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三大中心:王者荣耀庞统,梦间集屠龙刀,楚留香萧疏寒。

元歌归天美,庞统归我。

博爱杂食任何CP都会随机掉落,谢绝ky,洁癖慎fo。

不混圈,庞统圈已退,lof部分解封。QQ圈地自萌,门牌号1550478537。欢迎扩我看老咸鱼的抽风摸鱼日常。

莫泠

再回来的时候他总喜欢去琼台观待着。武当其他的弟子问他时,他只摇头笑笑,说那里清净,有利寻道。

他多在小园外的那株桃树底下打坐,那块青石正好,坐久了会暖和。武当的桃花向来开得明媚,却不怎么艳烂,不会有嘈杂的游人对枝头上的花朵指指点点,也不会在花期正盛时惹来许多蜂蝶嗡鸣。更多的时候,武当的弟子们觉得花开了也就开了,谢了也就谢了,一切循而往之,冥冥中自有大道常在。

他喜欢这里清净,和那片江湖中的血雨腥风相比实在太过平和,是禅院钟声后僧人手中端平的一碗水,回荡着木鱼轻敲的波纹。

回武当前他曾问过少林的大师,道和禅究竟为何。比他年长几岁的聂冠澜摇头,说自己也未悟透。他便笑自己又傻了,总是问这些没什么用的问题,倒不如去练功提提修为。

他也没修炼,扭头就去看桃花了。

直到他穿上这身镇玄,他仍觉得恍惚,似乎那些曾经自己需要仰望的同门身影重合在自己身上时便失去了一种莫名的距离。于是他再去翻出自己最初的同尘衫,粗麻衣料攥在自己掌心里毛糙却切实的触感让他明白这不是一场梦。他离那些传说太远,即使哪怕自己已经接近了那个位置却仍像置身事外。

他陪秦孚江回过华山,看过那里的雪,喝过那里的胡辣汤,也在狂暴的风雪里隐约窥见过山崖间悲鸣的巨兽。武当与华山素来不和,他却是被秦孚江攥紧手带上去的,对方将自己的手十指相扣紧紧抓住,一直沉默而坚定地带到了枯梅面前。年迈的华山掌门依然精神奕奕,双手撑杖,只瞥了自己一眼,什么也没说。

龙渊的水很冷,他受不了,只能在岸上看着秦孚江,替向来剑不离手的少侠守着他的三尺青锋。再后来秦孚江因为门派往来的缘故也陪他去了一趟武当,却没太跟紧。他去金顶见萧疏寒的时候,人就在台阶下远远看着,什么也没说。

直到他说,他要回武当一趟,大概要留些时日。秦孚江一开始没说话,他走的那一天才说早点回来。

他回金顶,萧疏寒仍是站在那里,还是他被楚留香带来武当时的那个模样。鹤发童颜的谪仙人随手捏了个诀,抬眸看见他,他愣了一下才记起来眼前的人是自己的掌门,礼数总是要有的。

于是恭恭敬敬行了个礼,刚想道声掌门,却被萧疏寒用拂尘挡住了。

他随着萧疏寒从金顶一路走下去,路过了他来武当第一天见证那场师门内乱的桃树下。他开始走神想些别的事情,隐约听见萧疏寒问起蔡居诚,就回答说师兄还好……只是没想通。

没想通什么?倒是萧疏寒回头问他了。

他这才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可这一次他竟然很平静,丝毫没有慌张的失措,只是怔了片刻,答道,没想通何为道。

寻道乃是每个武当弟子的归途,可是到头来,他觉得自己也许并不适合寻道。他看着萧疏寒说,其实人和桃花没有区别,开过了最好的时候也就谢了。武当年年会开新的桃花,江湖天天会有辈出新材。新来的人永远会看见新开的桃花,谁都不会少这一眼。

桃花很多,人也一样。

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却觉得说得很畅快。萧疏寒静静听他说完,不曾评论一字,只是在他落句时微微点头。

“萧掌门一生清峻如谪仙人,难道生来就是这么无情么?”

“……也曾有情,只是故人远行未归,有情也是无情。昨日抑或今日,有情抑或无情,已然毫无分别。”

他一直尊敬萧疏寒,敬他的大道无情。

可他心里种着桃花,就注定无法成为萧疏寒那样的人。

评论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