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主刷国产圈。近期梦间集屠龙刀和王者荣耀庞统中心。欢迎同好。
无严重cp洁癖随时拆逆,日常爬满各种墙头,杂食乱产随机掉落,坑品很差,慎关。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原作:≪浪漫传说≫
CP:隐弗/明毗
背景设定:现代架空向,微调教。为避免与原作未公开剧情发生冲突,本文中八荣耀设定暂不确定。

你既是解药,也是毒药。我究竟是想摆脱你的罪恶,还是甘愿被你侵蚀?
Chapter 2
天色暗得很快,温度随着灰蓝的天幕一同降了下来。弗雷紧了紧衣领,才发觉自己在外面走了这么久。
从小他就是这样。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出来走一走就好了。
金色的银杏叶开始镀上夜晚的霓虹灯光,像舞台上洒落的彩片。弗雷看了看时间也该回公寓了,微微叹了口气。
回家的路还有段距离。弗雷低着头,整理着脑子里关于学院事务的思绪。不管怎么样,他能做好的,他一定会尽全力。
“怎么现在才回来?”
面前一个熟悉的声音刺进弗雷的耳朵,生生地停下他所有的思考。弗雷微皱眉头抬起头来看着脸色有些阴沉的该隐,什么也不回答。
该隐沉默地看了弗雷几秒,转身上楼。既然弗雷不想说,他又何必死缠……弗雷和他,本就不是一个世界。
弗雷有些讶异于该隐的回应,而又求之不得。他跟在该隐身后,走到自家门前时已闻到饭菜可口的香气,令人垂涎。
“早点吃完饭,待会儿去医院。”该隐不冷不热地说道,“应该要换线了。”
“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弗雷站在一旁,完全没有要上餐桌或者配合该隐的意思。该隐默默地扫了弗雷一眼,那双血红色的眸子里满是弗雷看不懂的情绪。
不对劲。该隐就算是嘴巴上也不会这么任由他。弗雷毫无掩饰自己的情绪回看着该隐,眼神中不解而戒备。
戒备。该隐微微眯起眼。他真讨厌弗雷对他做出这种眼神。
“你选择得了的话,我不介意。”该隐冷冷地回答道,“学生会的事情,我还不怎么想管。”
所以说把柄握在别人手上相当不利,尤其这个人还是你老死不相往来的对手的时候。
弗雷抿了抿唇,眼中略有些许不耐,但还是沉默地在餐桌旁坐下一言不发。是的,该隐就是吃准了自己需要他帮忙处理学生会事务才以此要挟。只要是学生会的事情,再怎么难办他都能忍。
两人举筷夹菜,彼此诡异地沉默,却又像是举案齐眉。弗雷夹起一块鸡肉,却和该隐伸来的筷子碰在一起。
裹着糖汁的肉块滑溜地掉回盘里,汁渍溅落在桌子上。弗雷顿了一下,放弃了那块肉转而去夹其它的菜。该隐瞥了弗雷一眼,夹起那块肉,在弗雷眼角余光瞥见他的举动那一瞬,准确无误地塞进弗雷的嘴里。
“!”
一时间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弗雷微微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该隐。该隐淡然地抽出筷子,拉出透明的黏液,不知是糖汁还是别的些什么。
“吃饭啊。”该隐淡定地说道。
你这样还能让人吃饭?!弗雷觉得喉头哽住只想拍筷子起身走人,然而理智硬生生地刹住了他的冲动。他味同嚼蜡地吞下那块鸡肉,只觉得反胃。
该隐看了弗雷一眼,眉头一皱,却也没说什么。
一餐饭吃得气氛压抑到牙酸。弗雷失了胃口没吃多少就放下筷子沉默着闭目养神。该隐一反常态地沉默寡言,吃得差不多之后收拾收拾便准备好了。
“走吧。”该隐道。
弗雷睁开眼睛,起身从该隐身边走过,一言不发。该隐看着他一瞬间经过的侧脸,他金色的眼眸看向遥远的彼方,却从来没有把目光落在那么近的自己的身上。
真讽刺啊。
该隐坐在驾驶座上,通过后视镜瞥见坐在后排的弗雷闭眼休息的表情。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眉头就再也没舒展过?
该隐戴上墨镜,不想再去思考这个问题。他一脚踩下油门,大功率的发动机发出低沉的怒吼,而性能优越的车身却感觉不到任何动静,只是一瞬车子就如脱缰的骏马般飞驰了出去。
≪≪≪≪≪≪≪≪≪≪≪
是夜,道道尔学院,暗区会议室。
坐在长桌尽头的那个男人隐没在阴影下,十指交叉放在桌面上。他沉默地看着推门而入的八人安静就座,微微抬起头。
“我知道你们已经很不耐烦了,但一定要按兵不动,等待时机。”
阿瑞斯------或者说,慧------他伸手在面前的电子屏上点击了一下,长桌上立刻悬起幽蓝色的全息投影。
屏幕上密密麻麻的红点闪烁不定,频率之快让人感到紧迫和不安。坐在离男人最近的一个小小的个子啧了一声,按捺不住本性,童稚的嗓音在会议室里格外响亮:“所以我就想问我们为什么不主动出击嘛!我都快憋死了!”
“别急啊,辉。”慧淡淡一笑,摸了摸辉的小脑瓜,“刑,你那边有什么消息么?”
坐在窗边的一个面容清秀的青发男人沉默了一下,摇摇头。见状八荣耀皆是心头一紧。连刑都没有消息,敌人这次难道真的滴水不漏?!
“知道多少就说多少,也许情况没有你想像得那么糟糕。”慧淡淡地说道。
刑深吸一口气,站起身,双手撑在桌子上,“七魔王全盘出动,这点我就不展开了,大家都清楚。对于赵公明他们不会亲自出手,但是东神这次也没有多大胜算,不能指望他。根据现有的情报来看,暗区很可能会暴露,一旦如此道道尔会招来许多麻烦。如果不与道道尔斯基的军事力量合作,学院的实力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队长大人你就不必说了,就算是我们八人也会被仇敌报复。但更麻烦的是……英大人至今下落不明。”
全场寂静,即使是慧也不由得捂着眼睛,脸上的表情有了无奈的松动。他轻轻叹了口气,“她还在生气么?”
“英大人的心思,谁知道呢。”
没有英在,和道道尔斯基的合作就无从谈起,这点八荣耀都很清楚。可是八年前慧与英不知为何闹翻,从此道道尔斯基与慧的关系日渐紧张,以至于发展成今天这种曜区与暗区力量完全分割的局面,由此让道道尔的敌人有了可乘之机。
“队长大人,军演的事情,还请指示。”
坐在刑身旁的男人突然开口。他一头雪发,金色的眼眸璀璨如日。在八荣耀中只有一人配得上太阳的赞誉,那就是皓。
皓抬起头看向慧,那俊朗的眉眼间竟有几分神似弗雷。
慧平静地转换投影。影像一变,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道道尔学院防空地下室的平面图。
皓脸色微变,“队长大人你这是……”
“恶战在所难免,我们没有这么多时间撤离学生。所以这一战,只能胜,不可败。”慧平静地吐出话语,一字一句却深深刻进八荣耀的心里去,“换句话说,我们输了,意味着学生们都会陪葬。我相信我们都是看惯生死的人了,但是对于学生,我们没这个权力让他们死。”
皓眉头紧皱,显然已经领会到慧的意思,“队长大人你是说……从军演开始的那一刻起,便是我们与七魔王决战之时?”
“对。”慧点点头,对着平面图五指收拢向上一提,整个道道尔的平面图瞬间覆盖了原来的影像,“我们不能引起学生的恐慌情绪。防空地下室通往校外的通道将以最快的速度打通。另外还有物资运输的暗道,刑你要花些心思。道道尔斯基还没有小气到对学院置之不理的地步。暗区的军力他会有所援助,但是也不能指望他。”
皓皱紧眉头,目光严峻,“这样的话不是很被动么?曜区本就不擅长军事力量,现在连暗区的力量也不能保证的话我们拿什么去对抗七魔王?”
“用脑子。”慧说着,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
力量的本质是什么?不是蛮力或者数量,而是智慧。
“我明白了,定当尽力而为。”
场面短暂地沉寂。皓沉默地扫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月。月一直颔首安静地坐在阴影里一言不发,这实在不像他的性格。
“月,有想法么?”
被慧点了名的黑发男子抬起头,血红的眼眸里月光流转。他微微换了口气,低声道:“关于暗区,我需要选拔新人。没有时间了,所以那几个学生,我建议让他们留在道道尔直接参与与七魔王的对抗战。”
“你说什么?!”
皓闻言激动得猛拍桌子一下站起身,难以置信地看着月,“让学生上战场?!开什么玩笑……”
“等别人把话说完是最基本的礼仪吧?”月不耐地瞥了皓一眼,“即使不上战场又怎样?学生人数庞大,撤退时没有组织如何安全离开?学生中必须有人明白发生了什么而且疏散队伍最后离开。我们本就要尽全力应对七魔王,哪有精力顾及学生?这种时候,除了让学生靠自己的力量还能怎么样?!”
“可曜区的继承人在这份名单里!如果他出了意外------!”
“别说得好像暗区的继承人与我无关一样行吗?”月冷笑一声,抬手倒梳着自己的黑发,“你曜区的继承人就最重要对吧?我就是冷血无情不顾全大局对吧?”
“你这根本是无稽之谈!”皓气得爆出一声低喝,青筋凸立的拳头狠狠地捶在桌面上,“继承人的安全关乎两区未来!我们哪里还有时间去再培养一代继承人?!我不可能允许他出事!”
“皓,冷静点。”刑轻轻地拍了拍皓的手臂,“坐下吧,听听队长大人的想法。”
皓的胸膛剧烈起伏了几下,显然一时间还不能冷静下来。他死死地瞪视着月,眼睛里似乎有火焰燃烧。
月冷笑一声,目光转向慧。一时间全场目光都投向那个坐在尽头的男人,仿佛他的话语便是神谕。
慧沉默着,指尖一下一下叩击在桌面上。全场的气氛在这清晰得诡异的叩击声中紧迫起来,众人的心脏被无形的压力捏紧,拼命搏动着将大量的血液由心室汩汩泵出,同时脑子焦躁得仿佛快要崩溃般炸裂。
半晌,慧停下叩击,对月说道:“那这件事情就由你全权负责吧,月。”
一锤定音。
“队长大人!”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罕见的冲动。慧只是对他挥了挥手,示意皓先冷静。
“我明白你担心什么,皓。”慧缓缓开口道,“但是月的考虑不无道理。想想你在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你也已经上战场了,不是吗?”
“可他们要面对的是七魔王的手下!这怎么能跟我们当初相比?!”皓试图据理力争,“让他们毫无准备地去面对,这和让他们送死有什么区别?!”
“算不上毫无准备。”慧淡然道,“他们要先接受实弹射击演练。这一点道道尔斯基也没有反对。”
“可是……”皓还想再说些什么。
月嗤笑一声,站起身看着皓。
“当初我被推上战场送死的时候你可没这么激动啊。”月冷冷地扫了皓一眼,笑容锋利,“我亲爱的……哥哥。”
一瞬间皓的瞳孔紧缩,几乎脱口而出的争辩失去了言语的力量。他复杂地看了月一眼,最终双手紧紧握拳,咬住下唇,浑身颤抖地坐下。
痛,不知道是身体还是内心深处。
与此同时月不知为何也感到胸闷。他沉默地坐下,不耐地呼出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的心绪回归理智。
孪生子之间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敏感联系。这种情况已经出现过很多次了,只要皓月中有一人有十分剧烈的情绪波动,另一人也会受到影响。
他们就像是彼此的镜子,无时无刻不映照着对方。
“好啦,该轮到我说啦。”
辉从椅子上跳下来,故作成熟地清清嗓子,然后双手叉腰道:“这一次的武器装备我会在接下来的三天内完成分派。老规矩,皓、月,你们是正面战场主力,刑你负责敌后牵制和情报收集,我是负责物资流通不上战场的啦。所以其他四位------”
“我不参战的哟。”
一把金色的指甲刀施施然地举了起来,一看这作派众人就不禁脑门上一团黑线。虹浅笑着捂嘴,一双玉手当真是精妙世无双。
“娘娘腔你什么意思?!”辉气得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混蛋又是这样,每次都是我们在前面冲锋陷阵你在后头度假!你到底算不算八荣耀啊?!”
“小屁孩儿懂些什么。”虹扫了辉一眼,只看见他头顶那根晃晃来晃晃去的呆毛,“队长大人没事吩咐我的话我先走了哟!太晚睡觉对皮肤不好啦……”
“睡睡睡!你个混蛋就知道睡!”辉气得直跳脚,“早知道我当初就应该让七魔王一枪崩了你!”
“啊哟你个小混蛋!”虹被气得七窍生烟,那张美得雌雄莫辨的脸彻底阴了下来,“我今天不了结了你我就不是八荣耀!”
“来就来谁怕谁啊!”
慧默默叹了口气,一伸手就将气势汹汹的辉捞进怀里不再放开,同时皓和刑一人各架住虹的一条胳膊,这才没让两人火星撞地球。
“辉也就算了,虹你也是,都多大的人了。”慧头疼地看了两人一眼,最后对虹说道:“你先走吧,有什么事情说一声就是了。辉还小,他的话别太上心。”
“队长大人你大人有大量,我听就是。”虹揉了揉被皓和刑架疼了的胳膊,忿忿地瞪了辉一眼,“只是这个小屁孩实在是令人忍无可忍。”
说完,虹起身就走。辉伸手拉下自己的下眼皮吐出舌头,冲着虹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好了,加快战线联合,两天之内必须完成。你们之间的私事等过了眼下这一关再慢慢清算也不迟。”慧扫了众人一眼,道:“余下三人,一人负责运输通道的安全,另两人负责运输安全和随时战场支援。就这样吧,散会!”
众人起身对慧弯腰致敬。慧一手拎着垂头丧气的辉走出会议室,一脸淡然。
“自作孽不可活啊。”刑幽幽地叹道。
所有人都不禁为辉默哀。又成功地和虹吵了起来影响集体和谐,辉今晚又要被慧请去喝心灵鸡汤了。
哦你问为什么皓月没被请去喝鸡汤?这个嘛……呵呵。
慧走在路上的时候不由得心生感慨:人老了,连手下撕逼的理由都看不出来了。看着辉一脸委屈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慧摸了摸他的头,什么也没说。
大战即将来临。也许这场风暴过去后那些能吵吵嘴的人都会不在了,既然如此还有什么理由去阻止他们以自己的方式活下去呢?也许这次会议将会是他们最后的回忆。
评论
热度(5)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