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王者荣耀庞统,梦间集屠龙刀。

元歌归天美,庞统归我。

博爱杂食任何CP都会随机掉落,谢绝ky,洁癖慎fo。

不混圈,庞统圈已退,lof部分解封。QQ圈地自萌,门牌号1550478537。欢迎扩我看老咸鱼的抽风摸鱼日常。

“我想带你去看看江南的桃花。”

印象里这个傻子不知多少次对自己说过这句话。武当的傻道长是半点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都没有,一天到晚游山玩水,只差把这四海八荒给跑个遍,才不枉他今生来人间走这一遭。

秦孚江不清楚莫泠为什么喜欢桃花,却知道这傻子对桃花有多么痴狂。平常桃花花期的时候院里每个人花瓶里都有一枝春桃也就算了,过了花期,蜜桃桃胶就被他一股脑儿地端上了桌,饶是偏好鲜果和保养的小姑奶奶也被他腻得不行,只能对这个傻徒弟异于常人的热情感到无可奈何。

可无论自己怎样无动于衷,这傻子到底还是软磨硬泡将自己拽到了江南。在龙渊里淬过的极寒之剑熬得住三尺积雪,却对和煦的春光毫无招架之数。于是秦孚江只好默默坐在对方新安置的鞍上,由着傻子那点得逞的小心思从身后环住自己腰身,牵起缰绳,策马扬鞭一路向南。

他见多了华山的风雪,对那片外人眼里白雪皑皑完全一致的山岳了如指掌,却分不清这江南的沿途哪一处是他曾走过的路,哪一片青翠绿竹里曾流下过砍伐的汗水,最后在穿越了芳菲桃林的尽头停下,眼前烟波浩渺的湖上荡开一只舟,徐徐推远水面上的桃花,送到了视野难及的远处。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桃花是真的可以落得像雪一样厚。

身后握缰的人不住喘息,以重阳衫的严谨合缝怕是要憋得厉害,连手都在不自觉地发着颤,搁在自己腰上感知得一清二楚。秦孚江低头瞥了一眼,默不作声地握紧了莫泠的手。人压根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出,下意识地缩手回收,反应快得像条泥鳅。

“躲什么?”

华山的声音冷得入骨,就是背对着自己莫泠也能想到秦孚江皱眉的神情,只好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低声支吾,最后也没憋出句反驳的话。

罢了,自从他失魂落魄地被人从三生树下带了回来,好像就没想过要跟这沉默少言的华山少侠争个什么嘴皮功夫。

莫泠牵着马慢慢在湖边徘徊,烟波外湖中群山时隐时现。他觉得自己想对秦孚江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又像是救急的唾沫润了干裂的嘴唇就没点剩下。最后是马儿踢上了湖边停泊的小舟,轻声嘶鸣才让走神的傻道长反应回来,却听见怀里的华山少侠压得极低的一声笑。

“……你怎么不帮我看着?”

“这是你的马。”

闻言傻道长噎得说不出话,嘟囔两下就扯着缰绳让马儿往回走。秦孚江握紧了掌心里那双汗透发热的手,抬头看着满眼韶华,突然隐约明白了为何这傻子如此偏好此间春色。

“还不错。”

莫泠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很喜欢。”

华山少侠微微偏过头去,恰好能蹭上傻道长肩头软绒的白裘。人就那么稍微靠在对方肩头上,低声说了几个字,声音比一瓣桃花落下的还要轻。

却蓦地让莫泠红透脸,一双手直接在人掌心里抖成破壳雏羽。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见之难忘,思之如狂。

评论
热度(2)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