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主刷国产圈。近期梦间集屠龙刀和王者荣耀庞统中心。欢迎同好。
无严重cp洁癖随时拆逆,日常爬满各种墙头,杂食乱产随机掉落,坑品很差,慎关。

≪速度与爱情≫
原作:≪浪漫传说≫
CP:隐弗
背景设定:架空向,现代赛车手设定。无剧情伪意识流一发(大概)完结。
阅读前须知:
*不要在意这个似曾相识的标题。本来想写≪速度与基情≫的然而总觉得哪里不对……so还是用回这个名字了嗯。
*没见过面的朋友们你们好,眼熟我或者认识我的仍旧是说一声你们好。看到我开这个坑的时候不用太爱(愤)我(怒),毕竟我就是个脑洞多如狗完结都没有的渣渣。
*好了不扯淡了关于设定。这个梗我想了很久,最终设定是隐弗赛车手but不是正式比赛的设定……毕竟赛车我不熟悉,专业的技艺我也不懂。当初想写这个梗只是因为特别喜欢他们两个边吵嘴边追逐对方的画面。特别喜感233
*好像剧透了啊……Don't mind it.你们可以把这篇文当作意识流又或者环境描写练习来看……对,就是环境描写。最近作文总是不及格。不会写作文我简直哭成狗。
*这是一篇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的文。
*我坑品不好入坑需谨慎。
*我坑品不好入坑需谨慎。
*我坑品不好入坑需谨慎。
*重要的事情已经说了三次,感谢你的支持和对我话唠的容忍。
*以上。

『他们两个漫无目的地飙车,车过风疾一如他们潇洒肆意的爱情。在人生这条漫长的赛道上他们眼中只容得下彼此,不管何时他们都只会全力以赴地追上对方,绝不放手。』
1
意大利里格连海东岸,波托菲诺(Portofino)。
夏风里带着海微咸的气息,自遥远的天际线而来,舒缓地拂过这个被明媚的阳光照耀着的小镇。色彩缤纷的房子在临海的小山上错落有致地排列,种在房前的花朵灿烂地绽放,迎着阳光,那娇嫩的花瓣上清新的水珠调皮地滚动,引得停在上面的蝴蝶时不时地扑扇翅膀躲闪,却又舍不得离开。
夏季是波托菲诺的旅游旺季,镇上的年轻人全都在热闹的海边聚集。所以会留在镇上的,多半是爱晒太阳又年纪稍大的人们。他们在门前支起一把沙滩椅,旁边摆上一张小桌,一杯冰镇果汁,一盘小点心,再拿上一本自己喜爱的书,就可以惬意地度过一上午的时光。
------惬意得有时候会让人忍不住在这暖洋洋的阳光下打个小盹儿。
镇外的盘山公路上,铺得平平整整的沥青被热情的太阳晒得迷糊发软,甚至忘记了自己应该保持冷静的状态坚守岗位。不过这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毕竟这种时候谁会无聊到在燥热的公路上度过本应好好享受的夏日时光呢。
……但是还真有人这么无聊。
靠近沥青路面上的空气被烘烤得微微扭曲,从中隐隐地透露出远处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速度极快。几秒钟后迷糊的沥青就觉得自己头上被什么沉重的庞然大物猛地辗过,抬头却只看到一片阴影,随之而来的还有宛如蜂鸣一般的剧烈轰响,转瞬即逝。
------炽热的盘山公路上,一辆银白色的跑车疾速驶过,在阳光的照耀下车身闪烁如出鞘利剑,令人眼前一亮。
“我说,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耍赖了?”
紧跟着那辆银白色的跑车,另一辆黑金色的敞篷跑车紧随而至,再一次毫不留情地辗过可怜的沥青路面。车里的男人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俊秀的鼻梁上一副墨镜挡在他的眼前。他虽是诘问的口吻,嘴角却扬着笑意,爽朗得像是此时此刻的阳光------完美而耀眼。
“没听见我发令还怪我,耍赖的人是你吧,弗雷?”
耳机里传来对方的回答,光是听着他的语气就能想出他戏谑的神情。弗雷嗤笑一声,抬起头看着前方的银白色跑车,同时脚下一蹬油门,跑车顿时加速,“脸皮太薄了吧该隐?连这种玩笑都开不起了?”
“这么说,你承认你耍赖了?”该隐一挑眉头,从车窗旁的倒后镜里看见了弗雷的奋起直追。他心情不错地勾起嘴角,双手冷静地一转方向盘,车身立刻幅度不大地倾斜,却正好挡住了大半的路面,让弗雷无从超车。
“你是真不要脸。”弗雷实话实说。他只好换档减慢车速以免撞上该隐,但仍是不死心地保持着一个不低的速度,死死咬在该隐的跑车后方。距离咬得太近,该隐甚至能从倒后镜里看清弗雷的脸。
“对你我没必要要脸。”该隐倒是爽快地应下了弗雷的话,然后得意地笑出声来。在弗雷有些恼羞的“你笑什么”的追问声中他再次调整方向盘,银白色的跑车顿时回到了原来的方向上,像条漂亮的白鲨般嗖地蹿了出去。
风过无声,倒是跑车的发动机如野兽咆哮般一路嘶吼。前方是一段接近于笔直的公路,路的尽头突兀地截为了碧波万顷------那是一个转弯,角度稍缓,但是公路旁并没有修筑围栏,看起来只要一不小心就会从那里摔下山崖掉入海中,令人胆战心惊。
“待会儿不许在那里超车。”该隐近乎专制地对弗雷这么说道,先行一步迅速换档打转方向盘。银白色的跑车在笔直的公路上奔驰,它的身后,黑金色的跑车如影随形。
弗雷对该隐的话置若罔闻,即使知道该隐是担心自己的安全他也毫不在意。他参加的比赛,比这危险的赛道多得是,他要是没有过硬的实力,恐怕现在也不会好好地和该隐在这里度假了。
“你要是不想我掉下去就让开点。”弗雷淡定地提着对于同为赛车手的该隐而言根本不可能的条件,“你知道我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休想。”该隐这么冷冷地回绝,那股咬牙切齿的意味就算不是面对面弗雷也能从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感受到。弗雷无声地笑着,那双过分好看的手却没有按照该隐的意思乖乖地控制着跑车。换档,提速,油门,踏板,最后是近乎半周地旋转方向盘,黑金色的跑车突然像鬼魅一样出现在银白色的跑车身后。在该隐转弯的那一刻,弗雷驾驶着跑车见缝插针地楔入了该隐的跑车与山崖之间不可避免的夹角中。
------同时容纳了两辆跑车而显得狭窄的公路转弯处,形势千钧一发。
该隐啧了一声,握紧方向盘的手背上青筋凸起,显然内心并不平静。如果他提速,他仍可以超过并且挡住弗雷,只是弗雷的跑车很有可能会因为惯性甩到公路边上------公路没有修筑围栏,这真的很危险。
该隐当然知道弗雷的水准,也知道弗雷这是在变相地要挟……可是他赌不起,因为对方是弗雷。
“你就不能老实点?”该隐有些烦躁地喊道,双手倒是异常迅速地打转方向盘给弗雷让路。前方没有了该隐的阻拦,弗雷信心十足地一笑,脚踏油门,黑金色的跑车从该隐让出的缺口冲出,一扫之前被该隐压制的郁闷。
“是你让的,你知道我只是说说而已。”弗雷笑得毫无愧疚感,“说真的该隐,你不开你的‘月之花’还真是可惜。今天太阳这么好,你竟然窝在车子里不出来晒晒。”
“用‘恶之花’就足够对付你的‘胜利之剑’了。”该隐冷哼了一声,同时也踩紧油门紧跟在弗雷的车后,“本来计划就是去海边,不是你说不想去,我现在还在这里陪你?”
“也不是不想去,不过------”
弗雷拉长了尾音,没有再说下去。他单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靠在空荡荡的车窗框架上支着自己的下巴,在堪称偏激的车速下他竟然还悠然地望了一眼山崖下的海滩,嘴角扬起微笑。
“不过想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再去。”
一瞬间阳光灿烂,碧蓝的晴空下白鸥展翼高飞,海风卷起雪白的浪花冲向岸边的礁石,潮声澎湃。海滩上的人们欢声笑语,一派夏日的景象。
“这可不像你啊弗雷。”该隐哼了一声,虽然口吻嘲讽却明显对弗雷的话很受用,“还真是难以想象你有这种想法......像你这样不懂浪漫的禁欲主义。”
“怎么,难道你不想?”弗雷笑出声来,从倒后镜里望了该隐一眼,“还有我得澄清一点-------我不禁欲,我只是不像你那么......”
“哦?”
“......放纵不羁。”
随着弗雷话音落下的是该隐一声冷笑。
(我爽完了。这坑我不填,不填。)

评论
热度(7)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