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三大中心:王者荣耀庞统,梦间集屠龙刀,楚留香萧疏寒。

元歌归天美,庞统归我。

博爱杂食任何CP都会随机掉落,谢绝ky,洁癖慎fo。

不混圈,庞统圈已退,lof部分解封。QQ圈地自萌,门牌号1550478537。欢迎扩我看老咸鱼的抽风摸鱼日常。

统亮。中元。是坑。

《活见鬼》

*王者荣耀,统亮。名字随便起的。
*私设白骨精庞统X武陵仙君诸葛亮。
*可以跟之前的元宵贺文连起来看。瞎jb乱写的灵异剧情就当修仙文吧。

【壹】
武陵山区的雨水向来随着夜幕一同落下,淅沥沥将整片天地用阴冷的墨色衔接一体。山上草木繁茂,落叶松厚,雨水顺着缝儿溜进去,不多时就浸透了底下的土壤,吸纳了一天热量的厚土呲啦呲啦地被雨水冰出一阵阵的白汽,慢悠悠地飘了出来,远远望去竟然自行凝成了一团,随风漫无目的地摇晃而去。

武陵的桃花开得最美,那株得了道的桃树也被这里的百姓奉为神明,千百年来香火未绝,道馆神像立了一座又一座,也有不少就藏在这深山之中。挂在桃树枝头上的红绦艳了又淡,沉淀在悠远的时光里,成为了某些被永远铭刻的记忆。

夜雨中的行人狼狈撑着伞,奈何这场雨实在太大,小小的油纸伞完全顶不住这般狂风暴雨,简直寸步难行。青年一手艰难地举着伞挡住身前的风雨,另一手将自己的姑娘搂紧在怀里。破损的伞面尽可能地挡住了姑娘的身形,却让小伙子全身都暴露在雨中浇了个透,寒气顺毛孔渗进骨子里,逼着青年人浑身淌水打着哆嗦。

“雨这么大……走不了!”姑娘扯着青年人的衣襟,在杂乱的雨声中竭力大喊道:“我记得这附近有道观……找一找,先避避雨吧!”

青年点点头,雨水已经糊了他满脸,他甚至没办法开口说话,刚一张口冰冷的雨水全都被风吹灌进来,凉得厉害。他搂着姑娘在雨中蹒跚前行,泥水卷上了他们的衣角鞋履搞得好不狼狈。两人互相搀扶着在泥泞的山路上渐行渐远,终于在山路的尽头望见了一点火光。

“到了!”姑娘欣喜地喊着,拉着青年的手就往火光那边跑去。小伙子赶紧点点头,抹了把脸急忙跟上,给姑娘高高举着伞,后脚跟前脚跑进了透出火光的狭小的道观里。

观里面积不大,勉强容纳下两个蒲团和一点空地,桃木雕成的神像占据了绝大部分位置,雕刻的刀功简明有力,面容颇有几分威严,在香烛的照亮下通体包浆光色润泽,桃木的纹理清晰而优雅。赶路的两人冲了进来,赶紧转身将观门关上。青年急急忙忙地收了伞找来木栓将门锁稳了,而姑娘则急促地喘着气,好不容易缓了过来,走到神像前的蒲团跪下,朝着桃木神像拜了两拜。

“只因山雨路滑,无法再行,故而叨扰仙君,无意冒犯。”姑娘双手合十,小声碎念着,“望仙君包涵,保佑小女和……和朋友,这场雨后我们马上就走。”

一旁的青年人浑身湿漉跟水里捞出来一样,衣服上淌满了泥浆,他看着姑娘这样虔诚,便也学着跪下去,想了想又没敢跪在干燥的蒲团上,小心翼翼地挪开了,就那么直挺挺地跪在石板地上,浸了大半天冷水的膝头从骨子里钻出一股酸痛,难受得让小伙子直咧嘴,白着脸仓促拜了拜神像,就歪到一边去了。

“欸!”姑娘赶紧凑上去将青年扶起来靠着墙边坐下,秀丽的脸上满是焦急疼惜的神情。小伙子呲着嘴勉强笑了笑,伸手去揉自己膝盖,姑娘一看就明白了,于是慢慢地将他双腿放平,掌心捂在他的双膝上,无声脉脉地看着对方的双眼,对上青年温柔的眼神,那点薄脸皮子一下烧红,又匆匆地挪开了视线。

道馆外山雨倾盆,雷声震耳,狂风怒号,仿佛整个世间都要被这场雨冲刷干净。神像前的香烛焰火摇晃,像是禁受不住这般风雨交加的气势,颤颤巍巍就要随时歇菜的迹象。青年坐在地上,注意到烛火越来越飘忽不定,便对姑娘说:“晚上借宿留火要紧,你别管我了,去看着那香烛……”

“吧”字还没说出口,一道青光撕裂长空,万物失色,刺耳雷鸣炸响天地间,轰隆隆地回荡在山岳之中延绵成万里声涛,几乎震聋了两个年轻人的耳朵。姑娘还没来得及回头,香烛就被这一下电闪雷鸣震得彻底熄火,骤然没了影将两个年轻人丢进了黑暗里,姑娘和小伙子一时间看不见对方,只能茫然失措地摸索着握紧彼此的双手,一起蜷缩在角落里。

只是这样的黑暗寂静并没有持续很久。在下一次雷鸣达到人间之前,一盏灯幽幽地点亮在这小小的道观里,灯火如豆,染着橘色的暖光。

青年人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连忙推着怀里的姑娘让她一起看。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那盏灯从神像身后慢悠悠地钻了出来,连带着灯后举着一只素白的手,一个纤细的人影。

两个年轻人怔怔地看着这个逐渐靠近的人影,呼吸不自觉地屏住,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

“这么晚了,居然还有人啊……”

素白的人影轻声开口了,是极为温和的嗓音。他似乎是笑了笑,在雨声中听不真切,然后便伸手去拿那熄灭的香烛,探进灯芯里取火,将剩下的几只灭烛都耐心地一一点燃。

可怜受惊的姑娘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对这个突然出现在道观里的不速之客完全毫无防备,一下竟分不清他到底是不是人。光是这个想法冒出头来她就被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下意识地往后缩着身子,却无法控制自己盯着这个人影看,直到对方耐心地点亮了所有的香烛,狭小的观中再度明亮起来,她呆呆看着这个人,这才突然在记忆里找到了属于眼前人的那点印象,不禁指着对方惊呼出声。

“是你!”

白发的点灯人愣了一下,回头看着惊讶的姑娘,打量片刻后状似恍然大悟,对着姑娘微笑着点点头。

“又见面了。”点灯人对姑娘拜了一拜,行过礼后继续说道:“已是一年光景……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再遇到姑娘。”

说完,他打量了一下姑娘身边的青年,又笑出了声。

“看来元夕一别,姑娘是找到自己的有缘人了。”

点灯人将手中的灯放在神像的案上,盘腿席地而坐,看着眼前的两个年轻人叹了口气。

“你们俩胆子可真够大的,今天这种日子,居然敢在野外夜宿。”

他抬头对上两人不解的眼神,幽幽叹道。

“今夜是中元啊。”

【贰】
元宵那晚人海中失散后,姑娘就没想过自己还能遇到这个书生。就像他送给自己的那盏桃花灯,她放手了,就不求还有结局,同时也遇到了一丝真正属于自己的缘分。

谁知道一年后的雨夜里,与故人的重逢竟是在这般情形下呢。

庞统把自己的包袱从神像后面拿了出来递给青年,说自己还有一套干净衣服,不介意的话就换上。小伙子人挺耿直,连忙推辞说不好麻烦,倒是姑娘鼓着腮帮子瞪了他一眼,把包袱往他手里一塞,拉着庞统就背过身去不管他了。

“欸,你当初那盏灯上写着‘有约在先,凭烂椽头’,那你后来等到那个有‘缘’人了吗?”

姑娘托着腮坐在庞统身边,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他看,眼中满是好奇。庞统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瞄了一眼旁边的神像,微笑答道:“那是自然……既是有约,当不会错过。”

“这样啊……”姑娘小声嘀咕着,突然又想起什么,继续追问道:“说起来你怎么在这儿?我和……和朋友急着赶路,这才没在山脚下投宿,倒是你,原本一个人待在这小道观里做什么?”

“噢……我只是来看看山上供奉仙君的香火有没有换新罢了。”庞统笑了笑,“没成想遇上这样的大雨……又走了太多山路,太累了,只能靠在神像后面休息。”

“你这样可是对仙君不敬啊!”姑娘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说着,唯恐那个传说中的的仙人真能听见似的,“待会儿赶紧去仙君面前告个罪吧……可别不信,你要是被仙君知道啦生你的气,这辈子都别想成家!”

庞统好似噎了一下没说出话,嘴角抽搐,只好连连咳嗽起来,眼尾却是笑弯的。他抬手捂着嘴咳了好半天,这才慢悠悠地回道:“……好吧,就依姑娘所言。”

这时候青年终于换好了衣服,呆呆地看着姑娘和庞统压低声音交流的背影,不知道该不该出声,庞统却在这时回过头来,看着青年点点头道:“看来还合身,总比穿着那湿衣裳好多了。”

“多谢仁兄。”青年赶紧生疏地行了个大礼,倒是笑得庞统伸手去扶,摇头说不必。姑娘也赶紧凑了过来,关切地看着自己的心上人,一阵埋怨的碎碎念后便扶着他一同坐下,与庞统面对面挤在狭窄的空地上。

“你说今天是中元……”姑娘缩了缩肩膀,下意识地拉住青年的手臂,看着庞统小声问道:“那……真的会有鬼吗?你一个人怕不怕?”

——总不能告诉你我就是这武陵山头最大的鬼吧。

庞统笑了笑,扭头看着道观被风雨吹撞得哗哗作响的木门,思索片刻后才开口道:“往常是没有鬼的……只是今晚难说。”

“呀?”姑娘被他的话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跟青年互相对视了一眼,那小伙子赶紧接着问道:“仁兄为何这么说?”

“中元本就是祭祖归魂之日,若是在乡镇上,百姓们燃灯指路,自然不会担心游魂们找不着自家的门四处游荡。”庞统平静地说道,“只是在这荒山上……若是露宿在外,容易被无处可归的怨魂缠身,可就算是在这道观里……游魂们看见灯火,也会以为是指引他们回家的灵灯,一样会聚集过来。”

“啊!”姑娘惊叫一声,吓得脸都白了,“那……那该怎么办……”

“放心。即使那些孤魂野鬼过来了,也不敢踏入观中。”庞统朝着案上的神像扬了扬下巴,“神像是桃木所雕,乃镇邪至宝。只要不出门,在这里面待到天亮,也就没事。”

姑娘和小伙子同时长出一口气,看了看彼此,靠着身后的土墙放松下来。庞统坐了一会儿,抬头对两人说道:“你们赶路至此,想必也累了,我倒是休息过,不如你们俩先睡会儿,我来守夜。”

“这样……也好吧。”姑娘咬着嘴唇点点头,看着心上人的脸色发白,想是在雨中受了凉,伸手探他额头也是隐隐发烫,确实得好好休息,也就不与庞统客气了,将蒲团拿过来垫在身下,彼此依靠在对方的肩头上,不一会儿就已经沉沉入睡了。

庞统安静地坐在另一边闭目养神,放在案上的那盏灯也一样安静地燃烧着。道观外依旧阴风怒雨,天地间电闪雷鸣,方才点亮的烛火没过一会儿又开始左右摇晃,胡乱摆动拉扯着影子在墙壁上群魔乱舞,无声中透出一股瘆人的诡异。

雨越下越大,冰冷的雨水像蛇一样漫过青石门槛流进观中。庞统这时候终于睁开眼,看了看门口的情景,地上一片潮冷,阴气太重,微一皱眉,思索片刻后还是起身,准备朝门外走去。

这时候他突然回身一躲,有什么东西顺着他耳边擦过,砸在身后的木门上磕出一声清脆,被庞统眼疾手快地收入掌心。只是这点动静将浅眠的姑娘一下子惊醒,迷迷糊糊地睁眼看了看,小声问道:“欸……什么声音……”

“没什么,我看外面风大,过来瞧瞧门栓好了没。”庞统笑了笑,指节叩了叩松动的横木。姑娘迷迷瞪瞪地点点头,熬不住困意,扭头靠在青年的肩上,复又睡去。

庞统看着姑娘,半晌,确定她熟睡后,他这才将收在身后的手伸了出来,摊开掌心定睛一看,却是一颗包浆莹润的檀红桃核。

道观里莫名其妙的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丢过来,这对庞统来说却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问题。他笑着叹了口气,回头看着案上供奉的神像,这边的百姓假想中的武陵仙君是个长眉密髯的慈祥老人,除了手里也捏着一把桃花扇,倒是和本尊的真容相去甚远。

“阿亮。”庞统冲着案上的神像眨眨眼,“放心,我去去就回来。”

于是又不知道从哪里蹦出了更多的桃核,接二连三地往庞统头上砸,庞统不慌不忙地一一躲过抬手接下,云袖一卷,竟是一点声响都没发出。

“灯我留这儿了,总得护着这两个年轻人。”庞统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对神像笑道:“阿亮放心……我有几分能耐还是心里有数的,若是遇上索命厉鬼,绝不会多事。”

话音刚落,又一颗桃核蹦了出来,只嘣在庞统的额心上猝不及防,把人都给磕懵了一下。庞统抬手摸了摸被敲的脑门,无奈地摇摇头,弯下腰去捡起这颗桃核,放在了案上的灯前。

“我去了。”庞统抬头看着神像,低声说道,“那……还请仙君保佑在下。”

说是求神的话,他却念得极低极缓,看着神像的眼神里是一潭几乎要溢出来的春水柔波,不像是祈祷倒像是撒娇。道观里半天没了奇怪的桃核,庞统于是长出一口气,回头走到门前,正准备抬起门栓,想了想又停下手,手掌五指摊开,轻轻地按在门上。

他的手指开始泛白,显出玉一般的莹光,进而变得纤细而骨节分明,肌理肉身竟如融雪般消退而去,只留下一截苍白骇人的骨掌,无声无息地穿过了木门,紧接着手臂胸膛也如法炮制,腿骨空荡迈开步伐,最后整个人都褪去了血肉之躯,在穿门而出的那一瞬间,分明只剩下一具白骨骷髅。

道观里安安静静,两个疲倦的年轻人挨着彼此睡得极香,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道观的门依旧被风吹得哗哗作响,却始终紧闭,门口的雨水只湿了一片地便不再蔓延,像是雨势缓住了。

【叁】
棋盘上的落子突然停住了。

周瑜颇为惊讶地挑眉,看着面前似是躁动不安的诸葛亮。一向冷着脸的散漫仙君此刻却明显动了情绪,眉头紧皱,指尖捏着棋子不耐烦地磕在棋盘边上。可是眼下棋局厮杀正酣,最需沉静,何至于让他失态到这种地步。

对手多年,周瑜也知道对方此时必然遇上了什么事情,却也懒得问破,只是戏谑嘲道:“怎么?这一次又是什么东西扰你心神?”

……要不然怎么说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你的对手。诸葛亮在心里气得磨牙,脸上阴沉一片,手上使劲咔嚓一下就把棋子捏成了粉末。周瑜啧了一声,看着诸葛亮追问道:“好好的拿我的棋出气做什么?弄坏了你赔?——我可不要你的桃核,太轻了,拿着没手感。”

“回头我自会赔你。”诸葛亮面色不善,说完就起身欲走。周瑜看了眼案上的棋局,在他身后喊道:“胜负未分,你这一去如何定局?”

“那就算我输了便是。”话音落下,诸葛亮的身影就已经闪到山门外,周瑜还没来得及回他一句,就看见这仙君驾着桃花色的云霞腾空而起,随身的红绦翩翩飘然离去。

“……呵。”周瑜连连摇头,“看样子还是那具骨头出事了吧。”

从岐山到武陵,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以往诸葛亮过来与周瑜对弈,一拼就是几天几夜,皆是心无外物声色两忘的境界,弹指间灰飞烟灭。上一次见他如此失态并非很久以前的事,也就是几年前埋在他树根底下的那具百年枯骨一夜之间凝了精魄修出形体,这才搅得运筹帷幄的武陵仙君方寸大乱,撂下棋局头也不回赶回了武陵,终于在桃源的尽头找到了新生的精怪。

百年前天雷降世,那一劫对诸葛亮来说险而又险,他至今也不愿提起自己是如何渡过这一劫,埋在本体下的那具枯骨又是怎么一回事。诸葛亮不说,旁人自然也就无从得知,不过以他把那具枯骨当成什么稀世珍宝要藏起来的架势来看,周瑜只觉得跟自己对小乔差不多,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没看见。

情之一字,奈何缘浅。别说是天劫,就是粉身碎骨魂飞魄散又有何妨。

周瑜看着这盘未下完的棋局,幽幽长叹。

“可惜了这一盘好棋啊。”

【肆】
山中多鬼,入夜需慎行。

雨越下越大了。

庞统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道观,凡人眼中的狂风在他看来却是一群群怨灵咆哮哀泣,想要冲进那道观里又被那座桃木神像所震慑,恨恨徘徊在外。也幸亏他方才多虑了一下没有开门,不然那些厉鬼闯进去兜一圈,那两个年轻人怕是有性命之忧。

雨水太冷太沉,落在手心里竟然还有一股腥臭味儿。庞统看着掌心中的积水,隐约有白汽冒出,再看看四周的土地,松厚的落叶底下竟然都有白汽升腾。

不对劲。雨也不对,山也不对。

庞统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双眼已然黢黑如洞,却是十分骇人的模样,好似厉鬼枯骨。连绵不绝的雨水自天穹倾泻而下,隐约可以听见远处山石被冲垮撞击的巨大声响——怕是引发了山洪,只是不知道山下的百姓怎么样了。

评论
热度(34)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