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冰痕

来自末日盛宴,CP川儿@計七。图文双修的一条老咸鱼。
主刷国产圈。近期梦间集屠龙刀和王者荣耀庞统中心。欢迎同好。
无严重cp洁癖随时拆逆,日常爬满各种墙头,杂食乱产随机掉落,坑品很差,慎关。

借梗,现代paro,一些私设,BE预警。

统亮年轻时是师兄弟,合住一间宿舍。庞统原本生活习惯比较散漫的,但是孔明搬进来以后就改了自己的习惯。孔明属于智商高情商低那种,因为不能和舍友好好相处所以才换到和庞统一起住。

两人在一个学院但不是一个系,孔明是沉迷于各种学术研究每次都是院系第一的小天才,庞统属于懒懒散撒靠突击钻研的油条师兄。两人交集不多,但是有一次一个跨系合作项目需要庞统参与,孔明就去找他,哪里都找不到,最后发现庞统在学校生物园的花房里。

参进项目以后孔明发现其实庞统也是个天才,平时看起来有些骚气不正经,事实上能力很强办事可靠。庞统在日渐相处中让孔明很不爽地习惯了自己称他为阿亮,并且也让孔明走进了自己孤僻的日常生活中。

庞统是个容易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人,或许是因为身为天才的离群感。他精通机械装配却给自己做了一个等身的傀儡,明明自己衣着很简朴却给傀儡上了耀眼的骚粉涂装。反差很大,让许多人认为他是个精神不正常的人。

他无聊的时候喜欢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折千纸鹤,黑色白色的最多,满满串了好几联,就当作门帘挂了起来。孔明去他公寓的时候被震惊了,末了庞统还送了他一对黑白色的千纸鹤,说一对才好,不会孤单。

他还喜欢鸟类喜欢插花。通常在学院楼里和宿舍都没有他的身影,后来孔明发现想要捕捉一只庞统,只要在夜宵的时候去饭堂蹲点就可以了……

再后来孔明和庞统来往多了,就和他抱怨说你为什么不用手机,我找你很麻烦。庞统说用手机才麻烦啊,阿亮你要找我,只要图书馆生物园美术室三个地方都跑一圈就可以了。

孔明一扇子拍下去。开玩笑,跑完这三个地方和学院全景游有什么区别。你给我买手机知道了没?

庞统捂着额头说阿亮你打得好痛啊轻点,一边笑着点头答应。后来庞统死后孔明拿到他的手机,发现就是庞统在学院时买的那一台,联系人寥寥无几,消息留下最多的就是自己发过去的,连通话记录也是。


庞统一直说,无欲无求笑口常开,别人对他的评价也向来褒贬不一。比如被庞统坑过的院系主任曹操对庞统心理阴影极深,而导师水镜则认为庞统定是他日展翼的凤雏。孔明也问过庞统他怎么看自己,这么不明不白地活着有什么意义。

庞统想了想说,我的意义体现在阿亮你手里啊。你如果认为我做的事情有意义,那我也就有意义了吧。

孔明说你这话的语气真是……算了不说了。不过我要告诉你,不要做任何人的傀儡,你一个人太久,总该出戏了。

庞统说我以前也这样,不是挺好么?阿亮你也不喜欢那些普通的人,为什么想要我变得和他们一样?

孔明愣住没有回答。半晌他才生硬地回道,我不是要你变成那个样子……我只是希望你……

希望什么呢?孔明没有说下去。

分别来得十分平淡,就是有一天庞统给孔明难得发短信说,我要出去学习交流几天,最近不回来。孔明忙着教授论文没来得及搭理,结果回头发现庞统因为成绩太突出继续在外交流去了……

直到毕业直到他们各自找到工作。好像他们的分离是一件早已计划好的事,如同地上岔开的轨道,他们不可能同时踏上同一条。所以接受得平静,毫无波澜。

偶尔孔明在工作之余想起庞统,越想越想念。他开始学着自己去叠千纸鹤,学着不用手机在花房里待着。他甚至想起庞统给自己送过的一份生日礼物,老气到过时的恶作剧礼盒娃娃,却还是把自己给吓住让庞统白白看了笑话。后来他气得把庞统揍出包,礼盒还是老老实实地留了下来。

可是现在找不到了。有些东西你当时不在意,想要找回就很难了,人也是如此。孔明很清楚。

再后来听到庞统的消息,却是得知他患上了这种病。孔明脑子一懵,什么都不管不顾地收拾一下赶了过去。当庞统一脸惊讶地看着孔明拖着行李箱走到自己面前时,时光就好像回溯到他们认识的第一天,孔明也是这样拖着箱子推开了庞统的房门。

庞统轻声问,你怎么来了。孔明回答说,没什么……这边有新工作,我也刚好来看看。

重逢就像归徙的候鸟,即使再远再久也会回到原来的起点,本以为会轰轰烈烈,其实只轻盈得如同倦鸟收翼无声无息。

沉默片刻后庞统笑了,说好啊,我也很久没看到阿亮了。不过我得的病很难治,治好了怕是要喂你一嘴狗粮啊。

孔明白他一眼说你先治好了再说,心里却是一紧。他以为庞统得的是要得到心悦之人的回报的花吐症,所以一直在留心庞统身边的人,自己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孔明不知道自己是抱着什么心态多次问庞统他喜欢谁,可是庞统很狡猾,每次都是说什么阿亮这么聪明肯定猜得出来啊类似这种玩笑话。一次孔明终于急了,失控着大吼说,你这样会死的庞统!你到底想怎样!

很久的沉默,庞统也没有再笑。这一次他很疲倦地说,阿亮你别问了。我有喜欢的人,我也告诉过他……可是他没有接受。

他不想怎样,因为他已经不能怎样了。

接受什么?为了孔明,庞统一点一点地磨圆了自己孤僻的棱角,从一个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独行者到现在身边还有三两个好友。他所想的,不过是让那个耀眼的小天才心里能有自己的位置,于是抛弃了自己孤拗的坚持想将自己的生命交到他手上。可他却不希望自己这么做。

自己已经被拒绝了一次,所以才离开,不敢再有第二次。更不敢告诉阿亮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怕以后无论任何时候都无法面对再次归来的人。

自此以后庞统的病情每况愈下,连扁鹊都已经束手无策,劝他离开孔明也许还有转机。庞统咳完花瓣以后呆滞地看着那些带着鲜血的呕吐物,平静地说反正我也活不久了,就让我留下来站在他身边吧……哪怕是抛弃一切。

扁鹊说你既然不想活了我还救你做什么。庞统说,请你让我再坚持一下……让我把一些要做的事情做完。有些事情,为了阿亮,我一定要做。

庞统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不顾自己越来越糟糕的身体开始修复自己多年不用的傀儡。孔明已经好几天没有他的消息,问扁鹊时才意识到没有人跟着他,心急之下想起自己曾经有他的电话,死马当活马医,打过去以后庞统只接了,孔明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话筒里一阵金属翻倒碰撞的刺耳的声音。

报警赶过去,发现庞统已经昏迷不醒地躺在工作室地上,身边是刚刚修好的傀儡。孔明慌忙把庞统送到医院,看着庞统在重症监护病房里昏迷不醒的样子,心中绞痛。

这时候扁鹊刚好从病房里出来,见到孔明真的气不打一处来。他问孔明你真的想庞统好么?你自己又是怎么做的?你这样只会害死他!

扁鹊以为孔明知道庞统的真实病情,孔明以为扁鹊是在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庞统。愧疚之余,孔明进了病房,坐在庞统床边说了很多话,最后他望着窗外昏暗的天空,说庞统,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你不是说过,无论什么时候我叫你,你都会来到我身边么?”

“那就醒来啊……庞统……”

可是庞统一直在昏迷,再也没有意识清醒过。孔明自己也熬得身体撑不住,自己独自回去时直接在路上昏倒,被人送进了医院。

那也是庞统最后一次病情危急的时候。

扁鹊好不容易赶来给庞统戴上呼吸面具,却听见庞统气如游丝的话:

“我好像听见了……阿亮的呼唤……”

孔明醒来之后,就是庞统的葬礼。

庞统真正好的朋友不多,来的也就那几个。在葬礼上孔明收到了庞统留给他的遗物,其中就有那具傀儡,脸上是与那个礼盒娃娃一样的笑脸。交给孔明的还有一封庞统留给他的信,告诉孔明其实自己喜欢他,但是怕他离开,所以宁愿死也不会说出真相。

“阿亮,如果让我活下去的条件是失去你,那我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所以不要难过,因为我很高兴,我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都还在你身边。”

至于孔明,没有人知道他读完这封信后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庞统的墓碑下,每年都有一对精心折叠的黑白纸鹤相依为伴。
【好的爽完了,我不写了。

评论(3)
热度(34)

© 墨月冰痕 | Powered by LOFTER