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主刷国产圈。近期梦间集屠龙刀和王者荣耀庞统中心。欢迎同好。
无严重cp洁癖随时拆逆,日常爬满各种墙头,杂食乱产随机掉落,坑品很差,慎关。

SE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Chapter 1
≪≪≪≪≪≪≪≪≪≪≪
远离了赵公明的府邸,弗雷走过一段偏僻的矮房区。这里没有人住,破旧的房屋岌岌可危。
“看你长得还不错,陪爷几个玩玩?”
弗雷闻言一愣,站在路口拐角,停下脚步。
不远处,几个混混甩着弹簧刀,嘻笑着勾起一名跪在地上的女子的下巴。不可否认那女子的确是国色天香,面容精致,巧克力色的皮肤一看就保养得很好,垂地的长发泛着漂亮的酒红色。
女子轻蔑地啐了一口,什么都没说。
“看起来是只小野猫,不知道脱光了她会不会更好看啊?”
此话一出,混混皆是不怀好意地淫笑,看着女子的目光更加火热。女子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开口道:“落在你们手上算我倒霉,要杀要剐给个痛快!”
“诶呦,这么标致的妞我们怎么舍得呢?”其中一个混混开始对她动手动脚,“吉祥天,就算你是什么黑暗帝王,现在也得乖乖听我们哥几个的话,说不定我们开心还能让你好好享受一下呢?”
“你做梦!”
吉祥天狠狠地撂下这句话,随即猛烈地咳嗽起来,血滴落在地。如果不是中毒,她怎么会这般任人鱼肉?!
“我说我们还愣着干什么?上啊!”
混混们露出了他们原本的面目,狰狞的面孔野犬一般毫无人性可言。弗雷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伸手撕裂吉祥天的衣物,然后猛然回过神来,大步上前。
“住手!”
混混们刚回头,弗雷便一脚横踢过去,如刀割麦穗般凌厉。混混们都来不及回神就被踢翻在地,身子擦着粗糙的地面滑出去老远,摩擦声酸得刺耳。
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根本没人能够反应。吉祥天看着弗雷迅速脱下他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
“赶紧走!”
“我中毒了,走不了。”
弗雷有些错愕。这种小说情节还真的有?
吉祥天冷冷将弗雷披在她身上的外套扔到一旁,口吻冰冷地说道:“你也是为了我的悬赏吧?用不着这么假惺惺的作态。想要杀我的人多了,不少你一个。”
弗雷蹙眉,有些头疼地看着吉祥天拒绝的姿态。几个混混看着弗雷光顾着与吉祥天交流,完全没有在意他们的动向,于是心生歹念,弹出刀刃,向弗雷刺去。
“混蛋!让你装英雄坏了我们的好事!去死吧!”
弗雷迅速回头,金色的眼瞳如火焰般点燃。
“我只提醒你们一句------想要偷袭就别啰嗦。”
适时弗雷敏捷地侧过身子,冰冷的刀锋转瞬即至,其中一把刀在他的鼻尖前擦过,尖端骤然停顿在吉祥天的眼前便无法再动弹半分。弗雷掐住离他最近的那一人的手腕,瞬间发力,伴随着凄凌的哀号那人的手腕便霎时脱臼,弹簧刀顿时无力掌握掉落在地,碰撞声铿锵作响的瞬间弗雷卡住这人的肩胛将他反扣在地,抬眸扫视过混乱的场面,挑准了时机俯身扫腿,将冲过来的另外两人踹到两米开外。
一人对峙却完全不落下风,混混们有些胆怯了,站在原地迟疑不决。弗雷捡起那把弹簧刀,塞进吉祥天手里,“想办法保护你自己,我不一定顾得上你。”
吉祥天冷漠的眼神触动了一下,然而依旧什么都没说。弗雷再次拾起外套,抖干净,披在吉祥天身上。
“自己小心点。”弗雷嘱咐道。
“喂,你是不是认识赵公明?”吉祥天终于开口了。
“是。”
“如果是的话你更没必要救我。”吉祥天冷笑着,手渐渐握紧刀柄,“你会后悔的,我是赵公明的敌人。”
“至少我现在没有后悔,并且------”弗雷回头看了吉祥天一眼,眼神坚定,“你和赵公明怎样,与我无关,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是吗?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我杀过很多人,所以那些杂碎想杀了我。”
“我现在只知道我要做什么。你是什么人,干过什么事情,那也与我无关。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不该被救赎、被帮助的。包括你。”
吉祥天瞳孔一缩,眼眸中倒映着弗雷金色的背影。
曾几何时她也如此单纯地憧憬过这种光芒,可是糜烂的泥沼让她越陷越深。她是被人鄙弃的、不屑的、肮脏的存在,于是学会了用血腥与死亡来报复那些愚蠢的言论。可是杀了那些侮辱她的人又怎样?有谁真正地告诉过她,她是值得被毫无差别地看待的?
“你……”
在吉祥天开口的那一瞬间弗雷冲了出去。所有人都没看出来弗雷的情况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暗中咬牙,脸颊上冷汗低落。
如果是平时还好,可是现在麻烦的是他的腰……真的很难受。
只能速战速决了。
“妈的给老子好好教训这臭小子!让他知道天高地厚!”
混混们一哄而上,四面包围住弗雷,目光凶狠。弗雷眉头一紧,迅速地在人群中分辨着刚才发令的那个混混。擒贼先擒王,他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锁定目标后弗雷下手不再客气。在道道尔学院他的擒拿格斗课程是优秀,要对付几个混混已是绰绰有余。他不介意用一些看似残忍的手段来“教育”他们一下,群殴也不是他们这样没有技术含量的。
哀号声此起彼伏,弗雷势如破竹,身手矫健如入无人之境,混混们接二连三地被他卸掉关节,顿时又吓破了胆子,倒在地上痛苦不堪。为首的混混只见弗雷冲他而来,刚才嚣张的气焰被当头一盆冷水浇灭。他手脚并用转身就跑,慌不择路,趔趄的身影看上去滑稽可笑。
“想逃?”
只是瞬息间弗雷就追上了混混头子。混混知道是祸躲不过,干脆一咬牙来个鱼死网破,抽出自己的匕首,目露凶光,“去死……”
“吧”字还没出口,弗雷便一记凌厉的手刀将他劈昏。混混只觉得眼前一黑,提不起劲,翻了个白眼烂泥一般瘫倒在地。
……真是简单粗暴。
弗雷喘着粗气,手覆盖着自己的小腹,仍谨慎地扫视着场面。他的体力消耗很大,短时间内经不起第二次这样的折腾。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弗雷瞳孔一缩,震惊地看着他的外套静静地躺在地上------吉祥天不见了!
“可恶!”弗雷气得随便从地上扯起一个混混,连手上刚包扎的伤口裂开都浑然不觉,“你们把那个女人带到哪儿去了?!说!!!”
“大大大大大……大哥饶命啊!”这个小混混被吓得面色发青,嘴唇直哆嗦,“我我我…我们哪里还敢打她的主意?刚刚刚…刚才有个紫、紫色头发的男人带、带走她了!”
弗雷眼中的光凶狠得简直能杀人了。他将那混混狠狠地扔下,深呼吸好几次,试图冷静下来。
然而异变突起!就在他准备离开的一瞬间,刚才昏倒的混混头子突然单手撑地一跃而起,弗雷离他太近,仓促间措手不及,被他踢翻在地。
“我让你装英雄!我现在就让你变狗熊!”
混混气势汹汹,弗雷一个侧身翻躲过他刺来的一刀。他连忙站起身,然而混混的下一刀已经向他砍来,弗雷后退不及被一刀割在胸前,白色的衬衫上一道裂隙,鲜血四溅染红了衣服。
“哈哈哈哈哈!老子还以为你这个小白脸有多厉害呢!”混混笑得面目狰狞,眼球泛红,“你还和赵公明有关系是吧?和赵公明有关系的人都得死!”
又是赵公明?!弗雷狠狠地皱紧眉头,心里想起赵公明曾告诉他有关东神集团和黑道的事情。看来是遇到赵公明的仇人了,顺便把自己也给扯了进来。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满脸都是血?”
混混听了弗雷的话,下意识地伸手摸自己的脸,而弗雷要的就是这一瞬间。他算准了他与混混之间的距离,只要一记高抬腿就足够了。
刀子被瞬间踢飞,混混那张不算帅气的脸与弗雷的鞋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弗雷下的力道比任何一次都要狠,踢在混混脸上让狰狞的面孔一下充满了喜剧的味道。混混被踢得唾沫飞溅门牙崩断,而且他貌似还听见自己的颚骨碎裂的声音……
然后这次真的没有然后了。
弗雷马上报了警。考虑到吉祥天的身份问题,他隐瞒了打架的起因,只说这里有一群混混扰民。
做完这一切后弗雷又给赵公明打了个电话,却没有人接。他皱眉,看着屏幕上七通未接电话,这才想起自己身上的伤,暂时打消念头,迅速地离开了。
≪≪≪≪≪≪≪≪≪≪≪
“搞成这个样子还真是难看啊,吉祥天。”
吉祥天冷冷地抬眸扫了一眼眼前冷嘲热讽的男人,没有回答。毗湿奴靠在身后吱呀作响的铁锈栏杆上,总让人觉得他随时会掉下去。
“成功了吗?”吉祥天终于问话了。
毗湿奴舔了舔犬牙,幽蓝的眼中说不清是疯狂还是恼怒,“赵公明是只老狐狸,又让他给溜了。哼,下一次,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吉祥天无声地嗤笑。说实话,毗湿奴这种心态还真是……幼稚。
此刻他们身处一片拆迁区的废墟工地中。没有摄像头是毗湿奴选中这里藏身的原因之一。放眼望去压抑死寂的灰色,参差不齐的水泥断层中钢筋蟒蛇般扭曲,垂死挣扎着向天空延伸。囚笼地狱般的景象,毗湿奴一向嗜好这样的地方,如果能够溅染上猎物绽开的鲜血,那就更加完美了。
“什么时候再动手?干完这一次,我不会再干了。”
毗湿奴带着怀疑的眼神瞥了吉祥天一眼,口气轻松道:“一个月后,你的任务组织已经重新分配了。我说吉祥天,你真的想离开?”
“啰嗦。”吉祥天坐在地上,闭目养神。
毗湿奴啧啧两声,看着吉祥天的目光里突然闪现出奇怪的光芒。他在吉祥天面前蹲下,伸手勾起吉祥天的下巴。
“你干什么?!”吉祥天睁开眼,又惊又怒,企图拍开毗湿奴的手,只可惜使不上力气。
“我在想,你这副皮囊,就算离开了,也会被认出来吧。”
吉祥天闻言瞳孔紧缩,看着毗湿奴的眼神里忌惮与怨恨交杂。毗湿奴用食指划过她标致的下巴,嘴角勾起。
“我说你怕什么?我又不玩女人。”
说完,他放开吉祥天,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手,看着吉祥天的眼神里带着戏谑。
“可惜喽……”
吉祥天看不懂他的眼神,她也不想懂那种眼神。她恨恨地盯着毗湿奴的背影,紫发飘扬,金环闪烁,怎么看都是个嚣张狂妄的疯子。
评论
热度(3)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