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主刷国产圈。近期梦间集屠龙刀和王者荣耀庞统中心。欢迎同好。
无严重cp洁癖随时拆逆,日常爬满各种墙头,杂食乱产随机掉落,坑品很差,慎关。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Chapter 1
≪≪≪≪≪≪≪≪≪≪≪
弗雷坐在书桌前,瞥了一眼被他嫌弃在一旁的手机。半个多小时前该隐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不停地给他打电话,而他心情糟糕得很,全都是拜该隐所赐。所以,理所当然的,他没有接该隐的电话。
他现在赋闲在家,但脑子是停不下来的。学生会要处理的事情还很多,他有些疲惫地伸了个懒腰,却牵扯到了伤口。
“咝……”弗雷倒吸一口凉气,捂住胸前的伤口处。
所以这几天还真是诸事不顺啊。学生会一堆麻烦,原本关系一直不善的该隐突然强迫他发生性关系,朝夕相处的赵公明一秒变黑道,今天还救下了一名自称是赵公明的敌人也杀过很多人的女子结果自己也挂彩了……弗雷揉了揉太阳穴,呼出一口气。
然后这时候门铃响了,那刺耳的声音让弗雷不悦地蹙眉。听起来来访者不是个有礼貌的客人,这么急促地按门铃是来催命的?!
弗雷披上外套,走去门前。往门上的猫眼里一看,他一愣,然后退后几步。
门外的人是该隐。
弗雷压制住心中窜升的怒气,沉默地转身。他不想再和该隐纠缠些什么,随该隐怎么办吧。
但显然弗雷低估了该隐……就在他抬脚准备回房间的时候,门居然毫无预兆地就那么开了!
……他好像不应该随该隐怎么办才对。
于是最见鬼的一幕再次被刷新了……该隐嘭的一声破门而入,结果却看见他朝思暮想(等等哪里不对?!)的弗雷披着一件外套如乱世佳人般回眸对上他近乎失控的眼神,相望间情思深切无语凝噎……
沉默地对视半晌,那位乱世佳人冷艳地开口道:“出去。”
……算了还是切换回正常的画风吧。
该隐只觉得自己悬在刀口上的心脏终于安全了。他在破门而入之前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没准映入眼帘的是空无一人的黑暗的房子,再怎么充满弗雷的气息也找不到弗雷的身影。
但是上天对他太奢侈了。他不仅看见这座房子依旧亮着温暖的灯光,而且弗雷就那么真真实实地站在他面前。
简直做梦一样。
“……为什么不接电话?”
“出、去。”
该隐微眯起眼,弗雷冷漠地回答道:“我为什么要接?”
气氛陷入有史以来最尴尬的境地。该隐看着弗雷侧过头去一脸拒绝交流的表情,心中不悦。
目光一扫,该隐开口道:“你的手怎么回事?”
“切菜切的。”弗雷随便扯了个理由,准备回房。该隐心中刚压下去的情绪被弗雷一句话重新点燃,火焰一样窜了起来。他一把抓过弗雷的手,“切菜往手腕上切?!你到底……”
“滚出去!”
弗雷爆出一声低喝,狠狠地甩开该隐的手。该隐一时重心不稳后退几步,而弗雷却因为牵扯到了伤口,脸色猛然煞白。
胸前撕裂般的剧痛,弗雷被疼得背后渗出一身冷汗,几乎脱口而出的痛苦的呻吟被扼杀在紧咬的唇齿间。该隐顿时心中一惊,语气间多了几分强硬:“你到底怎么了?!!”
“不关你……呃……”
弗雷话音未落,该隐就一步上前扯过他的衣领。扣子被猛然施加的暴力绷断了缝线,噼里啪啦地掉落在地上。该隐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弗雷胸前的绷带,眼眸里几乎能滴出血来。
“你……”该隐看着弗雷的眼睛,“你为什么……”
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知道?为什么宁愿自己痛苦也要把我推开?!!为什么?!!
“去医院!”该隐马上抓住弗雷的手拉着他出门,全然没有在意弗雷的表情。弗雷暴躁的愤怒如熔岩喷薄,金色的眼中迸发出瘆人的冷光,“放手!”
“跟我去医院!”
“你给我滚!”
混乱的争执中该隐皱紧眉头,一把掐住弗雷的双手,将他狠狠地推在门上。弗雷疼得浑身一颤,剑眉蹙起对该隐怒目相向,却被该隐冷不丁地捏住下巴,被迫看着他那对冷得结成血冰一样的眸子。
两人之间的距离那么近,可彼此的气息却冷得刻骨。
该隐凑近弗雷的耳朵,亲昵的姿态宛若情人低语。
“别、逼、我。”
这句话带着刺骨的寒意深深扎碎了弗雷的心脏。似乎能感觉到恐惧的血液由心室疯狂地泵压出来想要逃离,可身体却悲哀地失去力量,对眼前的一切无能为力。
弗雷似是竭力平息自己一般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别逼我。”他也这么说道。
该隐沉默了一瞬间,然后缓缓地放开了对弗雷的桎梏。
“跟我去医院。”该隐坚持道。
弗雷知道这厮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了。与其再这么浪费时间和他争执,自己倒不如顺着他的意思去一趟医院。
“我去换件衣服。”
该隐看了看弗雷身上那件惨遭毒手的衬衫,默许了。
去往医院的路上弗雷异常静默。车窗外灯红酒绿,流光幻影拂掠过弗雷金色的眸子,像纷呈的彩带。
该隐侧头看了他一眼,“你的伤怎么弄的?”
没有回答,意料之中的事。该隐吐出一口气,正准备换档,他的手机传来短信提示音,明显是荷鲁斯发来短信了。
该隐看都没有看就回复了一句“不用再搜了”。弗雷皱了皱眉,要是平时他大概会说一句开车不要用手机,但现在对象是该隐……
他宁愿就这么一车撞死。
总之,一路上两人心事各异,纠葛微妙的情绪开始蔓延,像蔷薇一样,优雅的、漫然的、却又带着无法忽视的刺,一点一点地绞紧他们的心脏,滴血的同时开出唯美的鲜花。
一刻钟后,东神私立医院。
“全身检查,立刻。”
弗雷以手支额低头不语,试图减弱自己的存在感。负责急诊台挂号的护士目光怪异地在面色奇葩的二人之间巡视片刻,最后不得不以一种淡淡的忧伤帮弗雷挂了号……以该隐的要求。
“您好,请稍等……”
“我说过立刻。”该隐一口回绝。
“可是即使是马上为您安排,器械也需要一定时间准备……”护士尽力解释道。
弗雷轻轻咳嗽两声。该隐回头看了他一眼,手指在急诊台上点了几下,最后没有再催促下去。
早知道干脆就让赵公明一早在这候着算了,该隐想。
两人坐在等候区。医院气氛一向带有不敢打破的宁静,而该隐弗雷之间更是如深夜山涧,谁也不想做那只惊破黑暗的山鸟。
半晌,该隐毫无预兆地,拉过弗雷的手。
被一个忌惮的男人如此深情款款地看着自己的手从来都不是一件令人轻松的事情,更何况对于弗雷而言忌惮都不足以形容他对该隐的情绪倾向。弗雷试图抽回自己的手,却被该隐一把制住。
“待会儿就要检查。”弗雷皱眉道。
“我知道。早拆晚拆有什么区别。”该隐扫了弗雷一眼,弗雷无言以对,只好任由该隐拆开裹在手腕之间的绷带。
“咝……”
该隐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只是动作更显小心。绷带拆开后该隐只看了伤口一眼,皱紧眉头看向弗雷。
“这个伤口是你自己弄的?”该隐的脸色冷得让弗雷感觉如同置身六月飞霜。
“……是。”
“你倒是挺大胆啊,命不值钱是吧?”该隐的话咄咄逼人,但弗雷也不是好捏的柿子。他似是嘲笑地看了该隐一眼,“是,我的命当然不值钱,我没有万贯家财也没有权势,我死了谁也捞不到油还要政府出钱火化,你说我的命值钱吗?”
以为弗雷不会说挖苦的话?别傻了,真要说起来弗雷的嘴炮技能也是一等一的,而且从来不带脏字。
该隐的眉峰锐利得简直如出鞘寒剑。弗雷毫不退缩地迎着他的眼神,目光间电光火石霹雳乍现。
下一秒,该隐将弗雷的手狠狠地反扣在坐椅上。弗雷条件反射地挣扎时该隐俯身压上他,右腿屈起插入弗雷两腿之间,整个人限制住弗雷。
公众场合下也敢这么胡来,弗雷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然而他还来不及发火,这个毫无自觉的作俑者便猛地低下头咬住他的耳朵。
……这个才是真的胡来。
弗雷被震惊到了。他狠狠地打了个颤,耳廓上传来微微的疼痛和温热的气息,回旋进耳蜗中化作淡淡的气流,却像熔岩一样带着炽热流淌,弗雷半个脸颊都红得烧了起来。
“给我听好了,弗雷。”该隐说得很慢,仿佛要一个字一个字地拆开刻进弗雷的脑子里去,“你的命是我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我绝对不、允、许、你做出任何伤害自己的举动。”
“你……让开……”弗雷咬牙,侧过脸去艰难地说出这句话。
其实该隐说了些什么已经来不及反应了,因为……该死的,耳朵上的触感让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连之前24小时都不到的疯狂……被该隐压在身下,被迫的耻辱,被迫听着那些魔咒一般的话语,被迫去承受那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感觉……
该隐眸子眯了眯,看着弗雷脸上可疑的绯红,大概明白了些什么。
“想再哭一次吗?”恶意的、轻蔑的、戏弄的、甚至于色情的语调。
心脏狠狠缩紧,痛到无力。弗雷的眼中充满了难以掩盖的恐惧,身体战栗。
“不……”弗雷几乎是下意识地回答。
这时候该隐突然起身,顺便把弗雷拉起来一把抱进怀里,“去检查了。”
弗雷脸靠着该隐的胸膛,半晌才反应过来该隐的话,只是该隐早就拉着他进去了。
等候区内一片寂静。众人皆以一种“我什么都没看见”的表情目送二人离开。
≪≪≪≪≪≪≪≪≪≪≪
赵公明坐在自己的豪车里,面色冰冷地看着自己的手提电脑。
果然,派去保护弗雷的人都被干掉了。赵公明放大尸体的图片,只见所有的致命伤都在心脏,一刀下去正好断掉左右肺动脉,已经干涸凝固的血液蔓延一地,色泽深沉压抑。可以想像那个凶手一刀毙命时鲜血淋漓的场景,死者全身的动脉血像鲜红的喷泉一样泵射出来,简直令人发指。
赵公明习惯性地摩挲自己的左手中指,脑子里锁定了几个嫌疑人员。这种时代会使用冷兵器杀人的人已经不多了,像这种精通解剖的手法更是罕见,这点从下手的准确度就可以看出来。搞不好这个凶手可能还有点心理变态……这么残忍的手段,杀人只是目的之一。
“小心有个叫毗湿奴的。他好像和你有些恩怨。”
回想起该隐的警告赵公明微微皱眉。他锁定的嫌疑人员中的确有毗湿奴,现在毗湿奴的嫌疑更大了。
毗湿奴是一所国际医学院解剖学专业的优秀毕业生,但是因为心理问题杀过不少人,这一点赵公明印象尤为深刻。他自从与别人结仇的那一刻起就会收集对方的资料,毗湿奴也不例外。但是毗湿奴的身世像是隔着一层迷雾……关于他的过去,在医学院之前的就完全查不到了。
赵公明找出毗湿奴的照片,沉默地端详,手指轻轻敲打。
不得不说毗湿奴确实长了一张女人都会嫉妒的脸。赵公明想起来了,当初结仇的时候他就曾经被毗湿奴那双眼睛给震撼过。蔚蓝得像海洋,灵绿得像碧玺,造物主该是有多么偏心才会把这两种本该属于天使的完美颜色赐给这个恶魔的眼睛?和他对视一眼都会被不由自主地蛊惑。
这个恶魔的私生活倒是放荡得很。赵公明发现要找到毗湿奴正经的照片就只有他当初入学时一张证照,眼角上扬掩盖不住地狂妄。而在地下黑市这些地方倒是容易得到他的资料……他花钱很没脑子,痴迷于印度焚香和各种神经性药品,至于他吸不吸毒就没人知道了。他就算去风月场合寻乐子也是找男人……说他是个变态倒也名副其实。
赵公明警觉地眯起眼。这世界上有三种人绝对要警惕:小孩、女人还有疯子。
“少爷,我们到了。”
车门外传来侍者毕恭毕敬的声音。赵公明迅速地退出电脑界面,此时车门被外面的侍者打开。他将电脑随手递给旁边的侍者,“放到我的房间去。”
“是,少爷。”
赵公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缓缓地收敛眼中的冰冷。毕竟,他还要去见他的家人。
不过赵公明大概没有想到会有个不速之客。
“娘娘娘娘娘……娘子?!!!”
赵公明看着眼前这位娇小的紫发少女……没错儿,是东方爱。他的墨镜整个儿从鼻梁上滑下来,暴露了他瞪大的眼珠子。
“小时候的玩笑话不要总是挂在嘴边行不行啊?!”东方爱不满地哼哼两声,“我才不会嫁给你呢!娃娃亲什么的最讨厌了!”
“是是是……”赵公明擦擦额头上的汗珠,心想真是祸不单行……这时候楼上传来碧霄惊喜地呼喊:“大哥回来了!”
赵公明:“……”
碧霄一路小跑地下楼,拉着赵公明的手就不肯放开,眼睛像显微镜一样将赵公明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看到他没有受伤就一头扑进他的怀里,“太好了,大哥你没事……”
赵公明摸了摸碧霄颤抖的脑袋,无声地安慰她。
云霄和琼霄也都下了楼,站在一旁眼圈泛红地看着赵公明。虽然有些小傲娇地不想理睬赵公明,但是听见他那句“我回来了”,还是很不争气地原谅了他。
“你个混蛋怎么不死在外面啊?!”琼霄这么说着,熟练地捏着赵公明的各大关节。赵公明知道琼霄是在给他检查。琼霄是中医学骨科专业的天才,年纪轻轻就已经获得博士的学位。即使自己没什么事,让琼霄检查检查也无妨。
“我说娘子,你来这里有什么……嗷嗷嗷嗷嗷琼霄你干什么?!!”赵公明发出一声惨叫。
“姐姐!”碧霄连忙着急地阻止道。
琼霄一脸愤愤不平地松开赵公明的手腕,“让你长点教训!”
疼得呲牙咧嘴的赵公明有些无奈地抬起头,结果却看见……琼霄眼角一闪而逝的泪光。
一旁的云霄打了个噤声的眼神给他,赵公明马上领会。琼霄是个要强的性子,如果说些不正经的话安慰她别哭了……那他的下场一定比现在更惨。
东方爱默默地欣赏完这场happy ending的家庭伦理剧。“我现在可以说话了吗?”
“娘子请讲~”赵公明立马恢复了他玩世不恭的气场……如果忽略他疼得抽动的眼角。
东方爱撇了撇嘴,声音有些不由自主地变小,“我要去道道尔学院读书。”
要不是因为那个笨蛋托尔,她才不会来找赵公明……东方爱不自觉地捏紧衣服下摆,脸上浮起一阵红晕。
赵公明看着东方爱的表情……石化了。
天哪噜,连小爱都会少女怀春有心事了……赵公明狠狠地捏了自己的脸一把,然后无比寂寞地说道:“娘子,朕知道你很爱朕想追随朕的步伐……可是朕两年前就毕业了啊……”
“我说的不是这个!!!”东方爱险些被赵公明气死,“我去道道尔学院是因为……因为……总之我一定要进去!”
“朕不同意。”赵公明高冷地回绝。
“为什么?!!”东方爱急了。
“因为……”赵公明正打算编个什么理由糊弄东方爱,结果转身就看见东方爱“你不说实话我就宰了你”的眼神。
……妈哟娘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赵公明被东方爱盯得后背发凉,原本即将脱口而出的理由被扼杀在舌尖上,“因为……”
“你、说、啊。”东方爱一字一句。
赵公明浑身发毛冷汗直滴,“因为……那个…嗯……这个…学院里……呃……”
“你、倒、是、说、啊。”东方爱的脸黑得像煤炭。
赵公明顿时感到大事不妙!感觉仿佛置身将要喷发的火山口!一股杀气蓄势待发只等取他项上人头!
“那个、娘子,真不是朕打击你……”赵公明讪笑道,“道道尔学院有……很多学霸……”
……这算哪门子的理由啊?!三霄不由得在心中鄙视赵公明的智商。
东方爱愣了两秒,噗嗤一下,笑了。
“我真是服了你诶赵大傻……”东方爱笑到肚子都痛了,“如果道道尔学院里都是学霸,那托尔那只野猴子也算得上学霸?那我岂不是学神了?赵大傻你也太逗了吧!”
……原来嫂子也没什么智商而且笑点很低。三霄在心中下定结论。
赵公明微笑着等东方爱笑够了,然后和蔼可亲地问道:“托尔是谁?”
东方爱一愣。
诶等等,赵公明怎么会知道……等等,她刚才没有说到托尔才对啊……一定没有啊啊啊啊啊!!!
“竟敢抢朕的娘子!朕要悬赏他的小命!”赵公明故作愤怒的语气,逗弄着东方爱。谁知东方爱竟像被突然扔进沸水里的青蛙般跳了起来,“赵公明你不可以这样!……你要是敢伤害他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惨了,大哥踩雷了。三霄默默地给赵公明点根蜡烛。
“娘子你干嘛这么在乎一个无名小卒?!”赵公明一脸受伤的表情,“朕难道不比他好上千百倍?”
“他哪儿都比你好!”东方爱急红了脸,“他比你……比你……总之他什么都比你好!”
……嫂子你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比不了大哥还说好啊。三霄感慨道。
“嘛既然如此……”赵公明一脸苦恼的表情,“和一只猴子计较就伤害了朕和娘子之间的真情实在是太划不来……那就算了吧。”
完美脱身战术•达成。
似乎节奏太快了东方爱一时没反应过来,但是看到赵公明脸上的奸笑时她还是明白了赵公明在逗她玩……“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于是晚风凄凄,东方爱一手推开大门愤然离开,徒留下赵公明一人落寞的背影,伸出手去深情地呼喊道:“娘子!”
……虽然意境挺不错但是……但是……但是大哥你那尔康脸是要闹哪样啊?!!三霄彻底对赵公明绝望了!!!活该小爱不喜欢他啊!!!
“云霄,你去帮小爱办理入学手续吧。”赵公明回过头道。
“大哥你想好了?”云霄不确定道。
“身为我的未婚妻,即使我们明白这是个玩笑,但觊觎东神的人也不会相信吧。”赵公明看着远处和猎犬打闹的东方爱,眼神中竟是一片深沉,“暴风雨就要来了……她要学会认识这个世界的残酷,该学会保护自己了。”
“不,大哥,我的意思是……你忘了道道尔学院只收男生吗?”
“……啥?”赵公明惊呆了。天!他刚才为什么不用这个理由回绝小爱啊?!!
云霄回看着赵公明,两人大眼瞪小眼。
“没关系吧……”赵公明喃喃自语,然后一拍手道:“给道道尔学院打资金!把那幢空出来的教学楼买下来改成女生宿舍!我去给海豹老头打电话!”
大哥你这么败家真的好吗?!!三霄不约而同地扶额。
总之,在赵公明的一手操控下,道道尔学院打破了只收男生的校规,开始招收女生了~
小剧场:
“大哥,为什么我们不能跟你一起去道道尔学院啊?”
年少的赵公明看着碧霄水汪汪的大眼睛,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
次日……
“我快累死了……”赵公明如一滩烂泥般爬了回来。
“呜哇!大哥你怎么了?!!”
赵公明看着围上前来的三霄,安详地笑道:“没什么……就是学院普通的体能训练而已……”
“呜哇大哥你不要紧吧?!道道尔学院好可怕!我们不去了!”
从此以后道道尔学院以地狱的形象存在于三霄心中,直到多年以后------
“大哥,你虽然给小爱搞定了入学和宿舍的问题,但是道道尔学院的标准不是都按照男生来办的吗?小爱吃不消怎么办?”
赵公明运筹帷幄地看了云霄一眼,“这些事情我都和海豹老头说过了,到时候学院会专门针对女生开设课程。”
“哦,这样啊。”云霄低下头去,随即又抬起头道:“大哥,当年我们想入学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想到这么办呢?”
赵公明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
“还用问吗?”琼霄嗤之以鼻,“他的脑子是从那个时候才开始长的,我们没赶上好时代啊。”
“姐姐你不要这样说大哥啦……”碧霄一如既往地劝阻,回头却看见赵公明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块豆腐……拍在自己脸上。
“大哥啊……”碧霄哭笑不得。
小剧场•FIN
评论
热度(4)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