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主刷国产圈。近期梦间集屠龙刀和王者荣耀庞统中心。欢迎同好。
无严重cp洁癖随时拆逆,日常爬满各种墙头,杂食乱产随机掉落,坑品很差,慎关。

《背对十年,执手余生》

《背对十年,执手余生》


 


【贰】


 


怎么回到家里的,叶修已经记不清了。回想起来那时候他只是和韩文清一路无话,那包烟不知何时遗弃在了路上。


咳得厉害,烟自然也是没办法抽的。那段时间韩文清在战队和医院之间来回忙碌,每每赶回家中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叶修。叶修刚开始还嘲讽他两句,到后来就不吱声了,只是静静地看着韩文清给他配好温水剥出药丸,凝视着韩文清的眉眼间罕见的柔和。


“老韩啊……”


“……嗯?”


叶修咳着从沙发上起来,摆了摆手,“霸图那边的事你放手干吧,不用管我。”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紧皱的眉头已经表达出了他的放心不下。


“哥多大的人了啊你还这么勤快地照顾……当爹似的。”叶修懒洋洋地端起水杯,先喝了一小口润了润干涩的喉咙,“我能照顾好自己。”


“你的话有可信度吗?”韩文清难得回了叶修一句嘲讽,叶修膝盖一痛差点没跪下,“你要是真能照顾好自己,先把烟给戒了。”


叶修捏着胶囊的手一颤,没有回应。他默不作声地吞下口中的药,水流挟裹着药丸在喉咙里划过的感觉分外压抑。


“烟我怕是戒不了。”


叶修放下水杯,在玻璃茶几上叩出轻轻的一声响。他微微抬头看着韩文清,嘴角像往常一样咧开笑意。


“我能照顾好自己,韩文清。”


韩文清沉默地看着叶修离开大厅,推开他自己房间的门。叶修的体格并不比韩文清差多少,可是此刻不知是不是感病的缘故,叶修的背影显得格外虚弱。


再然后,叶修把门关上了。锁舌灵巧地一弹,一扇门,门里门外,两个人,两重心思,两个世界。


 


叶修第一次觉得自己被誉为“荣耀教科书”的脑子不够用了。


拿起耳机登上了荣耀,叶修随便披了个马甲到兴欣公会里帮忙刷boss,却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他没有上阵指挥,只是混在队伍里划水。手虽然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但叶修的思维明显是迟缓的。


韩文清。


叶修满脑子想的只有这三个字。没有浮现出韩文清的印象或者往事,仅仅是这三个字而已。


两人磨合起来并不容易,叶修是有心理准备的。可是这一次叶修却觉得受不住了,不是生气也不是畏惧,就是单纯地受不住。


连嘲讽的心思都没有了。


叶修望着屏幕上已经红血的boss,突然头脑一热就指挥着角色单枪匹马地冲了出去对着boss迎头痛击。如此混乱的场面里兴欣突然蹦出了一个如此耀眼的存在,各大公会的人马立马都炸了,本能地就觉得那厮是叶修,完蛋了boss又要被抢走了。


结果却是蓝溪阁灭了boss。原因很简单,卢瀚文也在,蓝溪阁先前仇恨也拉得稳,叶修想力挽狂澜也没用,更何况叶修不想。


boss倒下了,兴欣的人群一出来就围着叶修的角色问个不停。叶修懒懒地不想动,就连卢瀚文在世界频道上喊话都没有回应。


选手群也炸了,因为黄少天指导卢瀚文并且全程围观。叶修看着这话唠不停地刷屏,回了一句手残管管你家贱圣。


好像嘲讽技能又满了?


叶修笑了一下,却不知道笑什么。他总觉得自己笑得有些僵硬,以为是脸抽筋吧一摸又不太像。


心不在焉。


“哥先下了,今天不陪你们浪了。”


没头没尾地扔了这么一句到选手群里,立即被黄少天的刷屏石沉大海般吞没。叶修也懒得去管群里有没有人看见,关了电脑就把自己狠狠摔进被褥里,伸手一拉灯。


黑暗潮涨般席卷视野。


叶修抱紧身下的被子,毫无形象地睡着了。


 


韩文清收拾好后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像是在发呆。


刚才叶修的意思很明显,他介意了。他介意的不是让他戒烟,而是介意韩文清没有给他独立的余地。


他能照顾好自己,不需要韩文清过多担心。


叶修是韩文清的,也不是韩文清的。韩文清当然明白这点,一直以来他也谨慎地控制着自己对叶修的约束,也尽力去习惯着叶修的作风。这两人在一起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何况他们如此骄傲。


但韩文清头一次觉得自己不能由着叶修这么来。他不想让叶修觉得自己不讲理,却也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叶修的身体就这么坏下去。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对于韩文清而言,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只要坚定了信念就不会放手。


韩文清看向了叶修的房间。


那扇门还关着。


评论(1)
热度(28)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