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主刷国产圈。近期梦间集屠龙刀和王者荣耀庞统中心。欢迎同好。
无严重cp洁癖随时拆逆,日常爬满各种墙头,杂食乱产随机掉落,坑品很差,慎关。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Chapter 1
≪≪≪≪≪≪≪≪≪≪≪
当天下午该隐被赵公明一通电话十二万火急地叫回了东神酒吧……看着眼前的一片废墟,该隐面不改色。
“用了军火。”赵公明站在他身旁,手里抛着个绿色的玩意儿。该隐侧眸一看,“就是这个?C4?算军火吗?”
“当然不止。摄像有备份,我估计是老行家了。”
“也许是老仇家。连军火都用上了,可见对你是相当看重。”该隐意味深长。
赵公明抛起手中的炸药,悬在空中时一把收回。他拍了拍该隐的肩膀,什么都没说。
“报酬三倍。”该隐淡淡地补充道。
“……你缺钱?”
“我不缺,但是------”该隐瞥了他一眼,“学生会缺钱。”
赵公明顿时只剩下满心的卧槽。他还准备着洗耳恭听什么高大上的理由呢结果该隐就让他听这个?!
“行,我知道了……”赵公明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回答。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个道理该隐也明白。财政方面赵公明独挑大梁没他什么事儿,他只负责法律方面的……说得难听点,那叫找关系钻空子。就算赵公明钱多到买下几个国家都没问题,一旦违法的话东神集团被查,钱再多也是交公。这次酒吧被炸,该隐得想办法动用他在法院和刑警队那边的人脉,至少要将军火和黑道的痕迹掩盖过去。这次爆炸也使不少正在进行的黑色交易被迫中断,怎样稳住那些企图以这个借口挑衅东神的黑势力也是个麻烦的问题。
真是多事之秋。
该隐有些不悦地皱眉。这时候赵公明手机响了,不过他本人却浑然不知的样子。
“你的电话。”
“不用管,我调了静音……”
该隐挑眉,一脸看戏的表情。话一出口赵公明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蠢。他的确是调了静音,不过联系人里总有几个是特殊关系的。
他掏出来一看,居然是------
“……该隐你回避一下。”
该隐看赵公明视死如归的表情,立刻明白了八九分,于是悠闲地走到一边。家庭伦理戏不适合近观,所以他远望就好。
赵公明深吸一口气,眼睛瞪大,像条金鱼死死地盯着屏幕,然后在手机铃叫嚷得最嚣张最不耐烦的时候,控制着手指像垂死挣扎的蠕虫一样,缓慢无力地接通电话------
“大哥!!!”
三声娇喝异口同声地从话筒那端气急败坏地炸了出来,银铃一样清脆的嗓音让人不由自主地去想像那声音的主人该是何等豆蔻的少女。赵公明紧紧地堵住自己的耳朵,即使这样耳膜也还是险些被三霄的嗓门震破。
“怎……怎么啦?”赵公明讪笑着回答道。
“你还知道接电话!”琼霄怒道。
“知不知道我们快担心死了!”云霄明显和琼霄是一个鼻孔出气的。
“大哥你没事吧?”相比之下碧霄显得温柔多了。
我当然没事啊我要是有事儿我还在这儿接你们电话么就算没事儿现在也被你们吓出事了……赵公明吐槽技能全开。不过想到电话那端琼霄和云霄急得直跺脚、碧霄可能急得要哭出来的样子,赵公明也只有把这些话吞回肚子里。这点良心还是得有。
“大哥你怎么了?说话啊!”碧霄也急了。
“我没事,我一直都没事,我现在身体健康能做广播体操,吃嘛嘛香!”赵公明赶紧跟上思维,白烂话一如既往。
电话那端传来琼霄被气得笑出来的声音,云霄忙着去安慰哭鼻子的碧霄。赵公明用手倒梳着自己的头发,头发根都揪得发痛。
“唉我真的没事……我错了我错了,碧霄别哭了……”赵公明一脸哭笑不得,而站在一旁的该隐简直心情愉悦。能够看到赵公明吃瘪的样子几乎是不可能,更何况是他现在这种狗样。
“你要是真想让我们放心,今天晚上就回来一趟!”琼霄掌着电话对赵公明说道:“你都多久没回来过了?你心里还有没有我们这几个妹妹啊?!”
“有啊我当然有啊!”赵公明立刻神情肃穆仿佛对天发誓,只是语气一如既往的贱,“几位格格都这么发话了,奴才今晚就回去!”
“皇上的女儿才叫格格呢!你也不是奴才!笨蛋大哥!”云霄冲着电话嚷道。
“行了就这样!你要是今晚不回来我们就一辈子不理你了!”
赵公明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琼霄就把电话挂了。赵公明听了结束忙音半天,然后眼珠子滴溜溜地看着该隐。
“爱莫能助。”该隐耸耸肩。
赵公明盯着他的手机屏幕老半天,然后说了一句相当有内涵的总结------
“朕这是内忧外患啊!啊!!啊!!!”
该隐拿过赵公明的手机,翻了翻未接来电。从四个小时前三霄的电话就基本上没停过,赵公明自动屏蔽了这么久也是蛮拼的……
再往上翻的时候该隐眉头一皱,瞥了赵公明一眼。
“怎么了?”赵公明莫名其妙。
“弗雷给你打了七次电话。今天上午。”
“……哈?”
赵公明以为该隐在开玩笑,连忙拿回手机翻看记录,随即瞪大眼睛对着手机屏幕,然后艰难地抬起头看着该隐。
“小该隐你一定要相信朕和爱卿是清白的。”赵公明语气诚恳。
“……报酬十倍。”该隐淡定地抬了抬眼皮子。
“别!刚才朕开玩笑的!”果然一提到钱赵公明就不敢再造次。他低头又看了一眼屏幕,表情突然收敛严肃。
“时间不对。”
赵公明对上该隐疑惑的眼神,缓缓开口道:“这七通电话都是在弗雷离开我这里以后打的。时间是我的房子也被袭击之前。”
该隐立刻明白赵公明的意思,表情少有的难以置信。
“你让他自己一个人回去的?!!”该隐冲着赵公明吼道。
“我当然派了人在后面跟着!”赵公明低沉地回答,精明的大脑此刻高速运作起来。
由于昨晚午夜之后该隐将弗雷带到他的府邸来拜托他照顾,所以赵公明今天没有去酒吧逃过一劫。酒吧被炸是上午的时候,他安排在酒吧的人没有一人生还,所以他得到消息时已是几乎半个小时之后,就在弗雷离开后不久。从酒吧到他的府邸,就算走路也能在一个小时内到达。就在他动身前往酒吧查看情况之后的五分钟,他就得到了府邸被袭击的消息,立刻明白那些炸了他的酒吧的人目标是自己。试想一下,弗雷回去时走的那条路是必经之路,如果那些人到过他的府邸,那么他们极有可能在这之前已经和弗雷碰上!
赵公明和该隐对视一眼,彼此间神情凝重。和弗雷一起这么多年,他们深知弗雷打电话绝不超过三次的习惯。弗雷对黑道不了解,但他不是傻子,更何况在他离开之前赵公明还与他提及了一些关于黑道的事情。能把弗雷逼到一连打了七通电话,很难不让神经紧张的二人联想到些什么。
“你派去的人呢?”该隐问道。
“没消息,估计出事了。”
该隐立刻拿出手机给弗雷打电话。十几通都没有人接,气氛顿时降到冰点。
该隐沉默片刻,然后转身就走。赵公明明白他的打算。这种时候兵分两路更加有效。该隐去弗雷所有可能在的地方找他,而赵公明负责安排人手去找弗雷的线索。
不多时该隐就驾车离开。傍晚的城市车水马龙灯火通明,金黄的灯光像蜜一样将整座城市包裹。本该好好欣赏一番的景象,而该隐完全没有心思。
“大哥,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端传来荷鲁斯接通电话的声音。该隐皱紧眉头,冷声道:“弗雷有没有回学院?”
“你说主……弗雷啊,没有啊。”荷鲁斯感到莫名其妙,“他不是请假了吗?”
“你现在在学院吗?”
“在啊。”
“让你们体育部的人全都出动,把整个学院都给我找一遍,今晚九点前不许结束。”该隐目光变得危险,“你每隔半个小时给我发条短信,告诉我搜索的情况。”
说完,该隐就挂断了电话。电话那端的荷鲁斯看着手机黑屏,眨巴眨巴眼。
“大哥怎么突然这么在意弗雷啊?”
下班高峰期车堵得很厉害。看着前方逐渐成形的车龙,该隐一打方向盘,蹬下油门,银色的跑车发出低沉的咆哮,如利刃出鞘寒光乍现,硬生生地在冰封的车流中劈开一道裂缝,残影疾驰如电。
路旁的行人都忍不住多看那辆耀眼的跑车几眼。有钱,就这么任性!
弗雷当然不会知道有钱任性的该隐现在正火急火燎地冲他而来……他要是知道更加不会让该隐有机会见到他。事实上他还活着,而且活得挺好。
评论
热度(2)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