠的知识,并不能确切辨认出那是什么样的材质,甚至连个大概的分类也说不出来。他只是轻轻咬住了那只鱼钩,相对于温热口腔而言这枚上头的玩意儿冷得简直是块冰——就只这一尾?收不收?


 


都钓到我的阿亮了,还有什么不够的?


他的室友环住朝思暮想的人,在镜头无法看清的角落,以同样的温柔和游戏姿态,烙下一个吻。


 


 


 

评论
热度(30)
  1. 墨月冰痕烨然成川 转载了此文字
    深夜打call!!!烨川太太是我亲爹!!!!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