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主刷国产圈。近期梦间集屠龙刀和王者荣耀庞统中心。欢迎同好。
无严重cp洁癖随时拆逆,日常爬满各种墙头,杂食乱产随机掉落,坑品很差,慎关。

【诚台】关于挑食的事

啊啊啊啊啊甜!!!好棒啊啊啊啊!!!

温溯溯溯溯:

给自家小姑娘 @木以千肖 写的小甜饼


依旧是小小只的诚台


我也就这点发糖的本事了orz




  明小少爷小时候有很多不好的习惯,其中之一就是,挑食。


  蒸鱼上放多了葱丝,不吃。番茄炒蛋里加了生姜,不吃。汤里放了香菜,不喝。


  除了最后一条明楼和明台站在统一战线外,其他时候明楼都会强制要求小少爷把不喜欢的菜吃下去,美其名曰小孩子长身体什么东西都得吃。


  可明台是谁啊,明家最重要的小少爷,明镜手心里的宝,巴不得时时刻刻宠着这孩子。于是明家的饭桌上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场面:明镜给明台夹菜,明台尝了两口觉得不喜欢,明镜又把明台碗里的菜夹给明楼。


  感受到来自大姐的爱意的根正苗红正港明家大少爷吃着洋葱,在心里默默唱起了小白菜。


  直到明诚来到明家并且和小少爷成功熟悉起来后,小少爷碗里的菜慢慢地从明楼的碗里转移到明诚的碗里。明楼一边庆幸着终于从食物链的底端爬上来,一边时不时训明台两句不懂事。


  “可是我给阿诚哥的都是阿诚哥喜欢的嘛。”小少爷用筷子尖拨弄着碗里的饭粒嘟囔着。“对吧,阿诚哥?”


  明诚乖巧地吃掉了明台夹给他的茄子,默默点了点头。


  


  “阿诚哥阿诚哥!”


  “你慢点走,我又不会跑。”明诚站在楼梯口,将心急火燎地从楼梯上跑下来差点摔倒的小团子抱起来。“怎么啦我的小少爷?”


  猛地被抱起的小明台先是惯例地跟明诚碰碰额头,然后手忙脚乱地从怀里掏出个盒子塞给他:“这个我不喜欢,给你!”


  明诚看清了盒子上的字后忍不住疑惑地开口询问:“这不是大小姐昨天特意给你买回来的桂花糕吗?怎么就不要了呢?”


  “我...我想吃的是品香斋的桂花糕,可是大姐给我买的是天香楼的。”一贯伶牙俐齿的小少爷少见地噎了一下,甩甩头将盒子硬塞给明诚。“反正我就是不喜欢!给你!不许不收!”


  明诚被小家伙逗乐了。“好,明台给我的,我一定会收下的。”语毕,明诚轻笑着在小少爷肉嘟嘟的脸颊上亲了口,不出所料地收获了害羞地跑开的小番茄一个。


  晚上明楼到明诚房里谈论事情的时候,恰好瞥见了放在书桌上的糕点盒子。明诚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生怕明楼多虑,急忙解释:“小少爷给我的,说是不喜欢。”


  “不喜欢?”明楼听了他的解释反倒更为讶然。“小家伙可是最喜欢这家桂花糕的,人家每天限量只做两百盒,他可以大清早爬起来去店铺门口排队等着...”说到一半明楼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拍了拍神色复杂的明诚。“说不定是小家伙最近换口味了,这家的点心的确挺好的,明台的心意可要好好收下啊。”


  “我知道的,大少爷...”




  第二天吃饭的时候明楼多留了个心眼儿,装作心无旁骛地吃饭,实则时不时偷偷朝对面的两个小家伙那儿瞟两眼。明诚现在虽然是和三姐弟一桌子吃饭,可总像顾忌什么似的,菜也不敢多夹,饭也不敢多添,话更是一句不说。小少爷侧过脑袋看了看明诚空落落的饭碗,小嘴巴忽地瘪了下去,随后一边碎碎念一边把自己碗里的菜舀到明诚碗里。而这一幕正好又被明楼收入眼底。


  虽然说小弟懂事了很欣慰,可是为什么总觉得眼睛有点疼呢?楼长官默默腹诽。


  “明台啊。”听到了大哥呼唤自己的小少爷抬起头来,正好对上明楼富含深意的双眼。“我怎么记得你不是最喜欢糖醋小排的么?怎么最近反倒不吃了?”


  “我......”


  “哎呀,你看我和大姐都不爱吃甜,现在你又不吃,阿诚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不然以后就让阿香别做了?”


  “不......”


  “嗯?还是说,其实你是想把好吃的都给阿诚哥哥啊?”


  “!!!”


  这下所有人的视线都紧紧地集中在小少爷身上了。明镜的眼神里满是喜悦,明诚则是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至于明楼嘛...在小少爷眼里看来就像是老狐狸得逞了似的,眯眼笑得褶子都出来了。感受到左手边越来越热烈的视线,小明台像只鸵鸟似的小脑袋使劲往怀里缩,最后实在撑不住了,筷子往桌上一拍,嚷了句:“我吃饱了!”就啪嗒啪嗒地一路小跑回房间里,留下餐厅里还没缓过神来的哥哥姐姐。


  到底还是大姐最先反应过来,一巴掌盖在了明楼的脑袋上:“你说你,好好地吃个饭不行吗,非要这么欺负他!”随即又转过头看向明诚:“阿诚啊,不然...你去哄哄?”




  ”咚咚咚!”


  敲门声不适时地响起,还在气头上的小少爷把头扭向另一边,后脑勺对着门口,闷声不吭。


  “明台,是我,把门开一下好吗?”温柔的话语隔着门缝传来,将明台的气一下子泄了大半。不行!不能心软!小家伙在心底坚定地默念着。


  “明台,给阿诚哥开开门好吗?”


  “......”


  “明台...”


  屋内,布料摩擦的稀疏声逐渐接近,随后是锁芯弹出的声音。裹着被子的小家伙朝门外探了一眼看到明诚后又啪嗒啪嗒地跑回床上缩成小团子。看到小少爷如此可爱的一幕,明诚不禁发笑,进屋后将门关好便直接走到床边,精准地将被子掀开一角后在明台圆润的小屁股上戳了戳。这招的效果立竿见影,小家伙立马爬起来,转身气鼓鼓地看着来人。


  明诚伸手打算揉揉他的脑袋,却被人避开来,只好悻悻地收回手将怀里的点心盒子打开递给他:“你喜欢的品香斋的桂花糕,我早上去城隍庙给你买的。午饭没吃饱,用这个垫垫肚子,不然下午饿着就不好了。”


  糕点的清香扑鼻而来,对此刻的明台而言像是世间最好闻的味道。早就已经消了气的小少爷伸手抓了一块,想了想,另一手又拿了块,伸到明诚的面前。明诚对着他眨眨眼睛,张口咬住那块桂花糕,不小心碰到了明台的手指,软绵绵的带着奶香,竟是比桂花糕还要好闻三分。


  看着明诚吃下了那块桂花糕,明台也将自己的糕点塞进嘴里,绵软的口感和清甜的韵味在唇齿间萦绕,还夹着些许只有两个人之间才有的甜蜜味道。


  唔...原来品香斋的桂花糕真的比天香楼的好吃啊......明小少爷这么想着,不经意地伸手帮明诚擦掉了唇角的糕点屑,收回手时看到手指上还黏着些许,便将食指放到嘴边舔去上面的残渣。


  咦?阿诚哥怎么脸红了?






  后来的情况变成了明诚和明台两个人互相给对方夹菜,看着对方把自己夹过去的古古怪怪的蔬菜吃掉心满意足地吃掉他放到自己碗里的。楼长官看着愈发和睦的两个小家伙决定深藏功与名。直到某天明楼突然发现自己特意让阿香做的粉子蛋竟然不!见!了!??!


  “小少爷和阿诚吃掉了,说是您在这么下去可就气势过旺了。”阿香微笑着答道。


  依旧摆脱不掉食物链底端的楼长官,看着空落落的饭碗,心底唱起了小白菜。


  【心疼楼长官一秒钟】


 


 


 


  其实小台花和小阿诚的脑洞有好多好多好多只是上课时间没办法全都写出来orzzzz想开个小家伙们的连载,大概周更,有人愿意看嘛qwq

评论
热度(227)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