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三大中心:王者荣耀庞统,梦间集屠龙刀,楚留香萧疏寒。

博爱杂食任何CP都会随机掉落,谢绝ky,洁癖慎fo。

不混圈,庞统圈已退清lof。QQ圈地自萌,门牌号1550478537。欢迎扩我看老咸鱼的抽风摸鱼日常。

草稿

玄铁从未想过会和神雕有分别的一天。事实上自他从剑冢中成灵聚形开始,这位自视甚高的大爷就已经守了剑冢不知多少悠悠岁月。论辈分也许此境无人比得上神雕,可他偏偏又看着年轻,眉眼如镌不曾朽衰,那双焠了金的眼眸一看过来,就像是在人心里投了把铁水,烫而惊叹。

他们二人曾并肩同走过无数条道路,见过无数次日出日落。时光足以把玄铁的厚钝凝炼成无锋重剑,也足以把他这个毛头小子磨炼成熟,甚至跻身天下五剑之列。他或许是五剑之中最悠闲的那个,除了旅行,这江湖之中再无令他眷恋之处。

习惯了彼此为伴,甚至忘了对方是何时开始陪伴在自己身边。玄铁时常笑称他是雕兄,心里却清楚记得这人的辈分远不仅于此。他带神雕深入西域时,那烈烈的沙暴第一次缚了对方的双翼施展不开。在呼吸都艰难的挣扎中神雕的那双翅膀被玄铁紧紧按在身下埋入沙地中。宽阔的剑身插入一旁岩石里堪堪挡出了狭小的空隙,如海潮冲刷过礁石,会在石头后面留下些许容身之处。

玄铁说,别怕。神雕便只能勉强睁着眼抓紧他紧紧抱住自己的双臂,口鼻中被呛了风沙也狼狈不堪。沙暴那么难捱,有一瞬间神雕以为自己会被刮走,可是玄铁抱他抱得很紧,臂膀铁铸似的无法撼动。

他不能像他一样翱翔,却给了他最安稳的留驻。

评论
热度(19)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