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主刷国产圈。近期梦间集屠龙刀和王者荣耀庞统中心。欢迎同好。
无严重cp洁癖随时拆逆,日常爬满各种墙头,杂食乱产随机掉落,坑品很差,慎关。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Chapter 1
≪≪≪≪≪≪≪≪≪≪≪
“唔……”
昏睡中的弗雷侧过头去,脸颊无意轻蹭过一个冰凉的物体。
意识混沌着,如漂浮在水中的丝状物发散,无法聚拢。弗雷的眼皮生理性地抬了抬,一片黑暗映入眼帘。
黑暗?
大概在睡觉吧。
潜意识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弗雷呼吸缓慢,像是蜷缩在母亲怀中的婴儿。
一个微凉的东西轻柔地贴紧他的嘴唇,试探了一下就毫不客气地钻了进去,与舌头交缠在一起,发出粘稠的水声。意识撕裂逃逸出奇怪的错觉,弗雷无意识地回应着口中的东西,彼此柔软的摩挲间热度缓缓攀升。
感觉好……奇怪。
下一瞬间交缠的触感脱离,来不及咽下的唾液被带出唇外。下巴被方才触碰的冰凉物体制住,弗雷下意识地想扭头,没能成功。
该隐捏住弗雷的下巴,看着他那张微微发红的脸。
还是没忍住吻了他……没想到这张平日里完全和自己谈不拢的嘴,滋味倒是这么可口。
该隐拿过一旁准备好的口器,捏开弗雷的上下颚骨,戴好。大概是嘴巴合不上的感觉太不习惯,弗雷蹙眉的表情越发难受。
真可惜看不见他的眼睛,不知道他哭出来的眼神该是怎样。该隐拂过弗雷脸上的眼罩,似笑非笑。然后他伏下身体,在弗雷耳边轻声道:
“弗雷,你是我的了。”
白色的床上,只披了一件衬衫的黑发少年被如玫瑰般鲜艳的红绳束缚四肢,一条金色的锁链自乳头开始向下,缠绕着沉睡的下体。该隐的手轻轻抚过弗雷的锁骨,满意地欣赏着由自己完全掌握的这具身体。
金色的阳光啊,他终于得到了。
醒酒剂注射已将近半个小时。弗雷的意识模模糊糊开始清晰。该隐知道,调教的时间可以开始了。
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该隐取过旁边的一条皮鞭,手腕甩了两下,接着向弗雷抽去。
可以说弗雷糟糕记忆的开始相当糟糕。他是被痛醒的。
“呃……”弗雷浑身颤了一下,意识随着鞭打撕裂般疼痛清醒。太阳穴突突地搏动,全身的血液快速流动起来。他试图以手挡住那不知名的抽打,可束缚的双手早已无能为力。
“啊…呜……”弗雷挣扎着想逃脱,但越是挣扎,绳子束缚得越紧。他急促地喘息着,脆弱的颈部暴露在鞭子下,一道红印浮现在他的锁骨上,很是惹眼。
到底怎么回事?
大脑被迫开始思考当下的情况,却又理不出什么明白的思路。弗雷痛苦地将头扭到一侧,试图扯断束缚着自己的东西。这时候该隐停下鞭子,戏谑地看了一眼弗雷的无用功,然后伸手勾起那条锁链。
“啊啊啊!”
弗雷惊喊一声,乳头被刺激的感觉让身体更加无法抑制地颤抖。该死的,他大概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些什么……弗雷又惊又惧,死死咬住口器。该隐用鞭子挑起弗雷的下巴,看着他的表情,啧了一声。
眼前一片黑暗,很可能被什么东西挡了视线。弗雷听不出该隐的声音,只能警惕地防范着那个人的下一步举措。想要呼救也没用了,弗雷这才发觉自己被戴上了口器,根本喊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该隐将鞭子扔到一旁,将弗雷一把拉起来让他跪在床上。弗雷试图挣扎着不配合该隐的举动,却被该隐不轻不重地掐住脖颈。
“我的耐心有限。”该隐压低嗓子,听起来完全不像他平时的声音。“不然,你可以试试看。”
说着,手缓缓收紧。弗雷马上明白,呼吸在限制下变得困难。
“呜……”弗雷的喉间发出不自觉的哀鸣。
该隐缓缓松手,想了想,取过另一条锁链。金属的碰撞声让弗雷闻之一颤。
“本来不打算给你用的,不过……”该隐咬着弗雷的耳朵,“你、太、不、听、话、了。”
弗雷下意识地想逃避,但该隐迅速地将他摁倒在床,把项圈戴在他脖子上。他分开弗雷的双腿,手指毫不留情地插入hou穴。
“啊……啊啊…”
弗雷被强迫着,恐惧与恶心激起身体本能地排斥。该隐不悦地皱眉,抽出手指,将一早准备好的润滑[齤]液倾倒出来,再次侵入弗雷的身体。冰凉的手指朝着炽热的体内探索,弗雷不由得狠狠打了个冷战。这种折磨实在太恐怖了,感觉像是蛇在自己的身体里钻行……
这时候该隐轻轻触到某个地方,弗雷没压抑住呻吟,浑身一颤,整个身体软了下来。
这声呻吟让该隐嘴角上扬。
“就是这里么?嗯?”该隐一下又一下地挤压着那个地方,“很舒服吧?没想到你这么敏感,被wan弄这里的话,你没准可以直接射出来?”
什……么?!
弗雷一瞬间被露骨的情话羞愧得无地自容。身体下意识地挣扎,而该隐干脆顺着他的动作更加用力地蹂躏着那一处,让弗雷的身体燥热起来,显而易见的欲望开始燃烧。
“呜啊……唔…唔……”
“啧啧啧,前面都硬了。”该隐伸手握住勃[[齤]]起的小弗雷,“看起来你更喜欢被这样对待啊。”
不是这样的!弗雷浑身战栗,心底里升起一阵无力感,双手紧紧攥拳,这种无能为力的姿态反倒取悦了该隐。他轻轻地含住弗雷的耳垂,一边wan弄着弗雷的前身,一边抽出手指,将锁链的另一头拿过来------
那是一根按摩棒。
该隐将按摩棒推进弗雷的身体里,引起弗雷更加惊恐的颤抖。做完这一切后他扶起弗雷,安慰般地吻了吻弗雷的鼻尖。
“给你个建议,你最好尽量保持这个姿势。”该隐低低地笑着,呼吸若有若无地拂过弗雷的头发。“当然你也可以不听……不过玩坏了就有点可惜了。”
说完,他放开弗雷,坐在一旁。弗雷勉强直起身体,还没稳住呼吸,该隐就打开了按摩棒的开关。
“哈啊……呜!咳咳!呼啊!”
身后的震动带来的快感让弗雷瞬间几乎要哭出来,弗雷这下才明白那个“建议”到底是怎么回事。刚佩戴的那个锁链,项圈与按摩[[齤]]棒一头一尾,中间的长度仅够他直起身,如果弯腰项圈就会勒住他的脖子让他无法呼吸!
但是该隐心里清楚,弗雷这个状态保持不了多久。他只是要耗尽弗雷的体力,等到弗雷愿意听话为止。到手的金丝雀,他又怎么会把他弄死?
弗雷仰起头,口中的唾液溢出划过下巴,滴落在喉结上。浑身说不出的难受,hou穴被肆意wan弄滋生出羞耻的快[[齤]]感;乳头被锁链坠住,前面被锁链缠紧也没办法释放。理智像是火焰上的脂蜡被烤熔得黏糊,身体也好不到哪里去,双腿发抖使不上力气。
“呜……呜呜……”弗雷的呻吟里带上了哭腔。
不行了…真的…受不了了…要…要死了……
身体已无法再支撑下去,弗雷双腿一软,却被绳索强行吊住身体。这种姿势反而更加劳累,双臂承担着身体全部的重量。该隐眸光一沉,伸手扶住弗雷的腰。
“知道听话了么?嗯?”该隐轻轻扯动着弗雷身前的锁链,在他耳边低声问道。弗雷剧烈地颤抖着,半晌,微不可觉地点头。
“真乖。”该隐吻了吻弗雷的头发,“听话才对,不然我也很心疼。”
弗雷不自觉地靠着该隐,在他的耳边无法自制地啜泣,唾液染湿了他的肩膀处。该隐将弗雷的口器取下,手指伸入他的口中搅动着他的舌头。弗雷的脸颊早已绯红,不自觉地回应着该隐略显粗暴的对待,那种渴望的表情让该隐不由得舔了舔干燥的唇。
“想要怎样?”该隐在弗雷的耳边低声问道,“说出来,我就答应你。”
想要……怎样?
这种显而易见的欲望怎么会不明白?弗雷咬着唇,颤抖的齿间始终不愿意屈服。该隐伸手捏住一边的乳头,指甲深深地嵌入嫩红的乳晕中。
“哈啊!不、不要这样!”弗雷顿时慌了。
“那要怎样?说啊。”
“呜……啊!不要!停下!要、要…呜啊…你…混蛋!”
“我说过要听话吧?又不乖了。”该隐舔着弗雷烧红的耳廓,另一只手握住弗雷的下身。坚硬的金属感与脆弱的器官摩擦让弗雷不由得感到恐慌,想要退缩却被该隐制住。可怜的小弗雷顶[齤]端已经被折磨得诱人地泛红,湿嗒嗒地吐露着透明的眼泪。该隐用指甲轻轻刮蹭着顶端的小孔,欺负着里面的嫩肉。
“不要!你…哈啊…太、太过分了……唔!”
该隐脸色不善地咬住弗雷的喉结用力吮吸。这下弗雷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该隐玩弄自己的身体。欲望掌控在他人手上的耻辱让弗雷几乎咬碎了后槽牙,可是也阻止不了自己的放纵。
身体已经开始不自觉地磨蹭该隐的手了。xing欲这种东西,一上瘾就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该隐的手绕到弗雷身hou,将按摩[[齤]]棒更深地推了进去。
“啊!”弗雷猛地一颤,“不要!停下…嗯啊!不、不行了!会…会……”
“会怎样?嗯?”
“会…坏掉…的啊……好、好难受……”
前列腺被残忍地挤压,快感像毒液侵占神经。hou穴已经被亵[齤]玩到发红,流出意味淫靡的液ti,滴落在床单上。弗雷收紧手,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中。眼罩已经遮不住决堤的泪水,两行清泪顺着弗雷的脸庞滑下,反倒令该隐施nve欲更甚。
“求求你……”弗雷的声音细微得几乎听不见,“放开……哈啊…让…让我射……”
终于说出来了。
该隐狠狠地吻住弗雷,同时解开缠绕的锁链。被禁止的热流不受控制地释放,顶端脆弱的神经末梢被炙热的kuai感冲刷,涌出身体的那一刻弗雷浑身脱力,唯一能宣泄的方式却被该隐用嘴阻止,色气的湿吻间夹杂着一两声破碎的哭吟,但随即被该隐无情地剥夺了出声的权力。
弗雷大脑一片空白。该隐松开他的时候他整个身体软绵绵地挨在该隐的肩上,像个断线的木偶。
该隐拔出按摩棒,取下项圈。在弗雷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将弗雷放倒在床上,然后缓慢又不容抗拒地挺进弗雷的身体中。
“才刚开始啊,弗雷。”
“放开我……你…混蛋……”
身体撕裂一样的痛苦,但心脏却一寸一寸地冷下来。即使看不见弗雷也还是绝望地闭上眼睛。别管了,就当作是一场噩梦吧。
这时身上的人停了下来。他凑近弗雷的脸,发丝上淡淡的玫瑰香气钻入弗雷的鼻腔中。只是一瞬间,弗雷就险些喊出声来。
这种气息他太熟悉了。他没有理由去相信对他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是他。
“你在想我是谁,对吧?”
那人说话了,但声音却与刚才完全不同。弗雷感觉全身的力量都被抽空,只剩下无尽的疲惫席卷而来,从头脑到指尖,一寸一寸地抽痛冰冷。
这个声音,他熟悉到过分了。
有些事情,即使他不愿意相信,也无法改变。
眼前的黑暗开始松动。弗雷木然地任由那人取下眼罩。昏黄的光线针一样刺得他的眼眶发痛,而他只能沉默地看着那个将他压在身下的男人。
“该隐……”弗雷哑着嗓子,死死地看着他。
怎么会是他呢?弗雷怎么都想不明白。
灯光暗了下去,汗水与荷尔蒙交织。黑暗中契合的两具年轻有力的身躯,十指缓缓相扣,不容分离。
评论
热度(8)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