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王者荣耀庞统,梦间集屠龙刀。

元歌归天美,庞统归我。

博爱杂食任何CP都会随机掉落,谢绝ky,洁癖慎fo。

不混圈,庞统圈已退,lof部分解封。QQ圈地自萌,门牌号1550478537。欢迎扩我看老咸鱼的抽风摸鱼日常。

《逆局》

《逆局》
*王者荣耀,CP统亮,不拆不逆。
*剧情私设,庞统部分私设,与官方无关。
*有诸葛亮死亡设定,注意。
*借梗“时光从死亡那一刻倒流至第一次见面”。

「落子乾坤,定天下三分。」

01.
庞统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清醒的梦了。

该说那场梦境是星空还是海洋?无从依靠的失重感让自己身体近乎诡异地漂浮,难以掌控肌肉与骨骼扭曲的动作,肺里的每一寸空间都被柔软的窒息感占领,一点点充满挤出肺叶里所有的气泡,从微张的嘴唇中吐出去时像是冰蓝的星屑,粼粼升起消散。那些从远方遥不可及的漩涡里洗刷出来的晶莹碎片,落在自己掌心里会有炽热的火焰燃起,化作流星的尾雨四散而去,坠落虚空。

庞统在这个梦里,无数次地接近那眼漩涡的中心。可无论朝着那黢黑的深渊多少次伸出手,他似乎总是拨不尽眼前耀眼的星尘,抓不住那个被深渊缓缓吞噬的模糊身影。来自深渊的巨响将那个身影最后挣扎的话音尽数吞没,如巨鲸潜海时无可抵抗地翻涌周身海潮随之沉入沟壑。他想随着那道身影一同沉入那无尽的深渊里,却发现那漩涡挟裹着对方收紧幽黑的涡眼,不可抗拒的引力竟然离自己越来越远,就连这点追随死亡的权利也被残忍夺去。

在潮水褪去的死寂里,庞统茫然地垂下手,耳朵从方才的巨响嗡鸣声中慢慢恢复,逐渐听见了自己低声沙哑的呼唤。

他听不出自己还剩下什么情感,只知道自己在不断地重复那两个字,似乎已然麻木。

他说,阿亮,阿亮。

这两个字,偏偏又重如千斤,刻骨铭心。

02.
东风祭坛的开启,伴随着极为沉重的代价。

天才的灵魂终于沉睡在这片他曾经放手一搏的战场上,以他最骄傲的姿态。伫立在东吴沧海之滨的终极杀伤性武器被他以最强硬的方式唤醒,巨大的能量如神的指令挥下,掀起万里碧波涛浪。天才一人的光芒就耀眼得足以令万众敌军都为之震慑侧目,而在曹魏的枭雄不甘心握紧权力之剑的同时,天才也终于读懂了天书最后的篇章。

原来超智慧体曾经的强大,就是他们毁灭的根源。

博弈这场棋局已久,该到落子定胜负的时候。即使真相残酷得足以毁掉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诸葛亮却依旧以可怕的冷静自持接受了他所解读的一切事实。再次抬头时,他的目光早越过天书的残卷,越过沧海上砌雪千叠,哪怕是视野里的尽头出现了那已经不再为人的战争恶魔,他眼中的星辰也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动摇。璀璨的星光辉按着既定的轨道运行,像是看到了世间法则的尽头。

也看见了这份力量会带给这个世界的可能性。

必须毁了东风祭坛。诸葛亮在开启这份力量的同时就明白自己必须这么做。一向信任他的战友毫不怀疑他的指令,亦敌亦友的东吴总督也被他摆了一道。当这份足以对抗血族的力量汇聚在沧海之滨向世人展现出绝世的杀伤力的一刻,任何一方的势力都惊惧于绝对的强压之下,人性脆弱的求生欲在绝对不可反抗的力量前转换为沉寂的战栗,唯有失去了天才身影的刺客在空茫中滋生出无比的恐慌感,一种比死亡更加绝望的预感笼罩了冥冥中意识到天才思绪的绝顶聪明的傀儡师,逼着他逆反所有人不顾一切地冲向东风祭坛——

“士元,赖床可不是你会做的事啊。”

那道光撕裂了视野,所见一切颠覆翻转如坠冰窟。他在恐慌而无法克制的疯狂中仓惶拼凑着自己的意识,像是陷入泥沼几乎被淤泥灌满气管已经窒息的人绝望挣扎,双手胡乱挥动着奢望能抓紧什么——

“——士元?!”

梦醒了。

他被耳畔的呼唤狠狠摁回现实的坚硬冰原上,浑身的冷意霎时逼成无声的嘶喊,双眼骤然睁开的那一刻血丝密布为网笼罩在浊白的晶状体表面。手掌反应快于思考而本能地凶狠擒住袭击自己的猎物,手背上根根青筋暴凸,可从噩梦中苏醒的灵魂却可怜又歇斯底里,每一个毛孔里都硬生生挤出冰冷的汗珠,胸膛起伏惊慌大喘,浑浊紧缩的瞳孔中倒映出对方不敢置信的神情。

“……你怎么了?”

“……”

怎么了?

庞统茫然地想着,看着眼前的人而兀自喘息。他完全没发觉自己喘得有多深重,慌乱得与那个能操控人心镇定自若的傀儡师大相径庭,可眼里的光却在短短的黯淡后骤然明亮,甚至诡异又狂喜。

“……阿亮?”

被捏在自己手中的腕骨弧度太过熟悉,是刚好能撑满虎口的大小。庞统怔怔地望着自己捏住的那截手腕,又抬头看看站在眼前的诸葛亮——

“……不然?”蜀汉的军师似是如常地嘲谑,眼角偏又露出点不明显的温和笑意。他扭两下手从庞统的桎梏中抽了出来,卡在自己掌心里揉了揉腕关节。

“过几天就要打最后一战了,可别这个时候掉链子。”诸葛亮说完,抬手就用扇子在庞统头顶敲了一记,“赶紧起来,我们还等着你的情报……”

“你没死……”

“……嗯?”

短暂的沉默后,庞统在诸葛亮困惑的注视下深吸一口气,双手紧紧拽住自己卷曲的白发。

“你死了,阿亮。”庞统低下头,脸藏在长发的阴影里,让人无从窥见他的神情。他平静地说完,手指却近乎自虐地扯紧了每一簇扭曲的发丝。

“现在是什么时候?”

03.
他回到了过去,同时宣告了一个未来的结局。

庞统自己也难以接受这个事实。那是一种恍惚的断层感,在东风祭坛毁灭性的冲击下他几乎也成了一具尸体,视力在强光中顿时遗失。不知趴在地上苟延残喘了多久后他终于能够动弹,仍然倔强地依靠傀儡找到了诸葛亮的遗体。死去多时的天才早已手脚冰冷,安安静静地躺在祭坛之上,手边依然遗落着他的冰蓝羽扇。指尖触碰到他柔软发丝的一刻失明的傀儡师胆怯地缩了手,似乎继续摸索下去会毁了自己。可庞统还是下意识地探着那个轮廓,从地面上艰难地爬了过去,直到紧紧扣住那双冰凉又僵直的手,将自己埋首在对方不再有温度的颈窝里。

哭了吗?庞统自己也不记得了。

后来蜀汉和东吴的人找了过来,庞统早已昏迷不醒。他和诸葛亮的遗体抱得太紧,起先所有人都以为他也和诸葛亮一样死于东风祭坛的力量之下。如果不是刘备执意将他们俩分开尽力抢救,他或许也活不下来。

可他又为什么要活下来。

那段时日里他浑浑噩噩麻木不堪,被强光破坏的视觉神经疲惫地自我修复,将他整个人摁进一片绝望的暗无天日。太平间里很冷,但对他而言已经毫无知觉,更多的时候他的双眼还缠着绷带,却一次又一次倔强地去那个狭小压抑的冰室中握紧那双不再有温度的僵硬的手。

阿亮死了。

他残忍地,如同自我凌迟一般地对自己重复这个念头,有时平静得像尊泥塑,有时又会面容扭曲如同魔鬼。他活在自己的戏里太久,一向是头脑清醒摆布别人的那个角色,唯独这一次理智和感情像是被生生剥离的血肉和筋膜,他每撕开一寸都痛得尖锐刺骨,那些淋漓鲜红从拉丝的缝隙里黏涌溢滴,最终却成了无人时分的一行清泪。

直到又一个清晨他短暂地昏死在太平间里,被赵云急迫地拉开。他本想让赵云滚,却在争执间被对方扯下了眼前的绷带,光明刺进眼帘无情宣判。

赵云哑着嗓子对他说,士元,你好好看看吧。

他看到了什么?

庞统茫然地回过头,一切封闭的五感随着视力的恢复而被瞬间唤醒。所有的触觉,嗅觉,味觉,翻江倒海般将他数日来选择忽略的一切数以倍计地奉还。被笼罩在死亡气息里的那一刻庞统终于才敢面对这个他逼自己接受了无数遍的事实。台上的遗体已经越来越像一具合格的尸体了,低温或许能让这个过程变得很慢,但无法阻止。静谧中庞统摇摇晃晃地站直了身体,耳畔似乎听见了诸葛亮的声音。

——该出戏了。

那是他去魏军潜伏时与诸葛亮定下的暗号。可绝世的天才却明白这句话不仅在这件事情上才能说出来。从稷下同读时便培养出来的默契让诸葛亮极为熟悉庞统的偏执,也曾在战场和日常生活里一次又一次地提醒着他。

该出戏了……该出戏了。

是他一个人死守着无用的凡尘,奢望能在空荡的躯壳里寻求慰藉。可真正不朽的灵魂早已离去,唯独自己不愿放手,走不出来。

是该出戏了。

04.
被人说我亲眼看着你的遗体被火化是种什么滋味,诸葛亮还是头一次经历。

计划里完全没有英年早逝这个选项的天才起先一扇子毫不客气地招呼到庞统头上,大意是你给我清醒点别咒我出师未捷身先死。但是对方显然没有平时开玩笑的那点狡黠,老老实实地挨了自己一扇子,立刻翻身下床就去看日历表了。

“九……不对,九、十……还有十天。”

庞统喃喃自语着,捏着电子屏的手用力到指节发白。他整个人都在抖,笼罩在一种错乱而不可名状的疯狂中,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情绪看得诸葛亮心里发毛。

“你别是被噩梦吓傻了吧,士元。”诸葛亮皱眉看他,“十天?什么十天?距离我死掉还有十天?”

岂料话音刚落庞统就一下扭头看了过来,那双湖绿的眼眸里透露出的狠锐让诸葛亮错愕了一瞬。庞统缓缓闭眼深吸一口气,将电子屏放回桌面上,手撑在上面用力捏成拳。

“对。”庞统低声回答道,“离你死去……还有十天。”

“……”老子先一扇子拍死你。

当然诸葛亮还是没动手,权当宽宏大度原谅这个被噩梦吓傻了的可怜娃。庞统跟诸葛亮沉默着对视半晌,突然开口道:“今晚卯时,东吴北营。”

“什么?”诸葛亮愣了一下。

“曹魏的人会过来暗探。”庞统说完顿了一下,继而补充道,“周瑜瞒了你……他手上掌有的部分天书碎片被安置在了那里。我知道是因为……我已经经历过了。”

“……”

沉默片刻后诸葛亮叹了口气,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我真不知道这一次该不该信你,士元。”诸葛亮看着庞统说道,“毕竟你这次说得太大了。”

穿越时空,这种假设实在玄之又玄。即便是天才如诸葛亮也不认为这种渺茫几率真的能让自己碰上。

“我明白。”回答诸葛亮的是庞统无奈摇头苦笑。

自此话题暂停,诡异的沉寂在二人之间弥漫。诸葛亮捏着扇子陷入沉思,而庞统也空茫地坐了下来发呆,无意识地揉捏自己僵硬的指节。

“……我是怎么死的?”

一语惊醒。庞统迎着诸葛亮的视线看了回去,怔了半晌才低声回道:“东风祭坛。”

“具体点。”诸葛亮皱了皱眉,“发生了什么?”

庞统沉默地看着他,眼神黯淡得一瞬间让诸葛亮误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可最后庞统还是深吸一口气缓了过来,抹了一把脸。

“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你了……我应该把你打晕了带走过了这十天就好。”庞统似是开玩笑般说完,手掌开合几次,终于决定继续说下去。

“……我不知道阿亮你在祭坛里做了什么。”庞统低声道,“你把所有人都支开了,自己留在那里……我找过去的时候祭坛已经开始自毁,没能来得及带你出来……”

——我只找到了你的遗体。

轻描淡写寥寥几语,庞统的平静让诸葛亮暗自心惊。他知道庞统对自己的感情有多热烈,哪怕还有任何一丝希望庞统都不会放弃才对。

可眼前的人……太平静了,甚至让诸葛亮恍惚以为这不是庞统。

还是说……他已经太绝望了。

“……嗯。”诸葛亮应了一声,也没再问下去。

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时间与生死的断层在他们之间划开裂隙,被安排好的结局让诸葛亮在荒谬中隐约积累着烦躁与不屑。在庞统的只言片语中所被圈限的未来使诸葛亮极尽周全地回虑到目前为止自己有没有哪一步棋走错——如果难免真的有一瞬间爆发的变故让他无可退避,又或者眼前的庞统的确是疯了才说这种鬼话。

他自己最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鞠躬尽瘁,好让你死而后已。他可没有打算在摸清这个世界的终级之前就此离场。

直到过了太久,赵云以为他们俩出了什么事也亲自找上门来,庞统和诸葛亮都沉默着各自待在房间里的一角,两个同样聪明绝顶的大脑里不知在盘算些什么。

“孔明,士元……”赵云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二人僵持的情状,请也不是走也不是,“……是出了什么问题吗?主公和东吴的人还在等着。”

他们二人都没有明确回答。诸葛亮出声应了赵云一下,而庞统抬头看向诸葛亮,发现对方那双冰蓝的眸子也看向了自己。

——别告诉他。
——先别说出去。

眼睫颤抖间一秒不到的对视,两人便无声默契地达成一致。于是庞统顺着抬头的动作自然而然地将目光转移到赵云的身上,嘴角微微上扬。

“有劳子龙了。一点小事,我和阿亮现在就过去。”

“嗯。”诸葛亮也跟着应了一声,随手收好扇子站起身。走到门口时他回头看了一眼庞统道:“是作战会议。你清醒点。”

庞统愣了下,继而明白诸葛亮的顾虑。他对着疑惑看过来的赵云笑着摇摇头,轻声回道。

“知道了,阿亮放心。”

——TBC——

是旧稿整理。不知道写不写下去,随缘。

评论(7)
热度(51)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