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王者荣耀庞统,梦间集屠龙刀。

元歌归天美,庞统归我。

博爱杂食任何CP都会随机掉落,谢绝ky,洁癖慎fo。

不混圈,庞统圈已退,lof部分解封。QQ圈地自萌,门牌号1550478537。欢迎扩我看老咸鱼的抽风摸鱼日常。

近期的统亮脑洞存档。

【壹】
其实他看天才那时运筹帷幄的样子,便想着浮生若梦,陪他入世疯一场又何妨。可现在他捏着指尖的黑子无法落定,指甲摁得发白,抵在发颤的牙关间的舌尖上流过紊乱的气息,无论如何也吐不出那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说不了一句掏心的话。

他想说阿亮,别走,可否陪我下完这盘棋,算尽我唯一不曾告诉你的心事?

——《逆局》

【贰】
哪一句不是?诸葛亮无可奈何了多少次,最后干脆破罐子破摔由着庞统去了。天才用他的骄傲围了一圈荆棘,可只有庞统像是无视一样那么自然地亲昵着,把天才的荆棘当做了玫瑰花上的短刺。他是守望的白鸽,终生吟唱着对玫瑰的赞美,眼里除了玫瑰绽放的姿态再无其他,哪怕接近会被荆棘刺伤,他也只会以柔软的胸膛迎接这份疼痛,流出的鲜血映在洁白的绒羽上,和玫瑰的花瓣一样都是爱情的颜色。

——《吻棘》

【叁】
暗鸦听见了那声呼唤。他回过头去,却看见漫天的黑羽从身后那人的身体里喷涌出来,纷纷扬扬最后化成了视野之外的雾气。他茫然伸出手去试图把握住那些飘渺的黑影,却又不知道他还能留下什么在自己手里。

他明明听见了死神的呼唤。

怎么只是回个头的功夫,永远不死的神明就消失了?

——《渡鸦》

【肆】
于是指挥官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投影中的人伸手触碰到自己的脸颊,从指尖开始如阳光下的雾气般消退在自己面前。静谧中一滴泪无声地从他眼中落下,他怔怔地凝视着已然空茫的前方,渐渐弯下腰去,双手捂紧自己的脸,以近乎窒息的力道狠狠掐住脸上的每一寸肌肉,浑身战栗着哭泣。

可是这一次,再也没有人轻轻地在他身边坐下,搂住他的肩膀。再也没有人无声却温柔地擦去他脸上的眼泪,告诉他没事,自己会永远陪伴在他的身边。

——《星烬》

【伍】
异族与人类的感知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人类完全无法忍受的低温,对于血族而言就像常温一般。而堕天使能够感知各种温度,与人类相似,但是能够忍受非常极端的温度。

想到诸葛亮回忆起一些事情,强忍着情绪给庞统喂血的时候,庞统从他的血液里感知到对方近乎失控的愤怒和悲伤。那些夹杂着强烈情感的血液在庞统口中异变成极为炙烫的黏液,像岩浆一样几乎把他的喉咙灼烧透。

吸血鬼狼狈地推开堕天使,呛得浑身发抖跪坐在地上,一口一口把血给吐出来,吐得颌下锁骨以及捂上来的掌心里都是。诸葛亮一脸茫然地看着庞统,以为这个血族到现在才对他的血有禁断反应的时候,庞统茫然失措地抬头看着他,眼眶里憋得血红。

“阿亮的血……很烫。”

——《Bloodline》

【陆】
平日里冷着一张俊脸的仙君终于舍得生气了,剑眉一挑,纤长的银扇柄在他指尖上一回转,薄如蝉翼的粉色扇面就结结实实地拍上了精怪的头顶,把那一头微翘的白卷碎发给拍平了下去,却又不甘心地在扇面离开后倔强地翘回了原先的弧度。

就是被如此对待,庞统也依旧笑弯了那双桃花眼。他伸手勾住诸葛亮几欲抽离的手腕,冰凉的手指扣紧在仙君的腕骨上,力道不重,却比他指尖的傀儡丝更能缠住人心。

他开口问,仙君,可还愿意赏脸,陪我共饮一回桃花酿么?

——《桃花骨》

【柒】
“我警告你,庞统!”暴怒的东吴总督一把扯紧对方的衣领将人拉到自己眼前,近乎失控地怒吼:“离小乔远点!我不管你要帮诸葛亮达成什么目的,但是别把小乔牵扯进来!!”

被狠狠揍了一拳的脸颊上还在隐隐作痛,微一扯动嘴角肌肉拉裂的痛感钻入神经侵蚀骨髓,疼得庞统笑着嘶起气来。他抬头迎着周瑜凶狠的眼神看了回去,额前凌乱的长发散落下来挡在眼前,隐约遮住那双炯亮异常的眼眸。

“牵扯进来?恕庞某直言,都督,这是你的问题吧?”

最擅长挑拨离间的刺客开始了他的拿手好戏,愉悦上扬的语调尾音里勾着那么点说不清的戏谑。庞统歪着头注视着周瑜骤然凝固的神色,饶有趣味地继续说道:“对,我不否认我接近小乔是为了利用她,我也毫不愧疚。可真正让她陷入这场乱局里的人,难道不是你吗?”

“你胡说!”周瑜脱口而出,却在对上庞统玩味的视线一瞬间被噎住。明白对方已经上钩的玩弄人心的傀儡师在心里恶劣地笑了起来,他抬起手,就像古时候的演说家抒发观点时一样声情并茂地继续说道:“身为东吴总督,你应该很清楚你身边的人根本没可能置身事外,甚至会被你连累。尤其小乔,身为江东乔氏之后,本就被人觊觎,就算你能保护她,也总会百密一疏。可惜她拥有那样强大的力量,却连自保都难做到。”

在周瑜愈发愤怒而近乎失去理智的瞪视中,庞统悠然地拍掉对方拎着自己衣领的手,眼角笑得弯起,将那点恶意彻底摆在了明面上。他看着周瑜,眼中闪烁着微妙的光芒,像是黑夜里幽绿的萤火,在越黑暗的境地里燃烧得越是明亮。

“说实话,都督……”玩弄人心的傀儡师终于放出了他最致命的一击,“你不觉得你这么做,实在太保护过度了吗?”

“庞统!”骄傲的男人终于愤怒失控,吼声嘶哑,却不知为何下意识地后退离远眼前面带微笑的刺客。周瑜狠狠地盯着他,眼角里裂出一条条可怖的血丝,向来掌控全局的手中已经聚起了暴怒的火焰。

“我的所作所为,不用你来插嘴!倒是你!这么做,不怕毁掉吴蜀结盟吗?!”

周瑜恶狠狠地从牙关里一字一句挤出话来,炽烫的火焰萦绕在他身边几乎燎到了庞统身上。素来识趣的刺客立刻移远了身位,与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法师保持安全距离。他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继而还是舒展了眉眼,脸上的每一寸肌肉和语调一样,都上调到了最优雅的弧度。

“真遗憾……只怕吴蜀间的结盟,还没有都督想的这么脆弱。”庞统微笑着对周瑜回道:“不过激怒了你到底还是会有影响,阿亮可能也会对我生气,不过没办法,毕竟……”

算计人心的无间道顿了一下,眼神中的笑意慢慢覆上了冰霜。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阿亮而已。为了他我可以不择手段地利用任何人,也包括我自己。阿亮他很聪明,可有时也太心软。既然如此,那么有些他下不了决心做的事情……”

庞统优雅的语调终于缓了下来,舌尖轻轻地推送出婉转的气流,轻声诉说着只能在耳边倾听一次的禁语。

“让我来背负这份罪孽就好。”

——《东风破》

评论
热度(33)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