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主刷国产圈。近期梦间集屠龙刀和王者荣耀庞统中心。欢迎同好。
无严重cp洁癖随时拆逆,日常爬满各种墙头,杂食乱产随机掉落,坑品很差,慎关。

SEE YOU AGAIN MY NIGHTMARE

原作:≪浪漫传说≫
CP:隐弗/明毗
背景设定:现代架空向,微调教。由于剧情需要,吉祥天和花羽皆为女性。

还记得他吗?那个男人,你的白色噩梦。
CHAPTER 1 
弗雷习惯性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他是两年前才开始有戴眼镜这个习惯,不过其实完全没有必要。
眼前的计划书完美无缺,即使精明如弗雷也找不出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如果没问题的话就签约吧。弗雷这么想着,将计划书收入公文包中,拎起搭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准备下班。
办公大楼内井然有序。弗雷打开手机,不出所料屏幕上挤满了吉祥天的短信和未接来电。
“亲爱的你下班了吗?”
“亲爱的晚上想吃什么?”
“亲爱的要不要我去接你?”
这到底是得有多烦人啊……弗雷不耐烦地关机,心想随便吉祥天怎么闹吧,反正他不会再理她了。
低头关机的时候弗雷快步走过,与迎面走来的一名男子相撞。手机摔在地上滑了几个圈,而弗雷的心情也莫名地糟糕到了极点。
“你……”
“抱歉。”
男子弯下腰,捡起弗雷的手机。弗雷的表情在看见他的那一刻变得不自然,而那只捡起手机的手,除了肤色发白外,手指纤长骨节分明,怎么看都是赏心悦目。
而那只赏心悦目的手恰好让弗雷记起了些不愉快的回忆。他尝试着去遗忘这只手的主人,但这人来到自己面前时回忆的反潮让自己措手不及。
是该隐。
像两年前一样,该隐礼貌却疏离的语气没有任何改变。弗雷低头沉默地接过自己的手机,什么都没说,快步离去。
真是太糟糕了。但愿他已经认不出自己了。
该隐回过头望了弗雷一眼,眉头一皱,似乎是对这个人的反应有些疑惑。此时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他接通后,手机那端传来对方吊儿郎当的问候。
“我当然到了……公明。”该隐笑着看看手表,“你还有多久才到?”
“我认输。”对话那端赵公明双手一举,“那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可不想蹚浑水。”
“哦?”该隐闻言眉头一挑,“你不是一向喜欢蹚浑水么?”
“有时候偷懒嘛……”赵公明的语调有些漫不经心,“现在有时间的话…我想陪一陪我的小猫。”
“祝愉快。”说着该隐挂断了电话。
他当然明白赵公明所说的“小猫”是谁……真是可怜,被赵公明看上就再也没消停过。
≪≪≪≪≪≪≪≪≪≪≪
进入电梯时弗雷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厚重的金属门隔绝了外界,萦绕在鼻息间的那股淡香终于散去。
玫瑰的气息,那是属于该隐的味道。
有很多人都诧异于弗雷居然不喜欢玫瑰花的香气……其实说得准确些,不是不喜欢,而是恐惧。
弗雷平缓下自己的呼吸,手心中满是冷汗。
那个男人……是故意的吗?只是偶然还是……他来找自己了?
坐进驾驶座的那一刻弗雷才发现自己在颤抖。握着车钥匙的手几次都没能插进锁孔,弗雷恼火得一把扔掉钥匙,攥拳重重地捶在方向盘上。
根本冷静不下来……那个男人,他的噩梦,此刻又真真实实地撕裂了他平淡的生活。逃离了两年,结果他还是被命运追上了。
简直讽刺。
弗雷低低地颤抖着,手背上青筋凸显。
你还打算躲下去吗?弗雷……你真的,太懦弱了。
≪≪≪≪≪≪≪≪≪≪≪
三年前,东神酒吧。
赵公明坐在吧台旁无所事事地调着几款普通的鸡尾酒。有不少美女对他暗送秋波,而他也不失风度地以笑回礼。看着平时冰封着俊脸的男人笑起来是件很养眼的事情,更何况赵公明的笑还带着点风流的味道。
但美女们暗送秋波根本不是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他是东神酒吧的老板,自然清楚这酒吧的实质……说酒后乱性不过是外人的议论。在这里就是来寻求刺激的,比如性快感。
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他是一个顶级的调教师。那么完美的男人即使被调教也是心甘情愿,所以美女们对他暗送秋波,想是为了得到他的宠幸吧。
赵公明叹了一口气。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是出来找“猎物”的。最近玩女人玩到腻了,他想出来找点新鲜感。
当然,狩猎对象绝对不是眼前这个男人。
“有什么事?”该隐冷着脸拉开了椅子坐下来,一袭白衣与酒吧里的气氛格格不入。
但是酒吧里的气氛却骚动了一下。互不相识却在暗中对号的同志们都将目光投到该隐身上,眼神里藏着隐隐的期待。
如果说赵公明属于性取向正常的调教师,那么该隐就是公开了身份的同性调教师。该隐挑调教对象都是相当的苛刻,并且手段可以称得上冷血……然而有不少被他调教过的M却对他迷恋得无法自拔。赵公明都处理过不少在酒吧哭喊着要见该隐的死基佬……但该隐只是冷冷地撇下一句“要死快点死,别污染我的视野”……
“好吧……”赵公明苦恼地倒梳着自己的头发,“小该隐你最近有没有…呃……可以调教的…”
“我最近没兴趣。”该隐冷声道。
“好吧朕直说了,朕想试试男人。”赵公明双手一摊,“小该隐你知道朕向来不会很挑剔的。所以……”
“你应该对他们说。”该隐侧过身,身后是一众竖起耳朵偷听的人……然后嗖的一下都消失了。
赵公明:“……”
“我的审美和你不一样,所以你完全没必要问我要资源。”该隐挑出鸡尾酒里的樱桃,拎着梗观察着色泽,“你又不是不知道关于男人的调教,问我干什么。”
说完,该隐把樱桃扔进嘴里,“走了。”
“弗雷会来这里。”赵公明不紧不慢地说道。
该隐顿了一下,回过头盯着赵公明,目光如炬。
“过几天道道尔学院会开嘉年华。弗雷是学生会主席,嘉年华结束后他会和学生会来这里庆祝。”赵公明一脸奸商的笑容,“朕和爱卿关系怎样小该隐你是清楚的,所以这消息嘛------”
“条件。”该隐绝不拖泥带水。
“先欠着?”赵公明试探道。
“……”
该隐离开了东神酒吧。天已入秋,晚风吹过时不胜萧瑟。该隐只穿了一件白衬衫,略长的额发拂起稍微遮住眼帘,精致的锁骨泛着象牙般细腻的润光。
很难相信世界上还有比这种白色的男人更完美的存在。该隐看着自己的手心,缓缓握拳,仿佛把什么攥进了手中。
弗雷,你逃不掉了。
亦时该隐嘴角浮起一抹冷笑。真是期待啊,金色阳光,不知道你被调教的时候该是什么模样……真是令人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你被弄坏的样子。
此刻弗雷正在学生会办事处处理嘉年华注意事项。猛然打了一个喷嚏,他想自己是不是该加件衣服了……
“主席,事情都搞定了!”
“好,我知道了。”弗雷抬头,朝着部下笑了笑,“你们早点回去吧。”
“主席也是哦!”可爱的小跟班们齐声道。
门外嘈杂的声音逐渐远去。弗雷收拾好东西,再次确认一遍计划安排。
几天后的庆功宴……算了,既然大家都想去酒吧,他又何必扫兴?又不是小孩子了,相互之间也有照应。更何况是赵公明的酒吧,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弗雷没想到就是自己的这一念头,把他彻底押在了该隐的手中。
几天后的晚上,东神酒吧。
“你好,我找赵公明。”
站在门口的服务生上下打量了弗雷一番,似乎是想来酒吧寻乐子还穿得这么正经的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这时服务生身旁掠过一个身影,矫健如风。
“爱卿好久不见~”赵公明不轻不重地捶了弗雷一拳。弗雷笑着拍了拍赵公明的肩,“是好久不见了。”
“站在门口做什么?进来玩!今天看在爱卿你的面上酒水朕一律给你们六折!”
弗雷本想责备赵公明几句酒多伤身,但跟在身后的众人欢呼雀跃一拥而入。弗雷无奈地扶额,心想下次一定要好好教育他们……
“玩得开心嘛!”赵公明勾搭着弗雷的肩膀把他拉进去。
舞池中放着强烈的摇滚音乐,不少人已随着节拍扭动腰肢,斑斓的彩光照在人身上像是梦境里斑驳迷离的意识碎片。赵公明领着弗雷去了他事先定好的包厢,结果果然引起众人失望的唏嘘。
“人家还想体验一下酒吧的说……”
“没关系,其实在包厢里玩都一个样。”弗雷扫了众人一眼,“要是我发现有谁偷偷溜出去的话------”
“主席请放心!保证不会出门半步!”
谁敢让弗雷不爽啊?!众人在心里哀号道。
“那你们慢慢玩,朕去招呼客人了。”赵公明痞笑道。“哦对了,待会儿调酒师会来,都是大家认识的人,不必见外。”
“是谁?”刚坐下的弗雷又起身问道。
“爱卿你猜?”赵公明笑着打了个响指,“猜出来朕算你个人免费!”
“喂……”弗雷一脸哭笑不得。
于是所有人打打闹闹开始了狂欢,好动大胆的都争抢着麦克风想一展歌喉。弗雷作为学生会主席自然也少不了被起哄要求唱歌。无奈之下只好随便唱了一首歌。
就在这时候门开了。
该隐沉默地走到沙发前坐下,面无表情地看着弗雷的背影。不多时一曲终了,众人这才把注意力转了回来,看见该隐后皆是一脸见鬼的表情。场面死寂。
“该隐?”弗雷的惊讶首先打破沉默。
这真是道道尔学院最见鬼的事情……学生会学习部部长该隐,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调酒师?”弗雷立刻反应过来。
“还算有脑子,弗雷。”该隐冷声道。
于是气氛突然变得尴尬。弗雷看着该隐一件深V领白T-恤,居然还能衬出他大部分苍白的肤色。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该隐。在学院里他的着装永远是最严谨的。
“你……”弗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该隐则熟门熟路地拿起酒杯,调弄起来。
青蓝色的酒液仿佛有魔力般在该隐手中的调酒器间混合出梦幻的融合色彩。人群中发出了小小的惊叹声,有些女生看着该隐的目光变得跃跃欲试。该隐抛起调酒器,灯光勾勒出小臂优美起伏的曲线。他拿过一个酒杯,将调酒器举高,酒液从高处落下,流泻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
赞赏声已经无法掩藏,连弗雷也为之惊叹。
最后一滴酒液流尽,该隐果断收手,放好装饰用的樱桃。正在有人猴急地准备一马当先的时候,该隐将酒杯推到弗雷面前。
众人:“……”
弗雷皱了一下眉,在该隐的目光示意下举起酒杯小小地啜饮一口。他微微簇眉,品尝着舌尖上交织的味道。
“很好喝。”弗雷自认对鸡尾酒了解不多,只能这样发自内心地评价了。
“哇……部长我也要!”
“给我来一杯!”
于是气氛一下子活络起来。该隐沉默着给所有人配酒,而弗雷端着那杯酒,一点一点地抿着。
虽说酒多伤身,但是一杯没问题吧?该隐调的酒……其实还不赖。
什么时候开始喝醉了?
弗雷似乎是生平第一次喝了那么多酒。最后一杯酒是谁灌给他的?记不清了。他只记得那个人身上有玫瑰的气息,那么浓的酒味都掩盖不住。
应该是一个,很熟悉很熟悉的人。
该隐沉默地看着弗雷倒下,探了探他的脉搏,确定他确实醉了。
那些小崽子们早就跑出包厢到舞池里狂欢去了。该隐双臂越过弗雷的背部与膝下,将他横抱起来,从酒吧后门离开。
“唉……”赵公明一脸嫁女儿般不舍的表情,“朕的爱卿哟……”
该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赵公明连忙上前讨好帮他拉开后车门。该隐安置好弗雷,给赵公明留下一句话。
“小心有个叫毗湿奴的。他好像和你有些恩怨。”
和朕有恩怨的海了去了,小该隐你也算是咧。赵公明默默吐槽着,但还是记下这个消息。该隐坐进驾驶座,前门一关,油门一踩,扬尘而去。
评论
热度(4)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