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三大中心:王者荣耀庞统,梦间集屠龙刀,楚留香萧疏寒。

博爱杂食任何CP都会随机掉落,谢绝ky,洁癖慎fo。

不混圈,庞统圈已退清lof。QQ圈地自萌,门牌号1550478537。欢迎扩我看老咸鱼的抽风摸鱼日常。

屠倚《惊梦》

翻存稿诈尸系列。填坑随缘。
《惊梦》

屠倚车。

*私设多如狗,全靠灵性领会。我流意识剧情对话切换,人物性格ooc。
*带原著梗玩。打算飙车但是随缘随缘。
*时间是游戏中寻梦人无剑身份揭晓和屠龙个人剧情第四部分。无剑是女体,不喜慎。
*以上。

【壹】

屠龙与那寻梦之人究竟在谈些什么,众人自然好奇万分,却又奈何偷听他人私下言语实乃不齿之行,只好围坐一圈绕着篝火,低声讨论着彼此的想法。

倚天并没有加入众人的探讨之中,只是坐在一旁的枯树根上闭目养神。突然间林中深处传来兵刃相接之声,来源正是屠龙与寻梦之人的去处,这可引得方才还议论不绝的灵兵们顿时噤声警惕张望,而倚天此时也睁开眼睛看了过去,脸上神情波澜不惊,只是眼中锋芒明锐。

打斗声不长,随着隐约可闻的一声重物坠地声,林中深处便再度归于寂静。风过无声,只是篝火摇晃,忽盛忽衰,一如众人拿捏不准情况的心思,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也只是片刻后,那位艳如桃华的女中豪杰便摁捺不住关心寻梦姑娘的心情,当即起身就要过去看个究竟。同是绝情谷出身的温雅君子难得慌忙拦住他家阿姐,怕是情况不明闹了误会,且劝她再等等罢。

等等是要等到何时?淑女瞪圆了一双杏眼看着自己弟弟,秀发上的翠玉随着她的动作来回摆晃。君子支吾着说不出话回他的阿姐,倒是憋得脖颈通红,毫无形象地失了自己君子的仪态。

罢了。倚天微叹一口气,这便起身对淑女说道,有劳挂心,那我就过去查看,姑娘不需担忧。

众人皆长出一口气,显然对倚天的稳重甚是放心。淑女这也才打消了亲自过去探看的念头,对倚天道了声谢,安心坐了下来。倚天带上自己的剑身,回头望了一眼林中深处,眼中倒是看不出什么急切担忧。

倚天也自信自己足够了解屠龙。听那重物坠地声,应当是一件分量极足的物品,当然也有可能就是兵器。屠龙身为武林至尊,武学造诣已近臻境,若是遇上敌人却狼狈到被夺了兵刃,未免有些天方夜谭。

心中如此思索的时候倚天已快步走入林中,用长剑拨开四周杂草以防蛇鼠挡路。林深不透光,唯有极微弱的月辉从头顶的树叶间隙中筛漏下来,束束如幽蓝的纱缦一样淡淡晕扩,隐隐约约勾勒着林木漆黑的各种形态,伫立四周枝干伸展,乍眼一看,或会心虚看成是有人走动。

倚天却在这时顿住脚步,抬眸望着眼前。昏暗的林中确是有一道身影走了出来,模模糊糊。待倚天握紧手中长剑定下心神时,那人影便已走近,清晰得足够让倚天分辨出来者何人。

“啊……倚天。”

是那位寻梦之人,见到倚天却如梦初醒般一声轻叹,原本恍惚的精神总算平定下来。她向倚天低声抱歉道:“应是屠龙与我久不归来,让你们担心了吧……烦你亲自寻来,实在对不住。”

“无妨,没事就好。”倚天安慰着寻梦之人,然后望着她身后,却不见屠龙的身影。寻梦之人顺着倚天的目光看去,便意识到倚天所寻为何,赶紧解释道:“方才我与屠龙切磋了一番……自是点到为止。只是屠龙不知为何忽然心神不宁,说他想独自静静……我想这路上当不会有什么敌人,便先回来与你们道一声,也好让你们别担心……”

她没有说切磋结果如何,却让倚天心中略微诧异,毕竟屠龙乃嗜战好强之辈,平日里没什么心思与其他人来什么点到为止的切磋,与自己较量更是拼尽全力。能让屠龙有为之一试的欲望,也许这位看似弱不经风的寻梦之人当真是在不知不觉中变强了吧。

“路上确实安全,我已探过路,你且放心回去。”倚天对寻梦之人点点头,“我去找屠龙。”

“屠龙他好像是往溪边去了吧……”寻梦之人提醒着倚天,眼中忧色隐藏不住,“我也劝不回他,不知他究竟……”

“这是他的心事,总得要他自己解开,不必为他过于费心。”倚天如此说完,顿了一下接着补充道:“夜深露重,你这一路过来怕是染了寒气。回去先烤火驱寒,再早些休息吧。”

寻梦之人叹了口气,便向倚天道了声谢,拉紧自己的衣衫往回走去,兴许是被倚天这么一提醒真觉得冷了。倚天目送着寻梦之人的身影消失在来时路上,然后回头,微一凝神运气,便足踏平地一步蹬起,身形如惊鸿般腾跃入梢,悄然无声,三两下却已在百米之外。

当世轻功,虽无人能及那昆仑飞燕的造极之境,然而以倚天这等修为,若是有人看见,只怕也会倒吸寒气。

林中树丛虽密,但好在林子不大,中间乃一道裂谷,有悬泉瀑布自顶上倾泻,于下游便汇聚成溪流,滋养这一方土地生灵。

倚天放慢脚步,沿着溪边溯游而上,一路扫视过去,果然在平旷开阔的溪流上游看见了一个身影坐在一旁的巨石上。这里没有树木阻挡,月光倒是明亮许多,照着泠泠溪水流淌而去,反射着碎银般的波光。一轮明月挂在头上,白玉似的光华,便让屠龙抬头望了许久,不知在想什么。

倚天不曾掩盖自己的步伐,却不知屠龙是否是想事情想得出神的缘故,等到倚天离他不过数步之遥才发觉了对方。倚天看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坐直起身,另一只手中还拎着一只酒囊------是了,这嗜酒成性的酒徒,心中不快之时,怎么会不借酒消愁。

是好酒,酒香凝郁,忽地一下涌入倚天鼻腔,让峨眉剑客有些措手不及地后退几步,喘息着换气避开。屠龙抬头看着倚天仍旧是这幅自守酒戒的模样,却没有像平时那样低声笑他,只是默不作声,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却像是突然点进了火种,将一眼深沉燃成了火热的金色。

倚天。

听见了对自己的呼唤,倚天便扭头看了过去,只见屠龙放下空空如也的酒囊,晃着身体站了起来,手中拾起自己的刀身,额前红发凌乱挡在眼前,却挡不住那似锋刃般咄咄逼人的战意。

来战。那兴许是喝醉了的刀客如此低声说着,下一刻却身形如腾蛟猛然掠出,双手紧握刀柄悍然如铁铸,双臂挥斩刀身浮光,朝着倚天当头劈下,惊得倚天甚至来不及拔剑,只好当机立断抬鞘挡下这一击,力道之蛮横竟震得他虎口发麻,不由后退几步以便卸力。

哪里醉了,这分明是借酒浇愁没浇成,反倒是逮住自己来发泄。倚天心里默默地想着,抬手便拔剑出鞘,三尺青锋映着清冷月光划开视野,带出一声急促剑鸣。屠龙一击不成,补手却是极快,双臂斜上抬起,宽阔刀刃顿时横扫过来直逼倚天眼前。倚天向后下腰仰面,如风中柳条般顺势堪堪避开,抬臂将剑挡在自己身前,长剑顺着屠龙回刀的力道笔直绕上对方刀身阻他发力,却奈何剑身不及刀长,欲夺屠龙腕间命门而不得。

“好……你对剑道参得越发精透了。”屠龙如此说着,低头注视离自己脉门不过几寸的剑锋,却仍然不乱阵脚。倚天眼神一聚,忽而手腕一抖,侧身贴着刀锋滑过,剑尖再度逼近几寸,剑身偏转,有数指宽的剑身便一下打在屠龙腕上。屠龙手中因痛松劲,却只是眉头一皱又立刻握紧刀柄。阔刀一甩,紧贴着刀身的倚天便被重重推开,踉跄几步后退,一个马步后踏才算站稳。

“闹够了?”倚天问着,脸上仍旧毫无波澜。屠龙没有回他的话,只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刀,神情笼罩在昏暗的影中,让倚天看不真切。

“……断了。”屠龙突然低声道。

“什么?”倚天不解。

于是屠龙便抬头看着倚天,眼中是倚天看不明白的迷惘与焦灼。他极少露出这番神色,也只有年少时他习武遇瓶颈才会有这般不耐。可眼下他早已不是急躁少年,更不会因为点些不顺小事而心乱如此。

出事了。倚天虽如此意识到,却也无法得知屠龙究竟为何事所扰。他收剑入鞘,正欲开口询问,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想来往昔他与屠龙的交谈,相互关切之语,只怕寥寥无几。

“我知你想问什么。”屠龙深吸一口气,勉强冷静下来解释道:“方才我与无剑切磋……是我败了。”

倚天微一皱眉:“……嗯。”

“只是不知为何……突然便想起一些事情……”屠龙说着,嗓音却哑得可怕。他看着倚天手中的剑,继续说道:“我看见……你我皆为器形,被一女子相撞齐断……”

倚天瞳孔微缩,不由得也低头看一眼自己的剑。他知自己身为神兵坚不可摧,可唯有一处是他弱点------

“后来我记不清,为何会看见圣火,为何我得以修复,你却……”屠龙说着,朝着倚天走近几步,“……仍是断剑。”

“说什么胡话。”倚天一声喝断屠龙,皱眉看着屠龙,“你可是近来心神不定?”

“倚天。”屠龙没有理会倚天的回话,随手将刀扔在地上,终是逼近到他面前,与他对视。

“若你我之间不仅不能分出胜负,反会两败俱伤……”屠龙抬手拂过倚天耳畔发丝,眼中一片沉郁,“若真是那样……”

“胡思乱想。”倚天低声呵斥,别过脸去想避开屠龙的手,却不料想屠龙的手顺着自己长发滑入耳后,扣住自己后脑,直接拉近到他唇边。

“倚天……”屠龙喃喃着,却终是在倚天惊愕的眼神中,吻上那两片偏凉的薄唇。

评论(8)
热度(59)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