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主刷国产圈。近期梦间集屠龙刀和王者荣耀庞统中心。欢迎同好。
无严重cp洁癖随时拆逆,日常爬满各种墙头,杂食乱产随机掉落,坑品很差,慎关。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Chapter 1
≪≪≪≪≪≪≪≪≪≪≪
次日,道道尔学院。
“所以说,弗雷请假了?”赫菲斯托斯抬眸看了该隐一眼,“可信度不高啊,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关系好到帮对方请假了?”
“这是事实。”该隐冷冷地回答道。
“我不怀疑弗雷会身体不适,但我怀疑他会让你帮他请假。”赫菲摊了摊手,“别人或许不知道你干些什么,不过我是那个死老头的儿子,我知道得一清二楚。老实说吧,弗雷这次是不是和你有关?”
该隐虚眯起眼,危险地盯着赫菲斯托斯。他讨厌被准确地怀疑,这感觉糟糕透顶。
“那就是喽。”赫菲看了看该隐的表情,盖棺定论。“行了我知道了,弗雷请三天病假。不过该隐,你要明白如果你玩过头的话,你会被追究法律责任的。”
“不用你提醒。”
赫菲看着该隐远去的背影,略一思索,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死老头……别鬼哭狼嚎了我没什么自杀倾向!”赫菲揉了揉紧皱的眉头,强忍住心中宰了道道尔斯基的念头,“给你提个醒,注意该隐和弗雷。我才来做实习老师几天呢!别在我转正的时候捅幺蛾子!”
语毕,他立刻挂断电话,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死老头,什么时候才能认真一点啊?”
该隐穿行在寂静的走廊中,巡视着安静的校园。偶尔有几个走过的学生向他打招呼,他也只是淡然地点点头。
比起阳光温暖的弗雷,生性冷漠的他很少会让人升起主动接触的想法。除了部分在学生会内部工作的人,大部分学生都不清楚学生会学习部部长到底是谁。关于他,只有“暮光之白牙”这个称号。
该隐站在窗边停下,望着远处。
“诶,主席没回来,学生会里的事情我们根本处理不过来啊。”从该隐身旁走过的某甲抱怨道。
“就是啊,真不知道学生会里面还有谁能管事的。”某乙附和道。
“让每个部门的部长协调一下行不行啊?”
“没有主席催他们他们怎么会……哎,我们是不是可以去找那个学习部部长啊?好像他还比较靠得住诶。”
“是哦!他叫什么名来着?”
“忘了……哎……”
该隐沉默地听着这些议论,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一下。窗外微风拂过,该隐垂下眼帘,看着自己的掌心。
弗雷,如果我把你的一切都夺过来……这样你还会是我遥不可及的存在么?想要得到你,这大概是我最不可思议的冲动吧?
收拾好想法,该隐心中已经有了妥当的安排。三天的时间,足够他撼动弗雷了。
于是当天中午,道道尔学院内响起了这么一条广播------
“学生会干事处所有干事,听到广播后马上到会议室集合。”
这高冷的声音让正在斗地主的学生会干事人人面面相觑。
“刚才那人是谁?”
“好像是……学习部部长该隐?”
“去开会吗?”
“还是去吧,我记得他好像也是纪检部部长来着……”
“…不是吧,让不让人活?!!”
最终大家还是怨声载道地去了……从会议室出来以后,所有人的表情都精彩得能刷新暴漫。有些干事笑得像朵菊花,有些则满脸黑线怨气附体,还有些神情无奈。
但总之,所有人的眼神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心服口服。
“为什么我有这种错觉……”负责物资采购的干事杜尔迦扶额道,“我觉得该隐更适合学生会主席……”
“杜杜你不是一个人喵。”伊邪那美愤愤不平地咬着笔杆,“伦家从来没见过这么高效率的处理方式喵!要是弗雷也这样那伦家就有更多时间写新闻稿了喵!不行喵,伦家要赞美一下该隐sama!”
你要赞美该隐完全是因为他给新闻部拨款了吧?!!杜尔迦在心里恶狠狠地吐槽道。
“喂,我说你们几个,”在一旁收拾器械的荷鲁斯不耐烦地招了招手,“过来帮一下忙会死啊?!!”
另一旁,整理会议文件的阿努比斯瞥了荷鲁斯一眼,幽幽地说道:“出息了啊,看到自己的哥哥夺权篡位就开始狐假虎威了。”
“你这种人除了说别人的坏话还会说什么?”荷鲁斯冷笑道,“很久没教训你皮又痒痒了是吧?”
“实话实说而已。跟在自己哥哥后头糊鼻涕的小屁孩还有教训别人的资格么?”阿努比斯眼神轻蔑地扫了荷鲁斯一眼,搬起整理好的文件,走了。
“阿努比斯你给我等着!”
在一旁被忽视的杜尔迦和伊邪那美默默撤离战场。
虽然学生会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个该隐到底是从哪儿蹦出来的一只孙猴子,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该隐的能力很强,甚至相比起弗雷都有隐约超过的态势。按理说工作能力这么强的人应该会成为弗雷强大的竞争对手,但该隐为什么却显得默默无名?
谁知道呢?
总之,该隐战略的第一步,成功实施了。
至于弗雷……
“爱卿你跟朕多大仇啊……”赵公明看着卧室里碎裂的青花瓷瓶,眼角抽动。
“抱歉。”弗雷揉着自己的腰,企图起身。
赵公明有些无奈地挠挠头,小心翼翼地绕过碎片扶起弗雷。弗雷当然不是故意的,他只是起床时太紧张然后腰部一抽……下床的时候重心不稳就顺带着把花架给打翻了,那个放置在上面的珍藏青花瓷壮烈牺牲。
“我睡了多久了?”
“你是指到朕这里来以后吗?八个小时。”
八个小时……弗雷伸手撑住自己的额头。脑子涨得快要裂开,疼痛难以忍受。他深呼吸,尽力放送下来。
“其实爱卿你没必要回去啊。”赵公明一边扶起花架一边说道。
“那学院的事情怎么办?”弗雷苦笑着反问道。
“没了你地球照样转,那群小崽子还不是照样吃照样喝照样睡。”赵公明回头,朝着弗雷耸耸肩,“别总是担心太多,该隐已经给你请了三天假……有该隐你还不放心么?”
弗雷脸色很难看。不是被赵公明的话激怒了,而是糟糕的记忆涌上来的……烦躁。
“我不想听见他。”弗雷沉声道。
“好吧,好好休息,朕就不打扰你了,想走的话直接走就行了。”
门咔嗒一声合上,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弗雷盯着那堆碎瓷片,许久,他神使鬼差般地拿起其中最锋利的一片,朝自己的手上割下------
鲜血四溅。
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瞬间弗雷缓缓打了个冷战。他立刻摁住伤口,一边撞开门朝楼下跑去。
“赵公明!急救箱在哪里?!”
“干嘛?”赵公明放下手中的书,抬头就看见弗雷手上鲜血直滴,立刻惊得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蹦起来,“不是吧弗雷你……?!哦哦急救箱在这边!你别乱动我去找!”
弗雷陷坐在沙发中,脸色煞白。
太可怕了,他刚才竟然想……自杀。
急救箱找是找到了,不过赵公明明显就不是个会伺候别人的主儿……所以他只好坐在一旁毫无存在感地看着仆人帮弗雷包扎伤口。
“爱卿你别这样,朕的心脏经不起你这么折腾……”赵公明捂住自己的脸,“不就是被该隐睡了一晚上吗?多大的事儿啊……”
弗雷瞪了他一眼。
“爱卿朕认真地和你说个事儿……听完了和朕绝交还来得及。”
“什么意思?”弗雷警觉道。
“朕是富二代爱卿你知道吧?”
“废话,不是瞎子谁都看得出来。”
赵公明默默吞下这个高端黑。“东神集团你也知道吧……这次朕真的没有耍你,东神集团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也就是说朕以后可能会成为那种……你瞧不起的人。”
弗雷眉头一皱。
“不是以后,现在就是了。”赵公明松开手,抬起头直视弗雷,“我开的东神酒吧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安全……事实上,那是我接手黑道生意的一个中转站。那里面的人也没几只好鸟,有些甚至是找机会闹事的。”
弗雷的眉头简直可以夹死一只蚊子了。
和赵公明一起长大,他一直能察觉到有时候赵公明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有时赵公明很冷酷,整日沉默寡言。但弗雷也没有深究。所谓兄弟,当你认了他的时候,就会选择信任他的一切。
“为什么现在跟我说这个?”
“当你是兄弟啊,不然以后就不好说了。”赵公明挥手让仆人下去,“所以该隐为什么会在我的酒吧里……爱卿你心里有个底。该隐的事情你可以亲自去问他,不过昨晚的事情我给你道个歉,因为我也算是该隐的帮凶。”
弗雷闻言浑身一震,看着赵公明的目光凌厉而复杂。
“为什么?”弗雷一字一句地问道。
“对朕而言只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罢了,但是该隐------”赵公明停顿了一下,“我说实话,他觊觎你很久了。”
弗雷顿时感觉赵公明往自己脑子里投了个原子弹,轰的一声炸了,漫天都是蘑菇云。刚才他的坦白都没这句话震撼。
“觊……觊觎?!”弗雷的舌头差点打结了。
“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是个弯的?”赵公明含笑反问道。
“关我什么事?”弗雷一脸黑线。他到底招谁惹谁了怎么就被该隐……算了不想了。
“朕也不知道。”赵公明摊手,“现在,绝交吗?”
这下轮到弗雷捂脸了。
说真的,他是不屑于和黑道上的人打交道……但是赵公明是他从小到大的兄弟,该隐好歹也是一起长大的。难不成真是他太蠢了,连身边两个不好的家伙都毫无察觉?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的人生没出什么错吧?
“暂时不绝交。”弗雷挪开手,缓缓站起身,“赵公明,我的确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唉爱卿,你有没有兴趣入股东神集团啊?”
这话题转换也忒快了点儿……弗雷一脸复杂地看着赵公明期待的眼神,诚恳地回答道:“没兴趣。”
赵公明:“……”
弗雷离开赵公明府邸的时候赵公明的眼神恨不得给他上八抬大轿让他一根头发丝都不少地回去。弗雷谢绝了他的好意,走了回去。
也许弗雷应该听赵公明的话让他送自己回去的。在回去的那段路上,他遇见了另一个会改变他人生的人------吉祥天。
评论
热度(3)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